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楚......

    十几年前,楚程深陷白袍儿的剑意当中,感受到了那一式剑机,对剑意的明悟更深了几分。



    整片世界,陷入银粉之光中。



    万剑悬凌,蕴含万道剑机,每一道都是凛冽至极。



    剑机动荡侵机,只是刹那之间,便覆尽了那些在困在水中不得行的尸魅之身。



    破壳的声音清脆响起,于是剑芒之色更加耀眼。



    万剑齐发,呼啸之声轰轰荡响,天山之色,燃起了银火。



    破壳之声渐剧,只是一息之间,碧水长天散!



    与这碧绿之水同时消失的,还有那几百头尸魅。



    就算它们肉身如何强大,在霸道剑机的侵袭之中,也要消亡。



    除却在那几头红尸,其余都在这万剑之中化为湮灭。



    在这银粉之芒中,可以依稀看见五头破碎不堪的红毛僵尸,在剑机中挣扎。



    “铮。”



    剑音再起,剑芒齐散。再出现时,万剑再临高空。



    剑在颤动,整个天地也随着这颤声而颤。



    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为剑意。



    这里没有草木,但有沙石。只见无数石沙散发着浓浓银粉之芒、浮空而起,其中剑机再次化作一把把神剑当空。



    一把又是一把。万把又是万把。如是百万剑。



    “聚!”



    只听一道空灵的声音在这剑中世界中响起。



    这道声音不是来自楚程,而是来自这剑意。



    神剑皆有灵,意中神智开。



    一字而出,百万柄神剑齐齐一颤,带起呼啸齐聚。



    这方天地、到处都是剑影长留,到处都是剑声轻鸣。刹那之间,一道更为强烈的剑光耀起,一把通往长天的巨剑显化人间。



    “斩!”



    声音再次响起,一剑而斩。整个空间都在这一剑中塌陷。



    一剑之中,五头红毛尸将覆灭。



    在这世界外,在楚程身临之地,滚滚落石踏压,掉落深渊。



    下方,蛮彝在黑暗中不断狂落,与楚程拉开距离。



    他必须拉开,否则等楚程身死,那些尸魅的目标一定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足足五百头尸魅,加上五头红毛尸将。若是被围攻凶多吉少。



    然而,在他下降之中,身躯蓦地一颤。在他的心间响起一道声音。



    那是剑的声音。



    如同芽儿破土,在心中悄然而出,随后看到了一道刺眼明亮的,从心底爆耀而起。



    蛮彝感受到胸口一阵刺痛,随后这道光芒从心底浮现在心外,接着鲜血撒溅。



    “怎么可能!”



    蛮彝身躯大震,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眼中尽是骇然。



    上方、一道带着浓浓杀机的声音传荡在蛮彝的耳中。



    “蛮彝。”



    虽说只是两字,但落在蛮彝的耳中,却是让他感觉掉落了冰河之中,一颗心冷的刺骨。



    “怎...怎么...可能!”蛮彝伸手按住胸口,尽管心中大骇,还是一边奔逃、一边拿出疗伤丹药吞服。



    “妖丹境....为何会如此强...尽管他的血脉比之我还要浓郁,一掌震退两名魔族,但比之我还是有些差距。为何...可以让我重伤...又为何能瞬间斩灭了五百多头尸魅。”蛮彝的身躯在极速下坠,想要逃离这片深渊。



    只要到了地下,按照血脉的指引,他一定能逃离险境。



    又是一道声音从蛮彝的心中响起,又是一道鲜血洒落。



    “无形杀意....莫非这是领域不成...难道这生木是妖元境强者?”



    每下降百丈,蛮彝的身躯便会裂开一道伤口,鲜血不断溢撒而出。



    楚程的身影,如同走阶梯般、在虚空中一步步踏下,紧跟在蛮彝身后。二人距离不过三百丈。



    就连楚程也没有想到,剑意大成会如此强。可以瞬间斩灭五百头尸魅,更是让这蛮彝无法招架还手。



    “真意大成,如此强大。此刻,我有信心在那北荒战歌的音中全身而退。如今一道真意大成,化神之下无敌手。若是几个月后、水之真意大成,又能达到何等境地?”



