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揪出凶手

                      是谁把洋地黄,还有漂白液,弄到死者的身体里面的?

    那就要看死者身边的人了。

    冷轩昂和倪若楠又来到了死者高旻的家里,查看了一下整个屋子里面的状况,果然,在死者高旻的房间里柜子里面,发现了许多药品。

    倪若楠立马就扭头,看着司奇文说道“平时高旻就是在家里用药的吗?那么是谁给他注射这些药水呢?”

    司奇文一副非常黯然伤神的样子,看着倪若楠说道“还有谁呀?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照顾我丈夫,当然是由我负责。”

    的确,每天高旻都要用药,并且心脏非常不舒服的时刻,司奇文就得帮丈夫高旻注射药物,以镇定丈夫高旻的心脏。

    久而久之,司奇文都觉得自己可以当护士了。司奇文做得非常好,高旻也觉得比较放心。

    倪若楠了解到这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么也就是说,只有司奇文才能接触高旻的药水。

    那么,是司奇文把漂白液和洋地黄的混合物加入药水里面的吗?

    如果司奇文不承认,也没有办法证明凶手是谁,如果司奇文承认呢?除非是一个傻子。

    倪若楠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猜测出来,这种推理也推不出来的,毕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所以倪若楠性子稍微急一下,直接就问了。

    倪若楠对司奇文说道“药水里面的漂白液和洋地黄混合物,是你加进去的吧?”

    司奇文听到漂白液和洋地黄混合物,明显非常的意外。

    人的表情,有时候是装不出来的,这条件反射的一瞬间的表情,尤其装不出来。

    这一点,冷轩昂也看见了,倪若楠也观察到了,看来,司奇文真的不知道,药水里面居然会有漂白液和洋地黄的混合物。

    司奇文听到之后,立马就说道“你们刚才说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倪若楠一点都不客气,说道“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司奇文极力否认“药水是都是我亲手注射的,绝对不会混入漂白液和洋地黄混合物。”

    “是吗?”倪若楠还是怀疑司奇文。

    司奇文不高兴了,说道“再说我要那两样东西干嘛?难不成,我还会亲自害死自己的丈夫呀?”

    倪若楠点了点头稍微笑了笑,说道“司奇文,你当然想要害死你的丈夫,因为你喜欢的人并不是你丈夫对不对?”

    冷轩昂竖起大拇指。

    倪若楠很得意,接着说道“具体说,你在搞外遇,这个外遇就是你丈夫的好兄弟肖承天,是不是?”

    司奇文一下子就震惊了,瞪大了眼睛,不过,她还是矢口否认下药的事情。

    倪若楠立马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那个透明的塑料袋,然后,晾在司奇文的面前。

    倪若楠满脸怀疑,对司奇文说道“你对这个化妆棉熟悉吗?你见过吗?”

    司奇文见到这化妆品,几乎觉得如临大敌一样,非常的惊恐。

    从司奇文的反应,倪若楠一下子就确定了,这个化妆棉就是司奇文的。

    也就是说出入肖承天家里的,在肖承天的洗手间卸妆的,就是这个女人——司奇文。

    一个女人会在一个男人家中卸妆,这能代表什么呢?是普通朋友吗?当然也不排除。

    无论两个人怎么样问司奇文,司奇文打死都不承认,不承认她把漂白液和洋地黄混合物加入的药水里,也不承认她是肖承天的情人。

    两个人也只有离开了死者高旻的家里。

    倪若楠和冷轩昂来到红旗医院,把这些情况全部告诉了权警官。

    权警官立马派到警务人员抓获嫌疑人。

    首先是抓获了冷弘光和冷麒娱,审问了一下,确实不是冷弘光和冷麒娱所为,至少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就把他们俩给放了。

    然后,又把司奇文抓获了进去。

    在审讯室里,司奇文终于扛不住了,承认了她和肖承天确实是情人关系。

    而且这是丈夫心脏病犯了之后,就开始了,两个人情人关系维持了很久了。她经常从小区的后门避开监控进入消防通道。

    但是司奇文绝对不承认,在药水里面加入漂白液和洋地黄的是她干的。她一口咬定从来没有干过这件事情。

    紧接着,警务人员又派人把肖承天抓进审讯室,在审讯室里面,肖承天矢口否认。

    可是,审讯室的警官告诉肖承天,警方那一边派人到死者高旻的家里。

    警官说,提取了药瓶的指纹,果然在死者高旻的家里有一处药瓶上,发现了肖承天的指纹。

    也就是说,肖承天动过死者高旻的药品,但是司奇文说,肖承天从来没有动过。

    那么到底谁在说谎呢?当然,指纹——证据才不是说谎的。

    当所有的证据摆在面前,肖承天终于不想继续狡辩了。他看着自己指纹,一下子就崩溃了,瞬间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他承认,混进药品里面的漂白液和洋地黄,确实是他干的。

