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世界沸腾【中】

    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这道高大身影,正是海军本部最高战力,三大将之一的赤犬。

    “看法?我能有什么看法?”

    听到战国的问题后,赤犬白色鸭舌帽遮掩下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道:

    “您不是一直希望这小子进入新世界后,能撼动固有的四皇格局么?现在他算是做到了其中一部分,难道不是值得高兴的好事么?”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吧,萨卡斯基。”

    战国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复杂地道:“老夫原本是有这种想法来着,可谁能想到,这才过去一年多而已,这家伙就能做到如此地步……”

    “正面重创big,把蛋糕岛毁为废墟,让夏洛特家族伤亡惨重……能做到这些,的确相当令人惊异。”

    被战国这么一说后,赤犬也不再多说废话,沉声缓缓道:“这个小鬼的实力进步的太快了,照这么下去,就算他真的搅乱了新世界,先头疼的也绝对不是四皇,而是我们海军本部。”

    “不错,老夫就是这个意思。”

    战国微微颔首,叹息道:“虽说他现在还保持着王下七武海的身份,但你我其实都清楚,这份盟约可并不是那么牢固可靠……”

    “所以说,海贼终归还是海贼而已。”

    赤犬的嘴角又露出几分讥讽:“当他们不够强大时,会比我们更渴求这份盟约的成立,而当他们的实力成长到足以无视本部的追剿时,这份盟约也就成了随时可以丢弃的废纸。”

    “当然。”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淡淡补充道:“这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对于七武海制度,我并不反对。”

    “狗咬狗一嘴毛的好戏,我可是相当喜欢看。”

    “那你觉得,之后我们本部,该怎么对待这位疾风剑豪夏诺?”

    战国沉默了会,又开口问道:“毕竟,只要对方没有撕毁盟约,他始终还是王下七武海之一,是站在我们海军这一边的。”

    “很简单,表面上继续按原来的态度对待即可。”

    赤犬略加思索,简促有力地回答道:“开七武海会议照样通知到他,需要征召他时照样征召,而他要是杀了海贼,向我们索要悬赏,也继续全额支付给他。”

    “不过……”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猛然阴厉了几分,声音也森寒了起来:“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得把他给盯紧了,时刻关注他的大动向,只要他稍微露出点无视盟约的苗头,那本部就得先行一步,果断动手……”

    赤犬抬起右手,在空中陡然划过,作了个斩首的动作。

    “我们绝对不能容忍,新世界再出现另一个强大的四皇!”

    …………

    香波地群岛,非法地带的某处码头边。

    一艘海贼船停靠在岸边,几个镀膜匠在周围忙碌着,而远处的岸边,一群身穿白色工作服的身影正聚在一起,轮流传看着两份刚刚买来的报纸。

    他们,正是经过了几个月的航行,刚刚抵达香波地的红心海贼团。

    “船长,真没想到,这么快又能在报纸上看到夏诺老大的消息。”

    一个头发像海胆一样的瘦高男子,看完手中的报道后,一边将其传递给旁边的伙伴,一边忍不住感慨道:

    “明明之前才刚刚击败了卡塔库栗来着,现在还没到半年,居然把big都逼到了这种程度,简直太了不起了!”

    “是啊!”

    站在对面的白熊贝波深表赞同,“这种实力的话,恐怕全世界都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了吧!”

    其余的几个红心海贼团船员,此刻也同样还处在震撼之中,闻言纷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big,夏洛特玲玲。

    虽然他们之前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北海,到现在都还没进入伟大航路的后半段,但对于这个名字,他们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那可是如帝王一般君临新世界的四皇之一,是真正站在这片海洋顶峰的恐怖存在,能与其相提并论的,除了另外几位四皇之外,也就只有海军的元帅和大将等屈指可数的几人了。

    之前的卡塔库栗虽然同样强的可怕,悬赏金超过十亿,但说到底,无论知名度还是实力地位,都还是远不如他的母亲big。

    而现在。

    如此赫赫有名的强者,最后居然与自家船长一心想要投奔的恩人夏诺大人起了正面冲突,并在鏖战了将近十个小时后,被打成了重伤!

    甚至,若不是最后外围岛屿的援军抵达,奄奄一息的big,还极有可能直接身死当场!

    虽说两人之间的战斗,最后还是以big获胜告终,但毫无疑问,在他们眼里,惜败下来的夏诺,已经是和对方一个级别的存在了。

    “夏诺当家的……确实值得钦佩。”

    罗这个时候也终于沉声开口了,他的眼里泛着奇异的光芒,攥着剑柄的手指微微颤抖,显然内心绝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他现在可是才只有十九岁而已,虽说暂时似乎还与四皇的等级差着那么最后一点,但照着这个发展的速度下去……”

    “谁又能预料的到,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呢?”

