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入京

    霓城之中霓凰楼,聚集着北地郡十分之一美女,更是有美人榜第七的云休止。



    但来此的是公子玉,自然不会被这些美貌吸引。只是听了云休止的一天的曲,便随着李山灵去看看这城中的景秀。



    至于秙木,奉公子玉之命,自先前往周朝京都。



    霓城一到了秋天,那便是满城尽带火红。



    霓城之中最出名的还是红枫湖。枫树围湖,倒影在湖中,将这一片冰清湖水染为一色,火红荡秋。



    湖中,有一艘木舟、行驶在水面。



    在这艘木舟中,有着五个人。



    青山城主站在舟中,划动着木桨、让舟可以向着前方行驶。



    公子玉等人,便是坐在舟中、喝着清酒,随景而谈。



    李山灵看着这白衣男子、一杯接着一杯,心中有些惊奇。



    因为公子玉向来是不喝酒的,他常将喝酒误事放在嘴边,但在今日却破天荒的喝了酒。



    其实只有公子玉自己才知道,他不喝酒、只是不想让那些魑魅魍魉沾身,不想做在这二十年中反复轮常、一个真实可怕的梦境。



    靖王看着公子玉,明月帝姬也在看着公子玉,心中有些震撼。



    公子玉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个传奇。这一路所谈,涉讲到了风景古迹,古今典故,地理之貌,这些他都了然于胸。甚至这政务经济,治国之道都深有远见卓识。至于那诗文乐章、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触及的高度。可谓是通万物之情,晓经纬天地。



    “不愧是九天之首公子玉。”靖王暗想,内心得到此人辅佐的渴望越加越深了。



    今日所见,得九天之一、可得天下、名不虚传。



    “公子玉公子,果然大才,芷若佩服。”明月帝姬想了想,开口道。



    李山灵噗嗤笑了一声,道:“公子玉公子、听着倒是有些别扭。”



    明月帝姬再次念了这个,是觉得有些别扭,脸色不由的一红,想了想道:“那芷若便直唤一声玉公子。”



    公子玉摇了摇头,道:“名字不过是外物而已。一个人、可以有很多个名字,不必在意,若是大姬想、直呼名字便是。”



    靖王接话道:“像先生这般的人,世上再难找到一个。先生的名字,便是这世上最珍贵之物。”



    明月帝姬笑了笑,再次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这白衣男子。



    此人温雅如玉,性情洒脱、才学出众、武功又是当世武林最高的人,的确像这他这样的人物、世上再难找到一个。



    “先生,世人都拿您与芷若并论。今日看来,的确如同他们所说那般、先生与芷若,才是最般配的人。”



    此言而落,明月帝姬一双美眸瞪的有些大,也有吃惊。



    吃惊与自己的皇兄会说这种话。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这预感,对她来说、不知是好是坏。



    果然,靖王下一刻就说道:“像先生这等绝世无双之人,也只有芷若才能配得上你。周某擅自作主、将芷若许配给公子、您看如何?”



    “许配给我?”公子玉忍俊不禁的看了靖王一眼,又看到明月帝姬娇躯有些轻颤,又大概是这酒意袭身、眨了眨眼道:“我想,天底下哪个男人都想做明月帝姬的驸马爷。”



    明月帝姬听到此言,娇躯再次一颤,正想开口、却是听到公子玉再次开口说了声。



    “只是这男女之情,强求不得。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我眼里做不得数,我乃一介布衣,又怎会入明月帝姬的眼里。此事,就作罢。”



    靖王看了身旁的明月帝姬,见她一言不发,心中叹了一声。道:“先生说的是。”



    红枫湖之游不到半日,众人便回到了霓凰楼。



    公子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名白衣女子早在屋里等候。



    白衣女子褪下了衣裳,露出洁白的肌肤,从身后抱住了公子玉。



    “公子,劳累了一天。可否让休止好好服侍你。不管是身,还是心,都能让公子舒畅~”



    女子已衣无遮体,一对洁白似如软膏到的双兔挤在白衣男子的身后,那芳香挠人的喘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抵不住这诱惑。



    公子默然半晌,方缓缓将手放在她的那双绕抱在自己腰间的玉手上,笑着道:“如此甚好。”



    说着,公子玉一把将云休止抱起,向着床中走去,轻轻将怀中的女子安在床上。



    他的目光在云休止的身上从上扫视,不管那饱满的双峰,还是那片茂密的丛林,甚至连几滴滴液、都收在了眼中。



    只是他的双眸之中一片清澈,内心也无动于波。



    “倒是胖了不少了。”公子玉忽然之间笑了起来,伸手将那床被盖在了云休止的身上。



    云休止脸色一红,轻哼了一声,柔声道:“到了我这个年纪,身子自然长了开来。倒是公子见到我、就没有一点心动么?”