    那一天去看高旻和司奇文,趁高旻睡着了,司奇文在厨房做饭,他潜入房间,将装在口袋里的药物注射到高旻的药瓶里。

    但是他记得擦掉了指纹,至于警务人员从哪里提取的指纹,他真的大意了。

    吃了饭之后,高旻心脏病发作,司奇文赶紧帮他注射药物,刚好拿了摆在最外面的那一瓶下药的。

    司奇文注射完了药水,转身出去倒垃圾了,肖承天站在客厅里看着高旻反应强烈,使劲挣扎。

    肖承天知道事情不妙,药物起作用了。

    因为肖承天知道,静脉注射一定漂白剂混上洋地黄,发生化学反应,10至15秒内心跳过速,引发心脏病导致死亡。

    高旻或许已经知道了,药物有问题,大喊起来求救,他就喊了一声,被肖承天捂住了嘴巴。

    肖承天从客厅冲进来,一边走,一边戴手套,一手捂住高旻的嘴巴,一手使劲掐高旻的脖子,高旻当场死亡。

    肖承天当时液吓着了,还不见司奇文回来,趁机避开监控溜走了,回到车里,才发了一条信息给司奇文,说有事先走了。

    司奇文下去倒垃圾遇见邻居,多聊了几句,等她回到家里,发现冷轩昂出现在高旻的床边。

    司奇文真的以为杀死高旻的是冷轩昂。

    肖承天虽然很可恶,但是他绝对不会栽赃给司奇文。因为他爱司奇文,一直都是。

    他承认,杀死高旻的原因,一方面,他是看不得和自己一起出来的好兄弟,他却混得那么好,现在一起开的公司,他也占了大头。

    最主要的是,他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一个人,而高旻却有一位漂亮的妻子。

    在他看来,这位妻子是漂亮的,虽然现在这位妻子看上去上了年纪,但是在他的心目当中,就是这就是他想要的妻子。

    因为当初是肖承天先看上的司奇文,但是被兄弟高旻娶回家了。到现在为止,他都耿耿于怀。

    基于这这两种原因,他看着病殃殃的高旻,就觉得他不应该霸占着一位漂亮的妻子。他也不应该作为公司的大头出现。他感觉到心里特别的不平衡。

    肖承天说完整个作案过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肖承天抬头,问警官“警官,能告诉我,药瓶上哪里有我的指纹,我记得明明处理干净了。”

    警官笑,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只是假设而已。”

    “什么意思?”肖承天瞪大眼睛。

    “就是字面意思,根本没有找到你的指纹,诳你的。”警官说完,往后靠。

    肖承天无语。

    过了一下,肖承天又说道“司奇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会为难她吧?”

    “我们调查清楚了,司奇文确实无罪。”警官说完站起。

    肖承天笑了起来,渐渐地,眼角笑出了眼泪。

    高旻的死,让冷轩昂没有办法知道,当年叶香巧的肇事者幕后黑手,到底是不是爷爷冷红旗。

    爷爷冷红旗如果干了这件事情,冷轩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倪若楠。

    虽然冷轩昂现在在家里,但是他觉得心没有在这里。

    他很想去亲口问一问爷爷,看看是不是爷爷所为,可是,他又没有勇气。

    他离开的别墅,他就不想再回去了。具体说,他真的没有脸回去。因为他多次怀疑过他的家人是杀人凶手。

    而这一次,冷轩昂又怀疑他的家人是杀人凶手。他觉得当年叶香巧的肇事者幕后黑手,很有可能是爷爷冷红旗。

    如果说真的是高旻撞死的叶香巧,那么指使高旻行凶的人,除了爷爷冷红旗,还会有谁呢?

    他想着、想着,心里非常不踏实。

    “叮铃铃——”

    冷轩昂现在正在客厅里陪着倪力扬玩,可是突然之间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点开一看,不知道对方是谁,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不等冷轩昂说话,立马传来了凶神恶煞的声音。

    电话那头说道“你怎么搞的?不是答应今天要过来上班的吗?怎么你不会忘记了吧?”

    冷轩昂听到这话,立马站了起来,拿起了巴掌,在头上使劲拍打一下。他真的忘记了。

    他立马就对着电话,说道“经理,真对不起,今天我真的忘记了。我这就来,行吗?”

    对方也不回答,也不排斥,也不否认,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冷轩昂看着手机,苦笑了一下,他摇了摇头,把手机塞进口袋里。

    然后,他转身,看着倪力扬说道“力扬,爸爸要去上班了,你和妈妈、辛阿姨、俞叔叔玩,好不好?”

    倪力扬立马站了起来,抓住他的腿,撒娇说道“不嘛不嘛,我就是要和爸爸玩。”

    这时,倪若楠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抓着倪力扬的手臂,对他非常严肃,说道“倪力扬!听话!撒手!”

    “不要!”倪力扬使劲抱着冷轩昂的大腿。

    倪若楠严厉说道“爸爸要去挣钱,爸爸不挣钱,你哪来的钱花呢?”

    听到倪若楠说这话,冷轩昂都笑了一下。

    他为什么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