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合适的距离

    唐婧冉说完,伸头往外望了望,见徐耀义还站在走廊窗户边,“该死,究竟什么时候才走?”

    司予连忙背过身去,抹掉眼泪:

    “你从楼梯这里回去吧,放心,我会找合适的时机出去……”

    唐婧冉看着她,唇齿嗫嚅,欲言又止——突然感觉司予似乎也并不像她那些姐妹们说得那么讨厌。

    “好吧……反正今天你都听清楚了,也请你把握好自己的分寸……”

    唐婧冉说完,说完就转身下了楼。

    直到听不见声音,看不见人影,司予缓缓背过身,靠在楼梯间的安全门上,腿脚像是一瞬间被卸了力,她慢慢滑到地上瘫坐着。

    现实往往比想象得要痛苦无数倍。

    她承认自己是妄图了,可当真正得知周近屿对她仅仅是同情、怜悯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

    好像自己一直都是在讨好、装可怜,在喜欢的人面前,她能做的竟然只有这些……

    未免也太过可悲。

    她突然好恨自己的自卑怯弱,还有自己的这个病,原来这一切,在周近屿眼里只是博取同情和可怜的工具。

    他一定也很累吧,明明不喜欢她,明明只是同情和怜悯,却又要对她好……

    是她给他套上了枷锁……

    她怎么这么可恶!

    司予拼命捂住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泪水盈满脸颊,内心之痛犹如刀割。

    她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胳膊,知道掐破皮,流出血,她在渐渐松口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平衡她心里的痛。

    如果重活一世,注定要失去他,她还会像最初那么开心吗?

    还好,重生,是一道必答题,而不是选择题——因为如果给她选择……

    她还会这么痛快地选择重生吗?

    她不敢想,面临失去周近屿的痛苦,她的内心生出了罪恶的欲念。

    还好,还好,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是一道必答题,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帮周近屿避过灾祸,看着他快乐恣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原来,很多时候,有选择权,未必是件好事,面对自己的内心是最难的……

    ……

    司予已经不记得自己坐在楼梯间,哭了多久,只是感觉浑身冰冷又僵硬,耳边一直响彻自己的手机铃声。

    好半晌,她才终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刻意弄出脚步声,假装是刚从楼下走上来。

    刚一打开安全门,才发现周近屿他们五个人都站在电梯口,周近屿眼睛盯着手机,站在最前头,神情焦急地不知道在翻动什么。

    “司予?!”顾植轩和徐耀义立马迎上来,“你怎么从楼梯那里上来?电梯不是好好的吗?”

    司予怕他们看出她的异样,连忙低下头:

    “……我就是闲得无事,想下去转转……不是说要多多锻炼吗?爬楼梯也是一种锻炼……”

    “这里可是十楼呀!你就这么爬上爬下?你没事儿吧?”

    司予摇摇头:“是挺累的,所以折腾得脸都有些红……”

    周近屿走上前,刚要抬手拿开司予捂着脸的手,她却瞬时躲开。

    周近屿明显愣了一下,缩回手:

    “你出去为什么不跟大家讲一声?手机也不拿?知不知道大家找你都找疯了?”他话语间隐隐透着责备。

    司予抿了抿唇,抑制不住地鼻酸,最后只能乖顺地点点头:“……对不起……”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你道歉!不告诉我们,不带手机,这都可以……但是你连万托林也不拿,我一看就在你的包里……

    对不起,我不该随便动你的东西……但是你能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这里是十楼,楼梯除了应急以外,几乎没有人走过,你如果在楼梯间出事怎么办?

    你这个样子真的让我们很……”

    让你们费事了吗?

