第一千两百零三章 答问

    白衣男子站在了山上。

    夜半三更,是孤枕难眠?还是闲暇之余看这一场风光。

    单薄的云层映出了一轮明月,又有月光。

    清风吹拂着他的衣襟,那一头青丝絮舞也成了轻号。

    白衣男子缓缓转身,面抬朝上。眉如远山黛,飘渺狭长,眸中又有光。

    这眸中的光,或许是剽取了人世那半瓢月光,又或许是来自对于未来的无限遐想。

    白衣男子一直站在那里,身影一直未曾动,任由清风拍打,但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天上。

    他在走寻回去的路,只是、在这里住了数日,越加觉得、这里便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若是能够一直居住在这里,那么自然是极好。

    这里,有山有水,也有风光。也无任何天灾。唯一有的,也是在数日前、被白衣男子平定。

    那么,这里自然成为了人们所向的宜居之地。

    昨日,下了一场清雨,湿意甚浓。在那山间小道上还铺着落叶,些许水渍、使得这座山比往常更加的明亮,不再完全融入黑夜中。

    此时,有脚步踩着湿漉的落叶,潜入了山腰间。这脚步声,并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四肢踩踏。

    这是一道白影,如同山魅、在风声的掩盖下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山上。

    簌簌地的音声响起,而后又是一震。那团白影在湿滑的落叶铺地中,跌滑一地,而后又响起了一声野兽嗷呜的痛呼声。

    白衣男子听到这动静,看到那突如其来的白影,并没有感到错愕慌张,而是一声轻笑。

    “大白啊大白,你是越来越肥,若是你再如此。若是放到我家乡,便是天下第一美虎了。”

    又是一声嗷呜,那团白影站了起来,晃着脑袋又是白着眼的走到了白衣男子身旁。

    这是一头白色的大虎,看着无比凶猛。只是白衣男子并未觉得害怕,而是伸手拍了拍它的头颅,而后一跃而上,站在了白虎的身上,而后缓缓蹲下,逐渐张开了腿。

    “大白,你这死虎怎得大晚上了还不睡觉,莫非是前几日看见了那一头母虎,春意上身,寂寞难耐、火气上身的睡不着?”

    身下的大白虎又是翻了翻了白眼,又是嗷呜了一声。

    山中有霸王,这嗷呜之声,自然是惊悚了山上多有飞鸟走禽。

    于是,这轻风之中又带来了它声。

    人兽毕竟有别,白虎的嗷叫声、白衣男子又岂会听得懂?

    兽有灵性,有时能够听懂人的话语,这不过是对于音波的分辨,是欢是喜、是悲是怒,能够分辨罢了。

    白衣男子只是笑了笑,再次伸手拍了拍白虎的脑袋。

    他不知道白虎今夜为何不睡,却是知晓自己为何不眠。

    昨日的梦境,仿佛就在眼前。

    昨日,今夜,皆是如此。

    那是血海滔天,是天地之没。是让人惊悚的场景。

    那是有数十万无比强大的大能者交战,每一位散播的气息,都是让他心惊胆颤。

    每一位举手之中,都是天地的崩塌,亦有百万生灵的殒命。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为何每次梦见,心会痛。

    白衣男子满是烦恼,大概也只有这雨后、叶与泥土的芬芳之香,才能清去一些恼意。

    只是这恼意,终究只是散去一部分。

    当年,他曾经在某处古迹、见过大能者的惊天之战,那是人世帝者,是人间最为强大之人、弑仙之战。

    但当年之战虽然恐怖,但对于梦中的境,却依旧是相差甚大。梦境中,每一位大能、都比那一位人世帝要强大无数。

    这世上,当真有如此恐怖的人?且有这么多位?足足数十万众,每一位抬手当中、都能让青州大陆崩溃。甚至这传说中有天地圣人大罗域的崩塌。

    白衣男子晃了晃脑袋,隐隐有些作痛。让他不眠的其实不完全是这连续两夜的噩梦。

    而是有一道声音,时不时出现在脑海中。

    只当深夜入睡,或者入定时出现。

    那是两个字。

    “回去”

    “回去”

    此刻,白衣男子并未入睡入定,脑海中也未出现过这两个字。只是,他依然不经意间响起这两个字。

    回去?白衣男子自然想回去。这里,纵然环境优好,但却是修行止步之地。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寿元不过几百年载。最多,也只能观百年花。自从在那一处古境中看到那惊世一战后,心中的野心便愈发的大。

    他不想止于筑基境,想要凝成金丹,而后、元婴。再成为只有在青洲大陆传说中才记载的化神大能,又成大罗域中的人世半圣,而后、成为世间圣人。

    他的野心,更是想超越那一场画面中的苍帝,成为像罗云大帝那般强大的存在。

    只是当想到梦中梦时,却是更加迷茫了。

    当一个人,还在未强大的时候、还远远没有资格触及某个层次时,那扇大门轰然大开,便是如一只蝼蚁、既然见看到一尊无比庞大、有着通天之高的巨人。

    看到不该看的事物,完全能够让一名修者的道心崩溃。

    前方究竟是何路?他不知晓,也想知晓。

    白衣男子坐在大白虎上,不断思考。转眼间,便是一缕破晓。

    破晓时分,那一道光刚好落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

    天亮,白衣男子依旧在思考。

    想多了便释怀了。何必多想?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终有一日能达到那个境界。举手抬足间,便是天地大崩,星河尽毁。

    “或许梦中所梦,就是雪谣前辈所说的第二步了。”白衣男子摇了摇头。

    此时,山下又有脚步声。

    白衣男子听到渐行渐近的脚步,也是一愣。天还尚早,竟还有人如此早起。

    只不过,白衣男子很快就知晓了来者是何人。

    他所居住地,除了那个人、便不会再有人敢接近。

    片刻,白衣男子所见、是一片美丽的朝霞。

    这是一名女子,她的眼神明如秋水楚楚动人,温柔清婉若一抹幽兰。

    她笑道:“先生,我是来请教昨日之问。”

    白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笑道:“我所答,那天下人的生死,与我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