    公子玉笑了笑,道:“你打小便是服侍我洗浴,你的身子、我早已看了无数遍。又怎会心动。”



    云休止再次轻哼了一声,想了想、又道:“今日在红枫湖的事,手下之人已经与我说了。公子、真的对那明月帝姬感兴趣了么?也对,明月帝姬毕竟是美人榜首,公子能看上她、不足为奇。”



    公子玉摇了摇头,没有接口、只是道:“休止、你家公子有些疲累,帮我好捏揉。”



    语落,公子玉竖躺在了云休止的腿上,闭起了眼睛。



    “是、公子。”云休止一笑,心中却是满满的喜意。



    云休止的那双芊芊玉手、放在了公子玉的身上,轻柔的扭捏、每一次都恰到好处,让人心神都飘在了远方。



    过了片刻,云休止听到了那有些浓重的呼吸,知道怀中的男子已经睡着,伸手轻轻抚摸在他的脸庞,轻声细语道:“公子自小就喜欢靠在休止的怀中睡,您说过,只有在休止的怀中,才不会被那魑魅魍魉袭梦,不会梦到那往昔。休止离开天机阁的这五年,您看、您都瘦了不少了。”



    “还有,休止真的好想念,好想念公子......”



    .......



    一间雅房内,靖王看着明月帝姬,皱起眉头,又松开眉头,在房内不停走来走去。



    “皇兄,你有话想对我说么?”明月帝姬看着靖王欲言又止,想了想开口问道。



    靖王停了脚步,转身凝视明月帝姬,终于开口,道:“芷若...那公子玉,你如何看待?”



    明月帝姬想了想,轻声开口道:“玉公子文武全才,温雅如玉,的确是很好的人。”



    靖王看着明月帝姬,一字一语道:“芷若,母妃早已西去多年,皇室险恶、如今又是诸君之争。为兄与那宁王已经水火不容,不是他死便是我亡,若是他日、宁王登上帝位,我必死无疑。我死也就算了,倒是你,为兄、不忍。所以,为兄必须去争那储君之位,坐上那把龙椅。”



    明月帝姬点了点头,从宁王派人截杀他们兄妹二人,她便已经知道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虽有资格与那宁王争上一争,但在朝野中的势力,还是比不得那宁王。所以,为兄需要一个人辅佐我。才有把握夺得这储君之位!”



    “皇兄说的可是公子玉?”明月帝姬有些疑惑道:“玉公子文韬武略不假,但他毕竟是江湖中人,又如何助皇兄夺这储君之位。”



    靖王摇了摇头,道:“他虽然是江湖中人。但他可是公子玉啊。”



    “这二十年的天下是父皇的天下,但这十五年的江湖却是公子玉的江湖。一个江湖,已经是半个天下。为兄若是能得到公子玉的辅佐,那半个天下便已经到手。”



    靖王又看了明月帝姬一眼,开口道:“当年父皇率军连灭五国,江湖中人并未插手。若是那四家六派出手插足,又哪有那么容易一统中原。当年楚国败亡,楚长风一剑护主,连斩千位周军将士。”



    “呵呵,楚长风终究只是一品下一线高手,在天机榜中也只是占得末尾。但此一人就斩杀一千多人。芷若,楚长风身死之前,你可是在场。”



    明月帝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二十年前那一幕,她早已忘却。只是始终有一张倔强的小脸浮现在她的心头。



    “一名一品高手,便可斩杀千名将士,若是十名,那便敌万军。若是五十人,一百人,又如何?四家六派的一品高手远不止如此。更何况,公子玉掌控着整个武林命脉。”



    靖王语落,又在心中讲着。更何况,公子玉是九天之首,兵家之神。



    “所以,芷若...我希望,你能与公子玉结连理枝,这样才能让他完全为我所用。有了公子玉站我身后,这储君之位,这帝位唾手可得!”



    明月帝姬苦笑了一声,道:“芷若一切都听兄长的。只是父皇那里,又如何解释。”



    “父皇那里,你别担心。但公子玉不能在朝野透露姓名。不过有那李富甲在,完全可以凭空捏造一个足矣匹配你的身份。”



    .......



    终是过了十日,公子玉起身入京都。当靖王知晓公子玉是要前往京都后,心中更是大惊。



    玄天君入京,表明了他要插足朝堂。这让靖王更是心急。



    靖王相求一同前往如今,公子玉点头答应。



    这一路,由青山城主驾动马车。



    这辆马车很大,也很豪华。由三匹马同时拉驮。



    北地郡离京都路途遥远,就算有三匹马快马加鞭,若是走官道,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但走山道小道取捷径而行,只需一个月。



    只是山道中难免会遇见绿林山贼。但在见到那把剑时,那些有见识的绿林之人,自然退却,若是不长眼、都死在了那一剑之下。



    如今,已经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也有游山玩水。李山灵的厨艺不错,更是带着世间最上等的佐料,就算是野味、口感也是上佳。



