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梅花林1

                      “借的,”肖王好笑的说,“反正我不去,这明明就是在偷。”

    “你不去?”江伊伊说话间已经起身,“好,我去,不过我要是被人当贼抓起来的话。”

    她邪恶的笑笑。

    “我不去,”肖王依旧表示拒绝,劝道,“我们用其他的方法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偷。”

    “用什么方法?”江伊伊又重新蹲下问道,“难不成你想徒步去,那走到恐怕就是到明年了。”

    肖王苦笑江伊伊,你到底要去哪里?”

    江伊伊玩笑着说“我和你私奔去,你去吗。”

    肖王看着她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好笑的‘切’了一声。

    江伊伊撒娇似的晃着他的右肩“你到底去不去?”

    肖王苦笑着叹口气“那你告诉我到底要去哪里?”

    江伊伊想了想“其实我也不知道。”

    她看肖王想要说话连忙抢说“我听晶云说这里有个很漂亮的地方,就在二十里外的地方,所以才来找马。”

    “二十里外?”肖王想了下,实在不知道二十里外有什么好地方,“叫什么?”

    江伊伊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记得路。”

    肖王喃喃道“自己还是听别人说的,连去都没去过还记得路,也不怕迷路了。”

    “你快去呀,”江伊伊催促道。

    肖王不乐意的站起身,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被人怂恿着去偷马。

    可他才刚想进去,就听到一阵说话声,随即又立刻蹲下身。

    听着院中人在谈论这里的马的各种优势。

    片刻后院中人才商量好价格,以每匹马一百两银子的价格卖了两匹。

    肖王想了下,一匹马一百两那指定是好马了。

    他下意识抬起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买马的人,竟然是曾在阁湘楼见过的伙计。

    他喃喃道“他买马干什么?”

    “你认识他?”江伊伊好奇的问。

    肖王点点头,他突然有个好主意“跟我来。”

    “干什么去呀?”

    江伊伊边问边追了过去。

    她跟着肖王一直跟随买马人到拴马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见肖王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子,朝那些刚拴好就要离开的人砸去,那人立刻倒地昏了过去。

    看到肖王走出去并朝那她挥挥手示意她出来。

    江伊伊下意识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才走了出去“岚偌羽,他们没事吧?”

    “放心吧,睡几个时辰吧了,”肖王把马从树上解下来,并丢给江伊伊一根缰绳,“走吧。”

    江伊伊看着他笑笑。

    肖王无奈的叹口气,知道江伊伊无非就是在笑他竟然真的顺了人家的马。

    他苦笑了下“去哪儿?”

    江伊伊笑着偷看了他一眼,又把缰绳扔给了他,为难的说“我不会骑马,你不能带我走啊。”

    肖王脸上露出一丝难懂的表情“江伊伊,你还得寸进尺了。”

    江伊伊跟没听见他的话似的,撅着嘴杵在那儿,一副‘你不带我我就不走的样子。’

    肖王对于她的撒娇实在无可奈何,顿了片刻,伸出手“来吧。”

    江伊伊见此高兴的把手伸了过去,随后便像个导游似的指挥着他往哪条路上走。

    可走了进半个时辰两人都是在东绕西绕的,完全没有目的。

    肖王停了下来,他知道江伊伊肯定是故意在这儿浪费时间,不高兴的说“江伊伊,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带你回去了。”

    江伊伊回头看了他一眼,看他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再说绕了这么久就是‘揩油’也揩的差不多了。

    “马上就到了,”她低声笑笑,“再往前走几里地就到了。”

    肖王无奈的轻轻叹口气,只能勒马继续往前走。

    不多时两人不已来到一处美若仙境的地方。

    江伊伊下意识地‘哇’了一声,她真没想到这个地方真的是如此地美丽。

    眼前是一片开的正盛地梅花林。

    红的似火的梅花,在太阳光的抚摸下变的更加令人艳羡。

    梅花林下还种植着稀稀疏疏的郁金香。

    白底镶着红边的郁金香,把那些红似火的梅花衬托得犹如日落的晚霞,红的醉人。

    让人看上一眼,都有种忍不住想要摘下一朵的冲动。

    梅花林的两侧是一条正在缓缓流淌的溪水。

    溪水流动时发出的悦耳的声音,犹如少女娇翠欲滴的嗓音,清脆悠扬,娓娓动听。

    江伊伊看着梅花林中那条看不到头的幽径,有种立刻就下马冲进去的冲动。

    下马后,江伊伊回头看到肖王驻足在原地,并注视着眼前的那片美景。

    就是不能完全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她也能猜出来他此可的心情是即欣喜又惊讶的。

    江伊伊拉起他的手,拽着他往里面跑去。

    幽径上是一层落满地的梅花瓣,踩在上面很是柔软就像踩在一条红毯上似的。

    往里面的景色看着更是让两人惊讶。

    拦在两人眼前的是一条窄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甚至能看到里面米粒大小的鱼在游动。

