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借刀

    这道亮光很是隐晦,但还是被无涯道尊察觉到了。



    “你小子长的倒是仪表堂堂,骨子里却是鼠儿之辈,你看啥看?没看过女人吗,连十二岁的小姑娘也动心思?信不信老头子直接挖了你的眼?”



    青年男子听言神色顿时一变、笑容有些僵硬,连忙摇手道:“老前辈误会了。晚辈之所以多看这位小姑娘一眼,只是因为她的气质非凡,除此之外别无他心。”



    “呵呵,小八自然是气质非凡。你若真的未多想那也就作罢,否则定铲平你周庄。”



    周冬无奈摇头,转身道:“若是老前辈不信,那我转身便是。”



    “无涯道友,我等毕竟为客、岂能不给此地之主脸面,不就是看了一眼,莫姑娘身上又不会少块肉,算了吧。”张沫白看了那青年男子一眼,对着无涯道尊劝说。



    “哼哼。”无涯道尊冷哼了一身,对此人越看越不顺眼了。



    “各位前辈请!”周冬伸手作势、却是并没有转身。



    众人跟着这名叫周冬的青年男子。到了白日,这周庄并不显的隐身,那花艳草盛处处都是,丝毫没有秋季的迹象。



    他们看到有人爬着梯子,将那些白绫都拆了下来,整个周庄上下已经见不到多少白绫。



    “这周庄主母昨日刚死,今日就撤了这白事,也不多留几天?”无涯道尊看到这一幕,也是啧啧称奇。通常来说,这些白事至少要留个三日,这一日就撤还是第一次见。



    周冬听言,双眸上皮微微一沉,停下了脚步。道:“各位前辈有所不知,周庄所处之地、虽然死气并不浓郁,夜晚也很少出现鬼物。但白事难免晦气,也怕引来不该来的东西,让我周庄受到灭顶之灾。



    “这段时间,可是出现了鬼仙的踪迹,必须事加小心。”



    “鬼仙?”无涯道尊听言也是一怔。



    若是鬼仙降临此地,那死气定是极为浓郁,昨夜感受到的死气又怎会淡薄稀少。



    “的确是鬼仙。”周冬一声叹息道:“实不相瞒,周庄主母其实是晚辈的母亲,她就是被鬼仙活生生的吞食。”



    “还有这等事!”



    众人听言,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安慰是好,想了想还是说出两个字,道:“节哀。”



    周冬苦笑了一声,道:“多谢各位前辈慰言了。这段时间方圆百里内都不太平,指不定那尊鬼仙还会再次折回。”



    “方才我多看了这位姑娘一眼,是感受到了她体内的寒意,这似乎是盛阴之体。自古鬼物喜阴,这位姑娘的怕是要多加小心。以免遭到不测。”



    周冬转身,目光落在莫小八的身上,语气十分严肃的开口。



    “盛阴之体?”无涯道尊听言又是一怔,随后笑了起来,面露不屑道:“看来是老头子错怪你了,只是我家丫头怎会是盛阴之体,不过也要多谢你的关心。区区鬼仙又算得了什么。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双,再加一双、直接灭它两双!”



    周冬眉头一皱,只是当面前的老头口出狂言罢了,想了想、再三强调道:“晚辈知晓几位前辈法力高强,但鬼仙已经不能用鬼物来说了,而是鬼中之仙、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抵抗的。”



    “呵呵,老头子记住了。还是快点带我等用膳吧。”无涯道尊并未放在心上。鬼物之中、除非是鬼神,才能让他有所忌惮。



    区区鬼仙而已,无涯道尊的确有能力斩杀。



    “前辈能够记住、那晚辈也就放心了。”周冬点头一笑,转身继续而行。



    楚程跟在最后、只是走了几步,就在这时、忽然察觉到有道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瞬间转身之间,那道目光所在处、并无任何身影,有的只是一棵杨柳枯枝带起的条影飘动。



    “难道是感知错了?”楚程眉头皱了皱、很快又松展了下来,几步之下跟上。



    他们回到了九天十地、修为已回本不用吃食,只是这第一日、周庄必须做好代客之道,为他们接洗风尘。毕竟楚程显露的气息达到了化神,远超周庄家主。



    这样一位强者入住庄园,周庄主自然更要客气几分,以免惹强者不快、带来灭族之祸。



    周庄人口不过数百人,院落也并是不大。不过占地百亩。一盏茶的功夫,众人就来到了膳堂。



    众人刚到,便是见到周庄主周冬挽着衣袖,端着木盘走上来了。木盘中有三个荤菜,色香味俱全。



    “前辈,你亲临寒舍、晚辈也想不出拿何物招待。毕竟是偏僻之地、也没有什么灵果,想来想去、还是由晚辈亲手为您等做一桌菜,故而没有亲自登门、而让犬子替劳请你们用膳了。”



