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州气运 第0140章 身世

    在前往池塘的路上,胡铭仙收到了远在京海市的姬霖月的消息:

    其一,陈小风的伤势暂时被她用木之本源压制住了,人没什么大事,就是暂时不能动用灵力,否则功法运行是会引起手臂中的尸气暴动。

    先前陈小风吸纳灵石中的灵力来镇压尸气时,就有一部分尸气进入他的丹田中。

    当时也多亏了灵石提供了足够多的灵力,否则陈小风必定会遭受尸气的反噬。

    其二,各地的三大军区人员已经初步锁定了十八个城市中有关孩童被领养或者莫名失踪的相关线索,目前具有一定嫌疑的人已经足有上千人,都在密切的监视中。

    但,具洛雪的‘昆仑’系统排查下来,仍旧有上万的孩童不知所踪。

    其三,洛雪调查了全国的文物局,目前只在京都总局中有一支特殊部门,暂时没有权限查看相关信息,洛雪已经让陈老头去弄权限去了。

    其四,三日后,京海市的上层圈子,将会举办一场古玩拍卖会,希望胡铭仙到时候能陪她一起去参加。

    本来胡铭仙是不想去的,他又不爱好这些东西,现在也不缺钱,不过,在姬霖月发来一张照片后,胡铭仙果断答应了。

    那张照片上是一尊半人高的三足紫铜炉,姑且算是紫铜炉吧、

    只因介绍上有备注并不知晓是什么材质,只是锈迹斑斑的炉壁上有紫铜的颜色裸露在外,经过对炉内壁的残留物检测,确认可能是古代用来炼丹的丹炉。

    在鸡笼山的墓穴中,那尊超大的八卦丹炉,当时胡铭仙也看了一眼,早已破败了,估计他稍微用点力就会散架。

    正是因此,胡铭仙才决定跟姬霖月去看看,如果真的是炼丹炉,那么他就可以着手炼丹,那些存放在空间戒指中的药材,没有好的保存器皿,药性多少也会流失一点,而且早一点将丹药练出来,对大伙都有好处。

    刚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胡铭仙又收到了慧心传来的消息,两件事,一件是关于雷虎送去的差不多三万多件的佛家饰品的事。

    这几天下来,慧心不眠不休的给这些佛家饰品加持佛力,累的是真的够呛。

    倒不是方法有多难,主要是为了让这些加持过的佛家饰品能够长久的使用,慧心消耗实在是太多,光凭地球的灵气,恢复起来太慢,势必会影响到饰品加持的进程。

    下山时,他的师尊给了他四颗丹药,前后已经用了三颗,剩下一颗,那是他准备气运之争时用的。

    之前在红杉森林时,慧心有见到胡铭仙用灵石布置阵法,希望胡铭仙能够给他点灵石用来恢复耗损的佛力。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胡铭仙当时就尴尬了起来,光想着让马儿跑,没想到要让马儿吃饱了。

    第二件事,就是关于嗜血邪魔的,慧心希望胡铭仙能够前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在嗜血邪魔的灵魂中有一道血色印记,阻碍着琴仙子的琴声探查,昨夜张铭峰赶到后,集合他们四人之力,也难以压制这道印记。

    对此,胡铭仙直接回复明天回京海时会过去一趟,顺便把灵石带过去,这才让慧心松了口气。

    若不是后面有气运之争,事关最终能否进入圣武大陆,慧心也不会不舍得那最后一颗丹药,而且开口找胡铭仙要灵石,着实让慧心难为情。

    摇摇头,胡铭仙尴尬的笑了笑收起了手机,前面大树下,外公消瘦的身影已然出现在视线中。

    时至暑假,这般炎热的天气中,这个点还在钓鱼的,也就外公一个人了。

    时隔六年再见,看着那道消瘦的身影依靠在大树上打盹,翠绿的竹竿上,鱼线已经被鱼儿拉的绷直。

    胡铭仙一时有些好笑,却更多的是愧疚,如果说这个大家庭中谁是最伤心的人,或许就是外公吧,不仅白发人送黑发,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外婆去世……

    “外公……外公……”走上近前,胡铭仙轻轻推了下外公,柔声唤道。

    “啊…”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年轻小伙,沈文斌愣了好大一会才开口,苍老无力还有些沙哑的声音让胡铭仙心头一颤:“娃,你谁啊?”

    一瞬,胡铭仙的眸子就湿润了,鼻子发酸,喉咙哽咽的难受,带着些许的哭腔道:“外公,是我啊,铭仙,胡铭仙啊!”