    这一日,靖王终于开始提起。



    公子玉正在于李山灵下围棋,就算是公子玉礼让了五子,还是被他杀的节节败退。正在收盘之时,靖王开口了。



    “先生棋艺如此精妙,怕是可以与如今的国手杨老先生比肩。”靖王笑了笑,道:“杨老先生如今已过五旬,棋局中未尝一败,就是不知道杨老先生遇见了您,胜负谁分。”



    公子玉摇了摇头,道:“杨老先生的那一手天地同归,是在精妙。可将棋局化作这浩瀚星河,当世也只有他一人能做到。我之棋艺,自然是比不得他老人家的。”



    “先生谦虚了。先生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成就。怕是杨老先生在您这个年纪、棋艺也达不到这个境界。周某倒是很想知道,先生如今的年龄。”



    公子玉挑了挑眉,那显露的半面脸,那半张嘴,掀起了一抹微笑。道:“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二十六了。”



    “二十六。”靖王念了念,又笑道:“本王实在佩服先生,年仅二十六岁。却是达到了如今的成就,怕是当今世上,也是有父皇能与您相提。”



    二十六,的确很年轻。虽然在那些百姓中,二十六这个年纪、早已妻子生子,就连孩子都快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但对于掌权人眼中,二十六岁,能达到无人能及的地位,这已经很是年轻了。周皇自立为皇时,也到了三十一岁。



    “当年秦皇一统天下时,也不过二十四。”公子玉摇了摇头,道:“我不过一介江湖中人,怎能与天子并论。”



    靖王笑了笑,没有接过这话,而是道:“先生如今二十六,可成家?”



    公子提子向着棋盘定指,将李山灵的后路完全封住之后,这才道:“我向来闲散惯了,未来得及娶妻。靖王爷如此问我,莫非想要一回月老,替我牵红线?”



    靖王笑了笑,点头道:“正有此意,只不过这世上能配得上先生的女子怕是极难找到。”



    李山灵见自己被杀的全军覆灭,正在恼火、听到靖王这一句,忍不住插了句嘴,道:“极难找到,不是找不到。你瞧,这世上又有哪个女子比的上这美人榜首,你若是真想给公子牵红线,不如将明月帝姬,许给公子。”



    靖王笑了笑,道:“不瞒李兄,本王正有此意,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公子玉脸色古井无波,摇了摇头道:“这婚姻之事不是儿戏。只有明月帝姬心中愿意,我才能答应。”



    “能做玉公子之妻,芷若心中自然欢喜,我愿意的。”



    就在这时,明月帝姬细声开口了,只是她的一张脸、完全埋在了下方,只能隔着长鬓角长发的空隙中看到那满脸的通红。



    公子玉轻轻一笑,道:“既然明月帝姬愿意,我自然也愿意。”



    “好!公子榜首配美人榜首,这实在是人世佳话。待进京之后,本王定第一时间去见父皇,让他亲令。只是先生不应以公子玉的身份进京面圣。”



    公子玉摇头一笑,道:“这一切我已有定夺,王爷放心。”



    李山灵眼睛睁的很大,先前那句只是他的玩笑话,却没想到公子玉真的答应了。想了一想,他伸手朝着棋盘中写了一个疑字。



    公子玉看清了这个字,只是摇头一笑。



    天下英雄,何人能过美人关。就算他是天机榜首,北方玄天君。但终究还是逃不得男人这二个字。



    有如此美人,他又为何拒绝?



    .......



    当靖王进京面圣时,他也是着实被惊到了一把。



    当他正要将明月帝姬与公子玉之事,有人面圣,来者竟是太子太师。



    周皇听是太子太师到来,也是有些无奈。他最头疼的便是见这三师。



    自太子西去之后,这三师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入朝面圣,说这储君之事。



    但今日太子太傅的到来,却是让周皇吃惊了一把。



    太子太师此次而来,不是为的这储君之事,而是为了说亲。



    太子太师有个侄儿,今儿二十六,才学八斗、是为人中之龙,请周皇赐明月帝姬为婚。



    太子早逝,这三师依然还在,兼着三少之职。虽无实权,不涉及党争,但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算是靖王与宁王见到这三位,也要礼敬他们。



    因为这三师,便是周皇还在太子之时,教授他智育、德育、体育的三师。若不是周皇无意立三公,这三位早就是太师、太傅、太公,位极人臣了。



    面对太子太师的请求,周皇就算对明月帝姬疼爱有佳,但也不能直接拒见,只好召见太子太师的那侄儿一见。



    当太子太师那名侄儿进殿时,靖王被惊到了。



    那人一袭白衣,俊美绝伦、浑身上下透露着儒雅气息。



    那太子太师的侄儿,竟是公子玉。



    靖王呆呆的看着公子玉,想起了那日他所说的自有定夺。没有想到,公子玉的手早已伸入了朝堂。没有想到,这太子太师已是公子玉的人。



    公子玉跪拜行圣礼,在周皇命起身之后,这才缓慢抬头看向周皇的脸。



    那一张脸,已经有些苍老。那原本乌黑的头发,如今已是花白。



    但这一张脸,就算是面目全非,他也不会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