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夺舍

    李山灵手中光芒逐渐大起,手中的狰狞小人血色愈加愈浓。那个本淡的灵体魂魄,开始凝结了起来,刹那成晶。



    古巫的这一魄变成结晶后,李山灵打出一道又一道禁制。随着一道道禁制打出,这一颗结晶极速膨胀,便为大物。与楚程头顶的那一块银色晶石相差无几。



    “虚空剑蜂,虽可以称作为神灵。但毕竟无智,不过一个三岁孩童罢了,倒是可以欺瞒它。”



    李山灵托起手中晶石,向着楚程那方一扔而去。



    那一颗晶石在飞行的过程中,由红逐渐为银色,在悬浮与另一头前际,李山灵一指点出,以法力勾动楚程身上的气息,作一缕长芒、勾玄与那一颗晶石之中。



    随着这气息的玄颤,红色晶石轰涌起光、现最后一抹艳红,最后彻彻底底成为了银色。悬浮在那一颗银色晶体上方。



    当这颗晶石悬浮与上方后,那颗被虚空剑蜂吞噬的剑意晶体中,同样有光缕顺着流向。



    两颗银色晶体在这一刻、气息浑然相同,散发着同样的气息。



    那一滴精血,本就是楚程身上所有,随着这剑意的渗入,便是可以瞒天过海。



    攀延在剑意晶体的那一条虚空剑蜂感受到上方的气息,忽然停止了吞噬,抬起头颅茫然的看着四处。



    它又感受到了另外的剑意,极浓的血味。只是过了片刻,便是可以看到在这只虚空剑蜂的猩红眼中闪起一道亮光。



    在它的瞳孔中,倒映出另外一颗银色晶石。



    这种诞生在道周处的存在可以称作神灵,也可以称其为道灵。却是无智。正因为神灵无智,才如此稀少。否则这种诞生开始便是接近与道的物种,足矣替代人族修士。



    神灵无智,却是极为贪婪。当它误以为出现了新的剑意晶石,松动了盘旋缠绕在真正剑意晶体上修长的身躯,延着边缘向着上方。



    剑意晶石没有了虚空剑蜂的禁锢,松展开来,洒落一地晶点。随着这风、刹那崩散、成星星点点。



    楚程的剑意晶石已经破烂不堪,他的剑意也在虚空剑蜂的吞噬中有所残缺。



    虚空剑蜂贴附在那一颗被李山灵用楚程精血的照晶石上,开始吞噬。



    平整的地面覆着火红的泥土,有片片绿毯平齐。



    四周不断洒落着晶点、还有缕缕血红。这是楚程眉心留下的鲜血,沾红了火红的大地。



    那一片火红,已经看不出是地面原有的颜色,还是被血液染红。四处不断有剧烈的磨擦声。虚空剑蜂的吞噬,仿佛是蚕在啃食桑,又仿佛无数蛆虫在腐烂的尸体中不断钻去。



    楚程双目紧闭,对四处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丝毫不知道此刻已是在生死存亡之际。



    “楚程!快快醒来!”



    李山灵大声呵了一声,以声音轰震、想让楚程苏醒。



    只是除了明心道树散波下的无数星点,树叶在风中摇拽的声响,便再无动静。



    明心道树,蕴藏着这浩瀚苍茫中那些难以形容的法则、感悟。是一棵神树,可以让人触及那遥不可及的道。



    就算是一截朽木,经过孕育无穷岁月,也能湿润一片土,让此地成为神土,静心圣地。



    这株明心道树未完全长大,如今不过三米多高。蕴含的规法则、道之感悟还未聚全。



    只是,这毕竟还是明心道树。就算是还未完全成长,依然是凌驾于众生之上,比超神灵。



    虚空剑蜂,只有一种道。明心道树却是有多种。



    弱水三千,道取三千。这明心道树便是这水源泉。取一树,便是可得三千!



    那一颗晶石只是楚程的一滴精血,看似庞大,实则薄弱。只是五个呼吸,便是被吞噬了大半。只要不到三个呼吸,就将完全被吞噬。



    这虚空剑蜂身上的剑机比之前更为浓烈了,如果说先前只是把旷古难见的绝世宝剑,现在便是一柄即将可开封苍宇的神剑。



    只要吞噬了楚程身上的这道剑意,那就将进行脱变,一举凝聚大成剑道,一步入玄。



    风中的明心道树,叶子片片飘旋。明明没有落枝、却是能随着那根枝杆反转旋绕。



    在这旋绕之下,那风的吹物更加激烈。阵阵铛铛,如一串串铃铛组成了帘幕,悦耳动响。



    叶中洒落的星点也越加的多了,快要组成了一片星幕。



    这些星点全部渗入坐在明心道树下那道被血染红的身影中。



    忽然之间,狂风再起。楚程的一头白发轰然倒卷。



    在这一刻,楚程的双目一颤,随后睁开了眼睛。在睁开眼睛的刹那,楚程猛地喷出一口乌黑发亮的血液。



    也在这一刻,上方那颗晶石彻底被虚空剑蜂吞噬,轰然崩碎。在那崩碎的晶光中、有一道虚淡的狰狞小人发出一声嘶嚎。



    “主子,救我!”