    说着话,胡铭仙抓着外公的手,一丝丝灵力小心翼翼的探入外公的体内,滋养着外公衰老的身子。

    那一瞬,外公苍老有些浑浊的眼睛也明亮了起来,人也精神了很多。

    “铭仙……铭仙……?”沈文斌嘀咕了几声,也回过神来了,可是怎么看着小伙都跟那个苦命的孩子相差太多了:“你是我家那孩子,铭仙?”

    “外公,是我!”胡铭仙笑了,笑中有泪:“对不起……对不起……”

    “真是大变样了啊,比丫丫那丫头变的都厉害……”拍拍身边的空地,示意胡铭仙坐下后,沈文斌叹了口气道:“前些年,你姨娘来说你去国治腿去了,说是一定能治好,现在看来,你爸妈,你外婆也就可以放心去了,临终前,你外婆还念叨着你呢……”

    “外婆……”胡铭仙心中又是一痛,并不是因为没能救活外婆,毕竟人有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只是没能见上最后一面,临终前还让外婆挂念着自己,没能让她老人家安心离世。

    “好了,不要难过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将钓起的鱼儿放回池塘,沈文斌宽慰一笑道:“带了鱼竿来,就陪我钓会鱼吧。”

    “好。”擦了擦泪水,胡铭仙傻傻一笑。

    老树下,伴着微风,一老一少,不知从何处起,说着胡铭仙从小到大的小事,说他小时候是如何如何的调皮,别看胡铭仙上学的时候是一个阳光大男孩温文尔雅,可他小时候可真的是调皮。

    每次跟沈梅来外公家时,跟小伙伴一起爬树,偷西瓜什么的还算好的,要是闹翻了,当场就能干架的,有次就把同村的一个小孩打的流鼻血了,都被人家长追到家里来了,最后被外婆拿棍子狠狠教训了一顿。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时候的外婆是真的凶,家里人都怕的主。

    直到日上三竿爷孙俩打算回家做饭,胡铭仙一边收着渔具,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外公,你知道爸妈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吗?我记得我问的时候,他们从来不跟我说。”

    刚准备提起鱼桶的沈文斌,身子铭仙顿了下,又缓缓直起身看着同样停下动作的胡铭仙背影,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要说的啊!”

    沈清,胡铭仙的母亲,是国家级考古工作者,与胡铭仙的父亲胡志远同属一个单位,两人因工作关系,常年参与国内外各种考古工作,以及各种学术交流会,胡铭仙整个小学期间,他们二人都在国外,致使胡铭仙那几年都住在沈梅家。

    因为工作的关系,沈清早几年有过几次身孕,但最后都不幸流产了,导致最后不适合再孕,尽管沈清极力的想要再试一试,但胡志远怎么都不答应。

    一来,他们的工作,很难长时间陪着孩子,二来,胡志远实在不忍沈清再遭罪,甚至有性命之忧。

    最后二人相互妥协,也是为了让这个家更充实一点,两人打算等工作告一段落就去领养一个孩子,那次工作是在泰山那边发现了一处很古老的遗迹。

    当年夫妻二人工作轮休的时候,准备回家一趟完成这件事,只是在下山途中,他们的小组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没有任何襁褓之类的东西,就那么光着小小的身子躺在山道边上的树林中。

    若不是这婴儿的啼哭声,胡志远夫妇的工作小组也不可能发现,当时在一阵慌乱中,沈清从组员手中接过了这个婴儿,原本打算替这孩子找个孤儿院的,一想本来自己就想着要领养个孩子,当时就有了要抚养这孩子的决心。

    随后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再确定实在找不到这孩子的亲生父母之后,经上级领导,以及公安部门的许可,办理的相关手续后,胡志远夫妇正式成为这个孩子的父母。

    没错,这个婴孩就是现在的胡铭仙!

    “这……”

    当听到外公说完后,胡铭仙彻底的呆愣在了原地,任他如何想象,如何推测,甚至让洛雪如何调查,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身世。

    “原本这件事,你爸妈是准备等你大学毕业之后,再跟你说明,一来,那时候的你已经有了一定的心里承受能力。

    二来,他们俩虽然养育你成人,虽然在法律意义上来说,就是你的父母,但终究你有权利知道和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些年,一大家子人都在替他们保守这个秘密,只是谁能想到,这个秘密会是我说给你知道。

    铭仙啊,现在你知道这件事了,但是我也想告诉你,无论如何,你都是我沈文斌的孙子,这一点就算你亲生父母找来了,也改变不了。”

    “嗯!”

    胡铭仙木讷的点点头,仍旧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震撼中走出来,甚至有点心慌意乱……

    然,下一刻,胡铭仙猛地抬起头,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视着四周,一手搭在沈文斌的后劲上,轻声道:“外公,你先睡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