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七章 七耀

    周围环境空旷,等对面的人过来,大家就那是个几十人的队伍,跟御天众的人数差不多,正好是一个星区全部军校生的数量。

    而其中多出来的一个人还是位八级机甲师!

    大几率是留下来的教官。

    不过有八级机甲师在,便也能理解刚才那些科里异族为什么没了动静。

    双方照面,互相瞅一眼特编的标识,就能知道彼此的身份了。

    特编007小队。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七耀星的十支战队。

    对方见到他们还很意外,因为之前并没有遇到其他军校生。

    当然,也是因为他们来自御天!

    风久站在队伍之中,能感受到对面军校生的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

    但除了负责交流的夏卷卷自曝了身份,其他人的身份看是看不出来的。

    “你们是御天星区的选手?”对面一名少年突然开口道:“谁是封久剑?”

    话一出,慧无众下意识的就看向风久所在的位置。

    不过御天的孩子们就镇定多了些,夏卷卷笑道:“找风队长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刚才说话的少年道:“就瞧瞧是个怎样三头六臂的人物。”

    语气寻常,但话里的意思就没那么友好了。

    古一众多瞅了他一眼,不知道自家队长是怎么得罪这人了。

    但得罪了又怎么样?

    反正他们也没什么关联。

    本来还想去沟通一下都张悠悠见此翻了个白眼,连话都不想跟对面说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还是七耀的教官伸手点了点那少年,让他一边待着去,才缓解了那分不自在。

    但那少年显然不服气,没人告诉他他就自己找,视线只在个矮的军校生身上扫视。

    差点没把众人看毛了。

    七耀的情况跟他们差不多,也是半路接到通知才赶过来救援的,不过因为有一名八级的教官跟着,所以要比御天跟慧无轻松许多。

    只要不是遇见科里的大部队,他们都没什么可畏惧的。

    七耀的张教官见多识广,一看到洛可洛德城外的景象就知道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大战,他们也是在远处听到些动静后才会来的。

    然而现场的情况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仅洛可洛德城保了下来,居然也不见敌人的影子?

    听夏卷卷说完,他们才知道法师过什么,却更吃惊了。

    “战舰自爆?!”张教官都语气里带了些不可思议。

    毕竟这事听起来确实很荒谬。

    战舰自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会出现意外的可能也非常非常小,总不可能是科里异族自己想不开搞了个团灭。

    然而这事是许多人都看见了的。

    虽说当时云和众受惊不小,却也目睹了全过程,容不得人不信。

    而且就眼前的场景来说,除了战舰自爆,也没有其他可能做到如此大的杀伤力了。

    张教官虽然还有些犹疑,但也勉强接受了这个结果。

    何况他们此时要关心的还有其他事。

    教官了解到的信息要比军校生们多,但也没有多很多。

    都是在来的路上听到的消息,之后失去了联系,也都是靠猜测。

    科里异族这次是有备而来,正卡在第八军团调兵的时候。

    菲力刚转移了自己所有的部下,顾将军带队任职,大家还没能完全适应自己的岗位,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以至于各城的驻守力量也非常薄弱,在科里的攻城大军冲击下连连失-守。

    否则在以往,就是再力有不及,也不会溃败的这么厉害。

    尤其是在上次的战役后,云和星磁场被破坏,阻碍了机甲跟战舰的行动,更加削弱了万古战力。

    顾将军是战场老将,他身边也跟着些得力的部下,加上教官们的增援,最算打的艰难也不会轻易落败。

    但风久还记得第八军团的由副团长在程家“假死”的事。

    第八军团的战力的确不弱,但前提是他们能万众一心。

    顾将军才接受军团不久,对他有意见不服气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若战场上有人违抗命令不听调派,那就是件很危险的事了。

    而且想要拉顾将军下马的人同样不少,保不准会在这个时候做什么手脚。

    若是这次战斗真的落败了,那顾将军的这个团长职位肯定保不住。

    许多人对此都乐见其成。

    即便是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

    御天众跟七耀众并不熟,只个别军校生能扯上点亲缘关系,但交往也不密切。

    但此时相遇,为了军校生们的安全,张教官也不可能让他们独自离开。

    众人肯定是要一起行动的。

    但因为之前七耀的军校生语出不善,御天众对他们的态度便也冷淡。

    那少年视线打量了一圈,没能看出来哪个是封久剑,便想再问。

    然而御天众并不想搭理他。

    “不知道。”谷司流哼道:“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军校生?”

    “你想打架?”对方怒。

    “哎呦,你这是在对我发起挑战吗?”谷司流半点不虚的道:“来呀!”

    眼见着两人真要打起来,张教官没好气的瞪了少年一眼:“你消停会!”

    少年很不服气,被队友拽了拽才不高兴的作罢。

    “抱歉,刚才是我们态度不好,希望诸位别放在心上。”

    一名个子很高的七耀军校生站出来道:“魏连秋,交个朋友?”

    谷司流原本还不屑一顾,听到对方自曝身份才诧异的多看了他一眼。

    “魏连秋,他就是七星军校的队长?”郝相思小声嘀咕。

    周围环境空旷,等对面的人过来,大家就那是个几十人的队伍,跟御天众的人数差不多,正好是一个星区全部军校生的数量。

    而其中多出来的一个人还是位八级机甲师!

    大几率是留下来的教官。

    不过有八级机甲师在,便也能理解刚才那些科里异族为什么没了动静。

    双方照面,互相瞅一眼特编的标识,就能知道彼此的身份了。

    特编007小队。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七耀星的十支战队。

    对方见到他们还很意外,因为之前并没有遇到其他军校生。

    当然,也是因为他们来自御天!