    说到这里,他抬起了头,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豹纹帽,遥遥望着远方的天空,沉默片刻后,忽然轻笑了一声:

    “新世界么,真是让人越来越期待了呢……”

    与此同时,不远处。

    正在给船只进行镀膜的几位镀膜匠中,某位戴着圆框眼镜的白头发老头忽然扭过头来,饶有兴致地了眼心脏海贼团的一行人。

    “居然是那小子的追随者们么,这个世界可真够小的啊……”

    他收回自己的见闻色,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来,“不过说起来,真是有点夸张呢,连big都差点栽在他手里,啧,几天没关注报纸,居然一下子又蹦出这么爆炸的消息。”

    “唔,等开拉尔知道了,估计又能免费蹭他几杯酒喝了吧?”

    …………

    桑比亚公国,王都。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王宫的回廊上,突然传来的急促的呼喊声,而二楼的阳台上,正在专心致志地翻阅着文件的银发少女,闻声不由转回头来,看着来人莞尔一笑:

    “怎么了,雷索克,这么急慌慌的,难道是又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你那位妻子发现,一路被追着跑我这避难了?”

    “哈?”

    好不容易一路狂奔到阳台的雷索克,本来正喘着气呢,闻言先是一愣,下意识就心虚地扭头看了一眼,见后面没人后,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挠挠头,苦笑道:

    “希尔殿下,您就别寻我的开心了,这回我真不是躲她,是有不得了的大事,要向您汇报来着。”

    银发少女正是希尔,与两年前相比,如今的她看上去更为成熟稳重,但气质依旧像当初一样,纯净之中透着几分坚毅。

    这两年,在桑比亚大公愈发年迈之际,她作为唯一的王室血脉,已经承担起了大部分政事的责任,并在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后,终于是艰难地将刚从火神教伤痛中走出来的桑比亚公国,逐渐拉回了发展的正轨之上,获得了全体民众的拥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再过几年,桑比亚大公退位之后,她就将接过权柄,成为桑比亚公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大公。

    此刻。

    听到雷索克的话,她终于是难得地合上了手里的文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哦?不得了的大事?”

    “没错!”

    雷索克忙不迭地点点头,神情激动地递上一份报纸来:“这是最近出来的最新报道,您看看就明白了!”

    希尔黛眉微挑,没说什么,伸手接过了报纸。

    旋即,在仅仅是扫了一眼后,她就不由掩住小口,露出了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和四皇对拼,居然还打的难解难分,最后双双重伤……”

    又仔细读了一遍后,她目光有些怔怔然,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片刻后。

    “有后续的消息吗?”

    在雷索克忐忑不安的注视中,她突然开口道:“他被big打成那样,伤势的话……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吧?”

    “第二版的后面有提到。”

    雷索克急忙指了指报纸,回答道:“貌似巨兵海贼团那边有水平很高的医生,所以最后还是救下来了,顶多要花不少时间养伤,应该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

    希尔明显松了口气,她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踱着步子来到了栏杆前,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忽而露出了一抹安恬的笑意。

    “真好呢,夏诺……”

    她用只有自己一个人听到的声音,低声呢喃着:“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世界第一大剑豪的梦想,也已经很近很近了吧?”

    “真是了不起啊。”

    “对了,我的梦想也快要完成了哦,桑比亚公国,眼看着就要回复到原来的繁荣模样了呢。”

    “只是……”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忽然黯淡了几分,声音也沉寂了下去。

    只是。

    梦想虽然完成了,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啊。

    这样下去的话,未来……

    还有机会,和你相见么?

    …………

    寒霜岛,白胡子海贼团第五番队驻地内。

    刚吃过午饭的比斯塔,哼着小曲从家里走了出来,一路沿着鹅卵石小路,向着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他最近的心情很好,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刻苦修行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剑术瓶颈隐隐有松动的迹象,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很快就能在剑道上更进一步。

    而到了那个时候……

    “嘿嘿。”

    想起大约半年前,自己惨败在夏诺手上的经历,比斯塔不由咧嘴一笑,他现在可是很期待,等下次两人再见面时,再来切磋一番的场景。

    虽然不一定会赢,但只要那家伙没能预料到自己的进步的话,交手过后,绝对会大吃一惊的吧?

    甚至运气够好的话,打成平手也不是不可能啊……

    “咦?”

    就在他美滋滋地这么想着时,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自己的几个属下正聚在训练场的门边,全神贯注地凑着脑袋看一份报纸,不时还发出惊叹的声音。

    “喂喂喂,怎么了这是?”

    他起了几分兴趣,走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背部,笑吟吟地开口问道:“就一份报纸而已,有啥好看的挤成这样,难道最近有啥大新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