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李青语的回应

    “这样会不会激怒神兵公司?”助手略有些担忧问道。

    贺儒正抽着雪茄坐在办公室里。

    而在他前面的显示器上,正是神兵公司的现场直播。

    一群记者和希诺工厂的下岗员工正在冲击着公司的大门,现场一团糟。而在人群中央,一对母子正在疯狂敲打神兵公司的门。

    贺儒仿佛看戏般。

    这里面有他的推动,让人买通那个癌症病人跳楼,然后请媒体炒作一番,很简单不过的事。

    当然,他选择的是让人带现金去做,这样才不会通过转账查到他的头上。

    反正都是死,不如让他死的有价值一点,除了减轻家人的负担,还能赚一笔,对他,对那个癌症员工,都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说不定他们家里人闹闹,还能获得一笔不错的赔偿。

    他能到达他的目的,那家人也达到他们的目的。

    “如果搞垮神兵公司,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吧?”助理说道。

    “确实没好处,所以逼一下他们,让他们陷入困境,我们就有机会入股,趁火打劫懂吧?资本圈就是这么残酷。”贺儒说道。

    “那他们不一定和我们合作。”

    “我们是最优质的合作对象,人脉和资源都很好。哪怕我们只拿到其中的一部分股权,也是赚到,比现在什么都没有好。这个蛋糕很大,哪怕百分之一就价值几十亿。网络中那么轰动,绝对不止我们一家在操纵。”

    贺儒抽了口眼,吐了一个烟圈,冷冷一笑。

    “刘元新找到了吗?”

    “找到了。”

    ……

    神兵公司仿佛菜市场,激愤的人群在疯狂呐喊,要神兵公司给说法。警察赶到现场,才将正在敲击公司大门的人群分开,将秩序维护好。

    “你有什么诉求?说。”

    李青语看着门外被警察拉住的哭闹妇女,语气冷淡。

    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有人利用舆论操控,给他们施加压力。

    但他们无可奈何,警方没查到什么线索,她这里也没什么头绪。她想过求助林寒,但那个‘人贩子’,她现在不想和他说话。

    林寒肯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但选择不闻不问,是希望她能自己处理。

    闹到公司来,警方让她出来说句话,安抚一下场面。

    她不得不亲自出面给一个回应。

    否则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还我老公命来。”

    被警察架住的妇女朝李青语哭喊,目露凶光。

    “警方的调查表明,你老公是患有癌症自杀的,其死亡与本公司无关。”

    “是你们逼死的,你们公司的原料有致癌物,还开除我老公,我们一家没生活费,没有收入来源,被逼上绝路的,赔我老公命来。”

    那名妇女企图挣脱警察的控制,但最终徒劳无功。

    “这件事,不是谁死谁有理,也不是谁闹谁有理。”

    李青语完全不管她的哭闹。

    “我理解你的痛苦,但请你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再来说这些话,否则你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

    听到要坐牢,妇人表情一缩,眼中有些畏惧。

    “据我所知,希诺工厂的生产线,在前一个月,都处于改造升级状态中。而真正投入量产是在一周前,你老公在四天前因为考核不合格,被我们公司裁员的。”

    “你们仗势欺人。我不听,还我老公命来。”

    妇女在人群中大喊大叫。

    李青语没理会她,冷冷说道“一个在车间工作不到三天,被裁员迟退后,然后说自己因为公司产品致症被逼死,你信吗?请问我们的原料是核废料?还是他拿石墨当饭吃?”

    “就是你们害死的,我要你们赔钱。我们一家老小,就靠老公的工资生活,我们怎么活啊。”

    所有人都在看着,有人在冷眼旁观,有人在义愤填膺,心情不一。

    “如果患有癌症的人,都说生活困难,都来我公司楼上一跳,要我们赔偿,我们公司怎么活?”

    李青语冷冷反问。

    “哭闹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所有的调查,交给警方。这件事,我们相信警方,如果有人在背后捣鬼,利用此做文章,我们神兵公司的技术,即便毁掉,也不会留给在背后捣鬼的人,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利用人命来诬陷我们公司,我会和他鱼死网破。”

    李青语冷冽的目光在场上的媒体人脸上扫过。

    有几个人心头发虚,不敢直视李青语的目光,那种气场太强大。

    “他毕竟是你们公司的员工,你们怎么那么无情啊?”一名记者开口问。

    “无情?”

    李青语看向那名说话的记者。

    “一个不符合公司用人标准的工人,公司有权辞退,我们按照劳动合同,给予他下岗赔偿,我们怎么无情?

    如果他患癌没钱治疗,过来求助公司,公司看在他过去的贡献上,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会考虑捐赠部分医疗费用,而不是他什么话都不说,就跑到公司污蔑公司产品有问题,从公司楼上跳下来,然后让家属过来哭闹要赔偿。

    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警方调查结果确定与我们无关,我们一分钱都不会赔。如果想靠炒作舆论和哭闹来让我们屈服,谁死谁有理,谁闹谁有理,不可能,死了这条心。”

    李青语声音中带着寒气,显然是被刺激到。

    她本不想站出来回应,但被逼到公司门口,她也有火气。

    场面一度发冷。

    所有人都不敢直视李青语,这个女人似乎比他们想象的更狠更可怕。

    其他抗议的工人都有些心里发毛。

    他们生怕李青语会事后报复他们,萌生退意。

    “赔我老公命来啊!”

    妇人再次哭喊,只是此时的哭闹,似乎并不像开始那么揪心。

    李青语不再理会哭闹的妇人,而是将目光转向拉着横幅抗议的裁员工人身上。

    “你们有什么诉求?”

    “我们……”

    那些抗议的工人面面相觑,不敢上前,被李青语刚才的气势给吓到。

    “有什么诉求,在这里当着媒体的面,我们一次性解决,而不是站在那里嚷嚷几句,然后说公司剥削你们。”

    李青语声音冰冷。

    选择出来回应之后,她就必须将事情公开解决。

    “我们要求公司给我们下岗赔偿。”一名抗议的员工上前一步,壮着胆子说道。

    “公司在辞退你们时,按照劳动合同,给予每人两个月工资的赔偿,我们还将当月的工作算满结算给你们,一共三个月的赔偿,这些钱,都一次性打到你们的工资卡上。请问,你们还需要多少赔偿?一年还是两年?”

    “我们要求半年的赔偿,这些年,我们为公司创造很高的收益。”

    “神兵公司注册成立至今,不到两个月,你在神兵公司工作几年?为神兵公司创造多高的收益?说说。”

    李青语的目光直指人心,让开口的人胆色一寒,缩如人群中。

    “如果你们说的是为希诺公司创造的收益,那么我告诉你,我们神兵公司收购希诺公司时,得到的是上亿的负债。”

    无论媒体还是现场的抗议者,都被李青语的气势给吓到。

    一时间,场面变得死寂。

    妇人的哭闹声在此刻尤为刺耳。

    “你们还有什么诉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