    风久站在队伍之中,能感受到对面军校生的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

    但除了负责交流的夏卷卷自曝了身份,其他人的身份看是看不出来的。

    “你们是御天星区的选手?”对面一名少年突然开口道:“谁是封久剑?”

    话一出,慧无众下意识的就看向风久所在的位置。

    不过御天的孩子们就镇定多了些,夏卷卷笑道:“找风队长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刚才说话的少年道:“就瞧瞧是个怎样三头六臂的人物。”

    语气寻常,但话里的意思就没那么友好了。

    古一众多瞅了他一眼,不知道自家队长是怎么得罪这人了。

    但得罪了又怎么样?

    反正他们也没什么关联。

    本来还想去沟通一下都张悠悠见此翻了个白眼,连话都不想跟对面说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还是七耀的教官伸手点了点那少年,让他一边待着去,才缓解了那分不自在。

    但那少年显然不服气,没人告诉他他就自己找,视线只在个矮的军校生身上扫视。

    差点没把众人看毛了。

    七耀的情况跟他们差不多,也是半路接到通知才赶过来救援的,不过因为有一名八级的教官跟着,所以要比御天跟慧无轻松许多。

    只要不是遇见科里的大部队,他们都没什么可畏惧的。

    七耀的张教官见多识广,一看到洛可洛德城外的景象就知道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大战,他们也是在远处听到些动静后才会来的。

    然而现场的情况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仅洛可洛德城保了下来,居然也不见敌人的影子?

    听夏卷卷说完,他们才知道法师过什么,却更吃惊了。

    “战舰自爆?!”张教官都语气里带了些不可思议。

    毕竟这事听起来确实很荒谬。

    战舰自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会出现意外的可能也非常非常小,总不可能是科里异族自己想不开搞了个团灭。

    然而这事是许多人都看见了的。

    虽说当时云和众受惊不小,却也目睹了全过程,容不得人不信。

    而且就眼前的场景来说,除了战舰自爆,也没有其他可能做到如此大的杀伤力了。

    张教官虽然还有些犹疑,但也勉强接受了这个结果。

    何况他们此时要关心的还有其他事。

    教官了解到的信息要比军校生们多,但也没有多很多。

    都是在来的路上听到的消息,之后失去了联系,也都是靠猜测。

    科里异族这次是有备而来,正卡在第八军团调兵的时候。

    菲力刚转移了自己所有的部下,顾将军带队任职,大家还没能完全适应自己的岗位,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以至于各城的驻守力量也非常薄弱,在科里的攻城大军冲击下连连失-守。

    否则在以往,就是再力有不及,也不会溃败的这么厉害。

    尤其是在上次的战役后,云和星磁场被破坏,阻碍了机甲跟战舰的行动,更加削弱了万古战力。

    顾将军是战场老将,他身边也跟着些得力的部下,加上教官们的增援,最算打的艰难也不会轻易落败。

    但风久还记得第八军团的由副团长在程家“假死”的事。

    第八军团的战力的确不弱,但前提是他们能万众一心。

    顾将军才接受军团不久,对他有意见不服气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若战场上有人违抗命令不听调派,那就是件很危险的事了。

    而且想要拉顾将军下马的人同样不少,保不准会在这个时候做什么手脚。

    若是这次战斗真的落败了,那顾将军的这个团长职位肯定保不住。

    许多人对此都乐见其成。

    即便是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

    御天众跟七耀众并不熟,只个别军校生能扯上点亲缘关系,但交往也不密切。

    但此时相遇,为了军校生们的安全,张教官也不可能让他们独自离开。

    众人肯定是要一起行动的。

    但因为之前七耀的军校生语出不善,御天众对他们的态度便也冷淡。

    那少年视线打量了一圈,没能看出来哪个是封久剑,便想再问。

    然而御天众并不想搭理他。

    “不知道。”谷司流哼道:“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军校生?”

    “你想打架?”对方怒。

    “哎呦,你这是在对我发起挑战吗?”谷司流半点不虚的道:“来呀!”

    眼见着两人真要打起来,张教官没好气的瞪了少年一眼:“你消停会!”

    少年很不服气,被队友拽了拽才不高兴的作罢。

    “抱歉,刚才是我们态度不好,希望诸位别放在心上。”

    一名个子很高的七耀军校生站出来道:“魏连秋,交个朋友?”

    谷司流原本还不屑一顾,听到对方自曝身份才诧异的多看了他一眼。

    “魏连秋,他就是七星军校的队长?”郝相思小声嘀咕。

    御天众跟七耀众并不熟,只个别军校生能扯上点亲缘关系,但交往也不密切。

    但此时相遇,为了军校生们的安全,张教官也不可能让他们独自离开。

    众人肯定是要一起行动的。

    但因为之前七耀的军校生语出不善,御天众对他们的态度便也冷淡。

    那少年视线打量了一圈,没能看出来哪个是封久剑,便想再问。

    然而御天众并不想搭理他。

    “不知道。”谷司流哼道:“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军校生?”

    “你想打架?”对方怒。

    “哎呦,你这是在对我发起挑战吗?”谷司流半点不虚的道:“来呀!”

    少年”

    少年很不服气,被队友拽了拽才不高兴的作罢。

    “抱歉,刚才是我们态度不好,希望诸位别放在心上。”

    一名个子很高的七耀军校生站出来道:“魏连秋,交个朋友?”

    谷司流原本还不屑一顾,听到对方自曝身份才诧异的多看了他一眼。

    “魏连秋,他就是七星军校的队长?”郝相思小声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