    小溪把梅花林和对面的山洞隔开。

    但从外边就可看到山洞的对面,是各色正在斗艳的花朵。

    江伊伊弯着腰看了许久,才拉着肖王往山洞跑去。

    跳过那条小溪时,她也许是太过兴奋脚下一软,竟朝后倒去。

    如不是肖王及时把她拉回来,此时她恐怕已经倒在溪水中。

    江伊伊看了他一眼,瞥见他有些慌张的样子,她突然脸红了下并笑着立刻地下了头,并低声说了句谢谢。

    肖王忙放开了她的手,有些不自然的说“走走吧。”

    江伊伊咬着嘴唇目送着他远去的身影,淡淡地笑笑也追了上去。

    可两人才刚走了几步,突然传来一阵瘆人的声音。

    江伊伊下意识地抱住了肖王的胳膊,边看着四周边胆怯地问“什什么声音?”

    肖王也停下脚步细细的听了下,那声音初听很像是一种鸟的叫声,可再细听就会觉得完全就是有人再故弄玄虚。

    他朝四周看看,觉得声音应该是在梅花林中发出的,而且就在西南方。

    “走,过去看看,”他说话间已经转回身。

    江伊伊拽着他胆怯地说“不要去了吧,这个声音挺吓人的。”

    肖王挑了挑眉头看了她一眼,心想,你怂恿我偷人家马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害怕。

    “救命啊。”

    两人犹豫的片刻突然听到数声求救的声音。

    “要要去吗?”江伊伊看着他略带胆怯的问。

    肖王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走啊。”

    两人循声而至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人,站在一棵跟他一样高的梅花树前,正边在系绳子边喊。

    而且最让他们哭笑不得的事,那人手中的那根绳子是草做的。

    江伊伊当即火冒三丈,心想,我们这么急切的赶过来救你,你这个混蛋可好感情在这耍我们。

    她撸了撸袖子便朝那人走了过去。

    背后的肖王看着她那副凶巴巴的样子,真为那个装死的担心。

    他见江伊伊走到那人跟前,揪起那人的脖子上的衣服,并把他拽的倒退了数步之后蹲坐在地上。

    江伊伊掐着腰指责道“你这个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没事瞎喊什么救命。”

    那人张着嘴巴巴巴地看着她。

    半晌,他好像才反应过来猛然起身并用手拢了拢长发,辩驳道“我一个人在这玩儿呢,谁让你们救了。”

    “你,”江伊伊哑口无言的指着他,“好,你死吧。”

    她冷哼一声便猛然转身气呼呼的朝肖王走了过去。

    直看的肖王也不知道该说谁对谁错了。

    他皱着眉头,满脸笑意的看着江伊伊那滑稽的走姿,直想笑。

    江伊伊走了不过一二十步,听到身后那个无聊的人竟然说她有病。

    她满腹怒气的又猛然转身并朝那人走去,边走边吼“你这个真是脑子有病这么简单,我看就是脑子中的筋全部被抽了,本小姐好好来看风景,被你打扰了也就算了,你竟敢骂我有病,我。”

    她边说边又撸了撸袖子,并从地上捡起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土坷垃,朝那人砸了过去。

    见那人叫着逃开了,江伊伊又气呼呼的追了过去。

    追了数圈她见那人竟然躲在肖王的身后,并一脸哭相的问“那是你媳妇?大兄弟你娶这样一个泼妇可真够倒霉的。”

    “你误会了,”肖王哭笑不得的说,“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他看江伊伊怒火冲天的朝他走来,劝道“不过我劝你还是小心点自己吧。”

    他稍稍侧了侧脸瞥见,灰衣人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江伊伊那副吃人的样子,边跑边喊“这次玩大了,怎么碰到这么一只母老虎。”

    肖王好笑的看着两个人的互相追逐,也觉得这灰衣人实在有些活该,看脸面也足有三四十岁的人了,玩什么不好,偏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回头还说别人多管闲事。

    他躲在一遍‘观赏着’两人有些无聊的争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