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起因

    这厉鬼哭泣声悄然地出现,让楚程脸色立即大变。但又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幽冥鬼蛾...没有死么......”楚程暗中屏住呼吸,但没有妄动。



    幽冥鬼蛾帮他驱散了体内寒毒,说明并不想杀自己,也不是偶然留情。否则也不会以雪花聚集成屏障为他抵御那一波接连一波的恐怖冲击。



    “山灵...你不是说幽冥鬼蛾已经自爆?为何还会出现这鬼泣声,还出现在了我身后。”楚程站着不动,传音道。并暗中两身合一,有金光起。



    在他的头顶,瞬间起十四座仙台,加持己身。



    楚程不解,一旦自爆、便是彻底消失在世间。又为何会出现?



    不过这声音的出现,只是让楚程有些许吃惊。先前差点身亡,是因为在毫无防备之下吸入了寒毒,导致体内一切刹那冰封。



    现在他屏住了呼吸,将自身调到最巅峰,手中握起天雷竹,一旦出现端异,便借以玄雷之力、直接出手。



    可惜的是,他档下已无光。金元果带来的弊端已消。否则借以世间力极,就算不施展黄泉一指,也未必不能重创这一头幽冥鬼蛾。



    “你转身看看。”李山灵一声轻咦,开口道。



    “转身?”楚程一愣,转身之中定是会与那幽冥鬼蛾直面对视。



    他不知道在自己妄动之下,幽冥鬼蛾会做出何种反应。



    手中的天雷竹握的更紧了,雷霆涌与掌中。四周开始起风、红雾滚滚升腾。万千大龙开始显化。



    楚程还是听了李山灵之语,再次转身。



    就当他转身之时,手指一颤。有些许微愣。



    在他的面前,只有滚滚红雾奔涌。此红雾能迷乱人的视线,但这是出自于楚程,眼前自是一片清明。



    “没有身影?难道是我听错了?”楚程眉头一皱。



    先前所听见的厉鬼哭泣声,明明就是来自身后,为何不见幽冥鬼蛾的身影。



    “难道这幽冥鬼蛾自爆之后,真的成了幽冥,成了鬼蛾?”楚程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个寒颤。



    鬼并不可怕,他随手可抹。可怕的是这鬼生前是通玄生物。更可怕的是,这是只在点滴记载中才能了解到的上古第九奇虫。



    有寒风吹过,将闷热的气流同化成刺骨。吹卷了红尘、也吹散了楚程的满头华发。



    “呜.......”



    厉鬼哭泣声再起,随着红雾的起伏而回旋,近贴于耳。让楚程顿起鸡皮疙瘩。



    “没有错的,这声音的确来自你身后,正确的说是在你身上。”李山灵开口了,语气有些凝重。再次开口道:“会不会这幽冥鬼蛾想夺舍你身?”



    “........”



    楚程听言,也是心中起波动。又摇了摇头道:“我身上死气之浓,想必它应该能感受到,未必会看上我这具残身。况且我也没有感受到被夺舍的迹象。”



    那哭泣的声音,一直绕在楚程耳中,久久不散,久久回旋。



    “这哭泣声有些不一样。与最先的哭泣声不一样。”楚程沉静下心,细听这哭泣,发现了不同之处。



    这道哭声,虽说依然是毛骨悚然、但声音有些稚嫩。若说先前那哭声是厉鬼,那这次就是一只小鬼。



    “不是同一头幽冥鬼蛾...你不是说这幽冥鬼蛾是单独而出,不会成群结伙。怎会出现两只?”楚程想到了什么,立即传音而道。



    语落,楚程便是感受到了在胸口有冰凉。还有蠕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刮着他的胸膛。



    这股冰凉让人很是舒畅。但楚程却是立即脸色一变。



    他终于知道了那小鬼哭泣声从何处而来,是来自与他的体内。来自他的胸口。



    那蠕动越加剧烈,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股东西从胸膛爬延入脖颈。



    “呜......”



    随着这一股冰凉之物入往脖颈,离耳旁更近时。那哭泣声更加清晰了。



    楚程连忙伸手要将身上的衣袍掀开,下一刻便是愣在了那里。



    那一股冰凉冲脖颈出探了出来,这东西模样如虫,就跟青虫一般,只有一指之大。但又有些不同、通体成黄。那如小鬼的哭泣,便是来自此虫。



    当楚程看到这条虫时,目光顿时一亮。轻轻将它从胸口中拿起,拖在掌中。



    “呜......”



    小鬼的哭泣声再起,清楚的传入楚程的耳中。但这一次,楚程神情十分平静。



    他知道了这小小的黄虫是何物。也知道了从那幽冥鬼蛾中落下的黄光是何物。



    便是此条音如鬼泣的小黄虫。



    “这...莫非是那只幽冥鬼蛾的子女?”李山灵看到了这条小虫后,也是一声惊呼。



    “没有错的,看此虫的头部,长有一张小鬼脸。定是幽冥鬼蛾的幼虫无疑了。我也知道,为何那幽冥鬼蛾会出手相助与我,散去我体内的寒毒。”



    “也知道为何在自爆前,会以自身寒力,凝结成屏障为我抵御那恐怖的自爆之力。”



    楚程看着手中的这条虫,轻声笑起道:“全都是此条幼虫啊。”



    这条幽冥鬼蛾的幼虫像是有些微醉,在楚程掌中摇摇晃晃,又是跌跌撞撞,跌落、又爬起。



    在这条小虫的鬼面中,沾着一丝珠液。这珠液、不是普通的露珠,而是蕴含了浓郁的生机。



    这是生机源泉。



    楚程在这条幽冥鬼虫中,感受到了深处有一团浓厚的死气。又有些消散,并不是厚实。



    “先天之毒?”楚程仔细端详着这条小虫,轻声自语。



    楚程想起了在自己拿出月华丹与生机泉水时,感受到了那头幽冥鬼蛾的视线明显落在了他的身上。却是没想到,是因这生机泉而起。



    “奇毒中先天毒。毒物哪里会解自身毒。这世间啊,先天之毒才是毒中之毒,非神药可解。这月华,这生机泉、便是神药了。”楚程摇头一笑,伸手一挥、手中便是出现了一勺清泉。



    一扫而下,便是生机大起。尽数落在掌中。渗入幽冥鬼虫体内。又化作一缕缕轻柔之气、向着那团死气冲袭而去。



    “我知道了你为何会不惜自爆,也要与那三头通玄妖魔同归于尽。是因为我身中寒毒,就算你助我解开寒毒,短暂之间也不能动弹。若是独自离去,我难逃那三只星空妖魔的虎口,难一死。”



    “你可以带着这小家伙离开,但是无法将我带走。因为我本身如冰,一旦承受剧烈荡震,怕是会跟冰块一般,落地即碎。”



    楚程摇了摇头,没想到这毒物之中也重情感,更何况他身而为人。



    “你看到我有生机泉与月华丹这两大生机,是想让我出手助这小家伙驱散体内先天毒,延续它的性命。”楚程看着掌中逐渐起亮光的幼虫,细语开口道:“你救了我一命,就算是毒物,我也感激的。”



    “你放心,我会将这小家伙身上的先天毒解开,也算是报答你救命之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