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黑衣人!

    宇文城内,王府之中,经过遇刺事件的洗礼,整个王府也是归于平静。但对于靳商钰来说,一切还没有结束。

    “娘的,好你个离殷,竟然利用自己的职权清洗自己的属下!可怜这十二将了!算了,既然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儿,老子也懒得多管!到是那个刺客不知道会不会再去汇报一下情况!”某一刻,就在那后营十二将被离殷算计的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时,潜于暗处的靳商钰也是在想着其它的问题。

    当然了,就在靳商钰刚刚有这样的想法时,在离殷的居室内也是多出一道身影。

    但见那人一身黑衣,整个人都是透着一种死气,仿佛此人随时随地都可能杀人于无形一般。

    “你来了!看来很顺利吧!”

    “让大人受惊了!不知道伤势怎么样了!”

    “放心吧!你的手法比较准,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之伤!”

    “那便好!不知道大人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你说的是那十二将吧!一开始,本官是真的想争取他们,毕竟咱们也是需要人手的!但后来他们的表现,证明他们根本不可能背叛图云裂!”说话间,那离殷也是提到了一个让靳商钰很是熟悉的名字——图云裂!

    “你个丫丫的,原来这十二将真的是图云裂的人!不过,这个死士的身上好像有一些诡异!再看看吧!”感受到离殷与那黑衣人的对话后,靳某人也是在暗中暗暗的思索着。

    当然了,此时黑衣人也是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离殷的身前。

    “大人,其实,其实小人有些事情也是有些疑惑!”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你说说看!”

    “大人,他们十二人虽然厉害,可说到底还是马上将军!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小人便可将他们抹杀掉!”

    “哈哈哈,你说的是这些啊!其实这就是你想的太过于简单了!咱们的阵营中有你这样的超级强人,可人家未必就没有!”

    “这,这也是!不过,咱们可是在宇文部族啊!这不是最好的时机吗!”

    “算了,这里还不是时候!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那十二将失去信心!更让他们受到欺辱!只要他们受不了,就会与咱们对着干,到那时,本官只要将他们交给大帅,便可清除掉他们!”说到最后,那离殷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面对这样的离殷,那黑衣人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根本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这样的死士,也是靳商钰第一次看到的,当然了,如果让其与自己的大统领奔雷相比,还是没有可比性的。毕竟奔雷是以身法快,战斗力强著称的。

    而离殷眼前的死士,会给人一种死气飘飘的感觉。

    “娘的,如果老子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家伙应该修炼了一种暗属性的功法!否则也不会露出这么强烈的死气!看来任何人都是不能够小瞧的!”心中喃喃自语的同时,靳商钰也是没有展开行动,毕竟眼前的形势还是比较复杂的。

    再者说了,此行的靳某人根本也没有打算击杀掉离殷。

    “好啦,你下去吧,记住了,要好好的关注着宇文家的动向!那宇文无极既然与咱们有交易,那就暂时的帮帮他吧!不过千万不要动那大公子,没有了竞争对手,他就不会来找咱们了!哈哈哈,大晋朝,你不是抛弃了老子吗!靳商钰,你不是上天眷顾的那个人吗!没用,一切都会没用的!本官现在已然成了羯人!相信总有一天,老子会重回中原!”这一回,就在那黑衣人刚刚离去后,离殷也是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甚至某一刻,他的口中还说出了“靳商钰”三个字。

    “娘的,好你个离殷,竟然还记得老子!好好好,你不是要重回中原吗!那老子就在那里等着你!不对,他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老子与他较什么劲儿啊!算了,还是看看那哥几个被打成什么样了!”感受到离殷的情绪变化后,靳商钰也是缓缓的将感知力投向了王府的正门之外。

    在那里,早有人刻意的挑起了十几个大型的灯笼,照得整个王府门外都是一片白亮。

    而在正门前的十米之处,则是有十二人趴在地上!

    当然了,因为这里已然来到了公众可以看到的地方,所以围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到得后来,都有种看戏的味道。

    “大哥,你们看啊!他,他这是想要咱们的命啊!不管怎么样,老子都不活了!”

    “老七,这算什么!这只不过是一些小情况而已!不就是五十军棍吗!不就是让宇文族人看看吗!这不算什么!只要咱们还能够活着就好!”

    “是啊!老七,你的心思,我们兄弟都懂,可,可还是要听大哥的!你没有发现吗!这一回,咱们根本不会有好结果的!”说话间,这羯人十二将已然是发出一声声的长叹。

    再看此时的围观之人,一开始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直到最后有人解释了一番,他们才知道趴在地上的人竟然都是羯人。

    “快看啊!他们,他们竟然都是羯人,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羯人都是高贵的吗!为何还要被放到这里受罚!”

    “小声点!你没有听那位将军说吗,好像这十二个人得罪了羯人大将军,所以,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原来是这样的啊!看来那羯人大将军一定是一个大人物!只不过,咱们没有看见过而已!”

    面对这些议论之音,别说那趴在地上准备受罚的十二将了,就算是潜于暗处的靳商钰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娘的,这也太欺负人了吧!看来这个离殷在羯人区里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否则也不会取得现在的地位!算啦,谁让他们都是羯人呢!老子管那么多闲事儿有什么用!还是先看看热闹吧!”心中拿定主意后,靳商钰的心境也是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啊啊啊……”随着一阵阵痛苦的哀嚎之音,人群中也是暴发出一阵阵的嘘声。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就是因为围观的群众都在关心着一个问题。那便是羯人的将军为何会在自己的王府前受罚!

    当然了,他们也就是在心中想想而已,毕竟这样的事情已然很是诡异了,普通人是不敢随便发问的!任谁也不想与羯人产生太多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