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6担忧

    在耗子的劝说下,洛斯终于鼓起勇气做了逃兵,是的,为了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他们的长官打仗实在是太死板,因为部队都准确的安排在了所有的阵地上,根本就没有预备队到他们阵地上来,没有支援,就靠着全团那点人拼命的坚守,这是根本无可能做到的事情,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坚守这样的一些状况款来进行作战,在如此情况下,他们必须想办法完成各种各样的一系列的抵抗。

    但问题是,坚守的时间越长,死的人越多,最后,所有的人都死绝了。这样一场战斗才会结束,他们根本就没有信心等待这样长时间。

    实际上,洛斯在阵地上的时候,整个阵地上基本上没有活人了。猛烈火炮攻击,即便是有活人在,也被埋在土堆下面也被活活的闷死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系下,他们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面对这样的一种态势,会使用这样用方式的原因,洛斯一个人是根本守不住这样的阵地的。

    这就是图普利指挥作战的后果,死板,极为刻板的进行防守作战,这种状况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最后形成最大程度上的各种各样的负担,然后他们彻底的变得没有了。想要改变这样的一些态势,的基本上没有完成这样的一些状况了。

    国民军司令部。李普和王波两个人坐在一块喝茶,相比前线的紧张作战态势,两个人却惬意的很,他们不用担心前线,也不用去指挥作战,这是两个会打仗的波斯人所做的一切事情。

    李普作为参谋长,多次“顶撞”他们的长官,被图普利给下令冷对待了。王波的辞职报告并没有批准。因为影响很坏,因为一旦报纸刊登出这样的消息的话,结果会如何?人们都会说图普利是一个小气的人,这样小气的人,是没有容人的大度。这对图普利来说,这是极为糟糕的事情,如果这样的事情不断的延伸下去的话,结果会如何?这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很多事情实际上都会让他们变得难堪起来的,这就是当前他们的处境,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前线的局势,我们不要担心了。说说我们未来的事情。老兄你的作战指挥能力相当的高。将来会有说明打算啊?”李普问道王波。

    “呵呵。”王波苦笑到,他还能有什么打算,就因为太能作战了。所以,他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的狠多事情大大的让他头疼,想要完成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

    “我宁愿到前线当一个师长,或者是团长也行。比在这里喝茶强多了。”王波这样说到。

    “我的那些部下都纷纷做了逃兵,很多人被关起来了。还有一些人不知所踪,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在陆军部也说不上话,你知道的。陈力那个人,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他根本不会容忍这样的是会却能够,按照他的命令。我的这些人都是要处决,我也是求他,才放过去的。我这个人不要面子,但是也要尊严的,如今,竟然混成了这样的一幅情况。悲哀啊。”王波很是无奈的笑着说到,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他实在是不好说什么,一个人的悲哀来自于其他人的得意,图普利使用的都是私心太重的人,所以王波,李普反而被贬,这样的一种状况让他感到难受。

    听到这样的话,李普本人也是极为难受的,原因是,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难以接受的,毕竟,这样的事情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如果继续这样的事情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受到这样大的厉害关系了。在如此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来。

    “这样的状况,有的时候,真的是难以相信的。”李普这样说到。

    “我想的是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可有的人,想的是手中的权力,还有那些金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根本不会管这些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很多事情都会朝着极为困难的局势上来发展,在如此情况下,真的很难说。”李普这样说到。

    国事的糜烂主要在人事上,小人不断的被使用,因为他们值得图普利相信,能够保存自己的实力,可结果如何,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反而会让局势变得极为的糜烂。原因是,他们都是自私的人,自私的人,格局自然而然就很小,他们难以有更大的作为发展,也能以看到全局。他们只有眼前的利益,斤斤计较,结果导致局势全面崩溃。在如此糜烂的局势之下,根本无法扭转他们这样那样的一些态势,因为局势就是如此。

    “哎,不说了。”王波知道,再说下去,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就说出来了。面对如此糜烂的局势,很多人都有抱怨,他也有,但他能够有什么办法,没有任何的办法。

    小人就是如此。他们根本不在乎国家利益,至于局势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上来,这就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了。

    “还是说说战局吧,我们都是军人,说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所擅长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不能够痛快的解决这样的局势的话,后方依然会崩溃的。”王波这样说到。

    “唉,说到战局,局势更加的崩溃,我们的长官,什么都管,整个兵力调动,配属,都进行了详细的安排,结果是,作战变得极为的死板,不顾地形,地势,竟然平均安排兵力,而一些小人的部队,他们竟然安排到了有利的地形上来,安息人也不傻,他们不会专门的攻击这样的地方,而杂牌军的地势,极为的不利,他们的武器简陋,后勤补给经过后方的克扣,基本上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上来,他们根本无法坚守那样的阵地,但是,从地图上来看,都是平均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李普说到战局就变得更加的着急了。

    “这样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长官没有预留预备队,一旦安息人打穿一个防区,剩下的部队,就只有逃命的事情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李普这样问道。

    是的,这件事情,王波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而且很容易看到局势的不同,在这样的一种态势下,他们很容易做到这样的状况,以及事情上来,只要他们注意到这样的状况,发动一次攻击,就能轻松的应对,可惜的是,那是一群熊长官,别指望他们能够打出好的结果来。

    他们再次遇到了之前一样的问题,安息人敢于孤军深入,深入到敌人的后方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让他们的局势变得的糜烂。而波斯军队完全没有能力吧对方击退,甚至是他们连预备队都没有,安息人的选择可以有多条,比如,发起更大程度上的进攻他们各个部队的后方,或者是采取一些让人都感到十分恐惧的做法,进攻他们更加深远的地区,在如此情况下,他们的局势只会变得更加的糜烂,也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的很多事情都无法有效的进行下去。如果是王波的话,他可能会集中  兵力进攻对方突入进来得到部队,但问题是,各个部队都缺乏在这样的魄力,以及能力。一些部队,反而会成为灾祸最先开始的地方,比如,很多部队会争先恐后的逃跑。接着他们就会演变成一场巨大的溃败。

    “这样的局势已经发生,我们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没有,如此情况之下,我们也只能让局势变得极为的糜烂了。”李普无奈的说到,这就是当前他们的态势,在如此情况下,他们还能说什么,只能是看着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看到这样的状况再次发生,崩溃的局势就会让我们变得更加的难以接受。你想想,如果我们再次崩溃的话,后方没有防线,伊斯城丢失还没有关系,但是,后方没有防线的话,我们的局势会崩溃到何种地步上来,这样的事情,你我都无法承担,这是国家,波斯的重大失误,这是要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的。”王波着急的说到。

    “我们还是冷静的坐下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李普挥手示意对方坐下。王波着急的都站起来了。因为局势就真的是这样发展下去的。

    可是两个没有实权的人,他们怎么能够做到这样一点,他们根本无法让局势变得极为的稳定下来,因为图普利根本不会相信他们,如果让小人继续搬弄是非的话,结果会如何?他们的情况就会变得极为的难以控制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