    楚程心中感慨,但杀机不散,对蛮彝紧追不舍。



    在他的眼中凶芒旋绕,银粉之芒闪烁。此地虽然尸魅众多,但不出金毛尸皇,便没有可担心的。



    就算堪比化神境界的紫色尸王出现,楚程也有把握利用风月决全身而退。



    至于其他尸魅,便是全部斩尽杀绝。不过他也有担心,在圣神陨落之地会有尸皇。若是尸皇也没有规则之力,还是能逃。若是有、想逃就难了。



    蛮彝此刻又惊又怒,更多的还是后悔。若是他早就知道楚程的实力有这么强,还算计什么?有他带路,这些尸魅又算得了什么,何必算计楚程,以他为诱饵。



    但他心知、此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被追到必死无疑。



    又是一道声响,在蛮彝心中响起,鲜血再次洒落。



    蛮彝就算在此刻全身已被鲜血染尽,顾不得疼痛,以最快的速度往下方坠落,急坠三分钟后,终于到了底面。



    蛮彝的双脚一接触到地面,便飞快的向着前方飞奔而去。



    “呵呵。”楚程冷冷一笑,身躯波动了起来,瞬间消失在原地。



    在他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蛮彝的三丈之后。



    “你逃不掉的。”



    蛮彝听到这声音,脸色再次大变,头也不会的用尽全身气力,向着前方飞奔。



    “呵呵。”楚程再次冷笑,不过停止了身躯没有再追。



    “蛮彝,你继续逃,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楚程也不管那蛮彝有没有听到,停了脚步,看向四周。



    对于蛮彝会不会逃脱,他并不担心。楚程心里清楚,蛮彝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受到百道大成剑意侵身,没有逆天高阶丹药,必死无疑。



    那剑出自心中,伤之肉身、更伤其魂。百道剑机之下,他的元婴怕是已经崩溃,只在精神紧崩中短暂固集,在这紧张感消退时,元婴必定崩散而亡。



    对于蛮彝的下场,那是他咎由自取,惹了不该惹的人。



    楚程看到这一片天空虽然没有太阳光照,但一片火红、火红之中带有混沉。



    他在这里感受到了极浓的气血之力。这股气血、极浓。甚至让身体有些发热。准确的说,这热来自于额头之中。



    楚程伸出手贴在额头,随之一抹、一道艳红的朱雀图腾显现而出。



    这道图腾在额头之中闪烁,起先闪烁的很是缓慢,但到了后面,几乎是一息之间五次以上。更是有一股召唤之意,



    “朱雀图腾如此反应,难道此地....真有朱雀部圣神尸体?”楚程眉头一挑,开口道。



    “不对.....若只是一具尸体,不可能让图腾有如此大的反应,很有可能是朱雀心血!”楚程抬头而起,目光落向远方。



    那个方向,正是蛮彝逃脱的方向。



    “正是那里!”



    楚程心中有种感觉,这召唤之意,就是来自那个方向。



    “看来,蛮彝所说的那些是真的。并没有对我有所欺骗。此地,的确是当年朱雀部大公与四凶部两位圣神的陨落之地。既然有朱雀圣神,那么此地必定有其余两尊四凶圣神。”楚程喃喃开口,心中有些喜意。他与蛮彝不同,任何神兽精血都能为之所用。



    三尊圣神、提炼精血,虽然很少、但也足可让玄黄不灭再提升几转。



    楚程收回目光,向着蛮彝消失的那个方向走去。



    只是向前一踏,楚程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融入了虚空之中。



    在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蛮彝的身前。



    此时,蛮彝眼神溃散、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死气,跪在地中。



    看到楚程的身影,蛮彝心中已经没有恐惧,只有浓重的后悔。



    楚程只是看了这蛮彝一眼,便收回目光、没有对其出手,向着前方再次走去,再次融入虚空之中。



    蛮彝的元婴已经在剑机侵袭之中崩溃,用不着楚程出手,不久就将身死道消。



    时间流逝,三个时辰后、出来到了一处高峰之前。



    这座高峰高达万丈,占地万里,隔断山河。



    这座山有些不同,是一座冰山。



    这是一座冰山,楚程却偏偏感受到了一种极度的炙热。而且随着他越往前,这炙热感也就越浓。



    在这冰山中,像是被什么钝器轰开了一个大口,贯穿整座冰山。



    楚程没有丝毫犹豫,走进了这道路中,随着不断走进,眉心中的图腾闪烁的更加快了。



    又是一个时辰,楚程看到了红色光线从上方而落,抬头看去、只见上方是红沉沉的天际。



    这是一座空山,楚程来到了空隙之地。这里,足有万里方圆。



    楚程继续行走,直至行了三千里,身躯蓦然停止,抬头望向远方,看到远处有两个巨大的尸骸,足有万丈之大。



    在这两具兽骨中,不断有火焰喷发。但在这火焰中,两具兽骨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抵御这火焰烧灼。



    “圣神尸骨?”楚程目光闪烁,在这两具尸骨中感受到了浓郁的圣息。



    “哗啦啦....哗啦啦.....”



    突然之间,远方有铁器的摩擦之声响起。



    这道声音十分沉重,就像是沉重的铁锁在大地中拖擦。



    “楚......”



    “楚......”



    “楚......”



    在这铁器摩擦声后,一道苍老又十分虚弱的声音、在四方悄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