    古巫的这道魂魄已经完完全全被虚空剑蜂吞噬,已成空心枯木。



    在这道声音落下的刹那,这道虚淡的魂魄便是如那结晶一样崩散。



    楚程双目一皱,却是看到在他面前漂浮着一道灵体,对他微笑。



    “他对你心起二心,我便是拿他的命替你之命了。古巫为奴,就算掌控其生死,也不过是一时隐忍,一旦有反击之时必会出手无情。”



    楚程点了点头,没有在意那尊古巫之死。



    他知道就算这尊古巫没有起二心,李山灵也会出手。对于那颗晶石的出现、古巫的死,不用想就知道缘由。



    “多谢!”楚程深吸了口气,上方那颗残缺的剑意晶体开始剧烈崩溃,晶体化解为一道道银色之芒回到身中。



    楚程多次危难,都是依靠李山灵相助化解,没有他,自己怕是早已陨落。这一次同样是为他。若是没有李山灵,他的剑意必定会被全部吞噬,到了那时、他就是一具没有魂魄的活尸。



    也正是因为李山灵在,楚程才会被虚空剑蜂入身夺取剑意的刹那间回到了太初空间,按其言坐在这棵明心道树下,相信此次同样能够化险为夷。



    李山灵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开口道:“这虽是危难,但只要把握好,便是一场大造化。只是这虚空剑蜂可以说包含着世间的极致贪婪。你要把握住了。”



    楚程没有擦拭嘴角的血渍。开口道:“富贵险种求,福与祸相伴。这的确是大造化。若是我吞噬了它,必能百尺杆头、更进一头。这是我入玄的一道大捷径!”



    随着这颗晶石的融散,那虚空剑蜂感受到后顿时狂躁了起来,向着下方仰天一吼。



    剑机在起,吹震万里。



    楚程一声冷哼,脸色不变道:“你想吞噬我的剑意,却是不知道我也想吞噬你!”



    他站了起来,身躯之中走出两道元神,一步入往虚空剑蜂体内。



    比实力,楚程不是虚空剑蜂的对手。但此地是太初空间,一切由他掌控。更何况,虚空剑蜂剑机浓郁,不代表元魄强大。



    否则,也不会毫无心智、只知道吞噬同源。



    楚程要进虚空剑蜂体内、进行夺舍!



    随着两道元神的进步,魔性分身与神性本尊来到了另一处天地。



    这里白芒一片,充斥着凌利的剑风。这剑风虽说凛厉,但比之外头的剑机却是弱了几十倍。就算两道元神不合为一体,也可以抵御。



    剑风迷乱了这方世界,朦胧了人的视线。但依然可以看见在这深处有一点光芒。



    这道光芒在此方极为璀璨,就算这剑蜂再猛烈百倍、千倍。依然能够看出那一道亮光。



    两道身影在看到那道光芒时,双眸皆是一亮。同是迎着那剑风的吹袭,一步踏出。



    这一步踏出之时,两道身影瞬间合为一体,起滔天大势。



    楚程在真道化神之时,便是另类成道。元神为魄,也为身。虽说失去了肉体,没有生机之体、也没有玄黄不灭之力。但其合体境界没有降低多少,依然能对抗三境。



    而这虚空剑蜂的元神却是大降,在这里、楚程完全可以将其抹灭,将其变成一只傀儡。 



    “找到了!”楚程轻声开口。



    这里的风极为狂暴,但有风之地、便是楚程的一场风月之地。



    他一拳轰出,带着万千大龙、站立在神象虚影上融入风中。



    几乎是瞬息之间,楚程便是来到了那道亮光身后。



    这依然是一条如龙如蛇又如蜂的生灵,在它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是龙吟象嚎、一拳之下金光绚烂,轰破了天。



    一声怒嚎、带着凄厉的惨嘶,身形轰然崩散。



    这只是崩散,并没有完全消灭。楚程一鼓作气,再次轰出一拳,同一时间,除去剑之仙台,其余十二座显化在前,向其镇压。



    这是虚空剑蜂的亡命日,在楚程接连的轰压下,身形愈来愈淡。从不断的聚合,变成消散,彻底消散。



    虚空剑蜂可称神灵,在楚程的面前、却是沦为了吞噬之物。



    随着这一道元神的消逝,此方神海归与了平静,不再有剑风。



    当走出虚空剑蜂的神海后,楚程看到那一条庞大的生灵已经坠地,与一具死尸毫无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