    “有劳了!”楚程一笑,抱拳拱了拱手。



    “前辈请。”周冬回笑、随后转身走进了膳堂。



    众人就坐,桌上已经摆满了山珍美味,周庄主与周冬相继入住。



    这次就膳无非是周庄主与少庄主二人相继敬酒,一些招待不周的客套话了。



    小半个时辰后,这场酒宴才结束,楚程四人拜别离去后、回到所住的院落。继续指导莫小八巩固聚气一层境界,修炼西玉冰决。



    在这种鬼物漫布的地域,莫小八的实力自然是越高越好,至少也得有些自保手段,若是没有修为、就算楚程三名玄境强者给她符箓阵文也无法运用。



    周庄主见已经看不到众人的身影,转头看了一眼正坐的周冬,倒了一杯酒,伸出食指沾了沾酒,朝着狼籍的餐桌上划写了一个字。



    这是一个“祭”字。



    周冬见了这字,只是点了点头,站起后才道:“一切都听父亲,孩儿这就去准备。”



    待周冬离去后,周庄主看着空荡荡的膳堂。脸上露出了微笑。心中喃喃。



    “以妻极阴寒体为祭,这才召唤出鬼仙,因此结契。”



    “只是鬼仙大人虽说已与我周青签订了合契,但之后每三年必须献祭一名元婴强者、这才会一直庇佑我周家。”



    “呵呵,正愁元婴修士何处寻找,却是没想到直接送上了一尊化神强者。”



    周青目光烁烁,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



    “一尊化神强者,完全可以抵十名元婴修士。那一行四人、除了那少女、其余三人并不是以白发男子为首,看来那二人也是化神强者。”



    “三名化神,若是献祭给鬼仙大人。可保我周庄百年安宁,更可以传我鬼力、使得修为大增!”



    此刻,周冬并没有回到自己所居的房内,而是来到了祠堂中。



    祠堂中那香炉中红香早已烧尽、只剩下弥漫在空气中的烟香气味。供桌上的两根白烛也只剩了一滩蜡油。



    周冬走进祠堂,便是低头看了一眼那满是纸灰的铜盆,神色暗淡之中转身关上了大门。



    当门关合,整个屋中没有半点光线入进,重新回到了昨夜那般的幽森。



    周冬走到供桌前,推开那两团蜡油,重新摆上两根蜡烛。点燃之后、又拿起三炷细香放在烛火中燃起。



    他后退了三步,拉开与供桌的距离后、这才向着灵牌供位走去,在那个香炉中插上烧燃的香。



    “母亲。”周冬看着面前灵位一动不动,直至过了许久,才淡淡道:“情况有变,那李氏先不要下手,以防乱事错合、发生变故。”



    幽暗的祠堂内,在那烛火的暗光之下,有影子在延伸。



    空荡的室内、除了周冬之外再无一人,却是有声音突起。



    对于这声音,周冬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知晓那道黑影会一直待在祠堂之中,故而来此。



    “想必,你也是看出来了。故而让我先别下手。”



    周冬点了点头,道:“看来并不需要等待我子诞生了。”



    “那四人的来历,并不是我幽冥天之人。”



    周冬笑了笑,道:“也只有我那位好父亲、才看不出他们的来历了。我等处于幽冥天,与鬼同存。所学的也都是鬼术,气血多多少少有些枯干。哪会如他们那般、有着如此磅礴的气血。”



    “唯有一个解释、才能说明这一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是幽冥天之人,而是其他天地。”



    “虽然我鬼道修为并不高,只是堪堪筑基而已。但我也知晓、幽冥天之外还有八座苍茫浩宇。想要从另外一座苍茫入王幽冥,岂会只有化神境?这是不达仙境、无法踏跨。”周冬双眸之中一直有光芒闪动,不知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所以,你想要借刀杀鬼?”



    周冬摇了摇头,道:“那四位、除了那少女、其余三位怕都是踏入了仙境,我怎会把算盘放在这等强者身上?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父亲大人欲将他们献祭给鬼仙,殊不知这对鬼仙来说不是食物,而是斩灭它的屠刀。”



    周冬缓缓转身,看着隐与墙角的那之四周更加深邃的暗处。淡淡道:“父亲既然想献祭他们,那便让他们献祭罢了。不正好替我报了杀母之仇?至于我那好父亲、怕也难逃一劫了。他们对我来说,可以算是恩人。接下来的日子、我必须好好招待他们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