    司予突然想起周近屿方才的话——他说,他只是因为同情、怜悯她……

    司予几乎有些抑制不住的泪水盈满眼睫,她不敢抬头,生怕泪水横流,只能连忙鞠躬道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好像,除了这样,她什么也做不了。

    说完,她便立马转身跑进练习室……

    徒留站在原地的周近屿,抬起的手,僵硬在半空,满脸的不知所措。

    顾植轩看看练习室的方向:

    “……周哥,你这有点儿太凶了吧,司予是个女生呀……女生是要哄的……”

    周近屿还没说话,先开口的竟然是徐耀义,只见他似笑非笑地冷哼一声:

    “一不小心暴露本性了吧,这样最好,让司予早点看清某人的真面目……好不容易找到人家,不先问问别人去哪儿了,遇到什么事儿了……

    不先关心关心,一上来就是发脾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某人才是闹脾气‘离家出走’,需要哄的那一个呢。

    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吗?谁都会想要你那像施舍一般的同情和怜悯?而且还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周近屿看了看他没说话,顾植轩看着两人的眼神交流,愈发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呢:

    “老徐,你在说什么?”

    “你自己问他!”徐耀义说着,递了个眼神指向周近屿,然后也转身进了练习室。

    “既然人已经回来了,我们也先回去吧。”

    楚逸看着几人气氛不太对,便主动出声道。

    走到周近屿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刚才司予没回来的时候,你最担心,现在她回来了,你好好关心关心吧。”

    楚逸说完,连带着把一旁满脸迷茫的顾植轩也拽了回去,最后只留下周近屿一个人站在电梯前。

    他看看一旁安全门虚掩的楼梯间,突然眸色一沉,觉得有些头疼,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发什么脾气,明明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回来,高兴还来不及,可话一说出口,就莫名出拐了个调,变成了指责。

    他承认,自己是在是太担心了,甚至想过,如果司予还不回来,或者是联系不上她,干脆直接报警。

    因为在乎,所以方寸大乱。

    其实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尤其是听到她声音里满含的哭腔,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一想到这儿,他就懊恼极了。

    明明有很多种解决办法,司予最乖巧,对她认认真真地讲道理,她一定会严格遵守;实在不行,时时刻刻盯着她,把药和手机待在身上……等等,这些都可以。

    然而他却选择了最蠢笨的一种……

    而且,司予今天是不是真的遇到什么事了?

    她好像很不想和他说话,动作间,时时刻刻逃避,甚至那么容易就哭了。

    他想着连忙转身进练习室——明明那么在乎,为什么不能态度好点儿?

    至少搞清楚她遇到了什么事,最好能替她解决。

    一进去,楚逸他们四个人,没有练习,也没有说话,就一排齐齐整整地坐在沙发上。

    顾植轩看看身边的没好气的徐耀义,终于还是跑上前,压低声音:

    “司予好像情绪不太对……一进来,也不和我们说话,就直接进了厨房……”

    周近屿点点头,转身走向厨房——

    她正埋着头切菜,似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周近屿走到门边,敲了敲玻璃门,司予抬起脑袋,却连头都没有转,好像已经用余光看清他是谁。

    “……饿了吗?再等一会儿吧……今天吃鸡胸肉沙拉,一会就好……”她说完,又连忙埋下脑袋,继续切菜。

    周近屿一听她瓮声瓮气的说话声,就知道不对劲,而且连说话的时候都不愿意看他……只当她还是在生刚才的气:

    “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说话那么重,其实我就是……”就是太担心了。

    司予并没有给他机会把话说完:

    “没有,我没生气……明明就是我私自出去,没跟你们讲,还不带药……让你们担心了……真正该道歉的人是我……”

    司予自觉说得每一句都是真心话,她知道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是就这样不带手机,不带药,就出去了,对她这样一个病人来说,确实太危险了。

    也确实是给别人造成了太多麻烦,该道歉的人是她。

    周近屿突然有些被噎住,司予好像真的生气了,她平常从不这样说话,可他又不知道她气在了哪里。

    他又不愿就这样离开,思前想后,总觉得司予绝不是简单地爬楼梯锻炼那么简单,想要问出口,又害怕自己问得太过突兀,让司予不舒服:

    “下次如果想出去转转可以去天台,上面都是各种绿植和吊椅,是公司专门辟出来给大家休息的。

    如果你不喜欢人太多,可以就在我们练习的时候去,那里风景好,空气也好,比在楼梯间散步舒服多了……

    而且,你只要带上药,不带手机也没关系,我们也知道去哪里找你……”

    周近屿尽量说得委婉,说完,还有些小心翼翼的看向司予。

    司予下意识想要拒绝,可余光看见他靠在门边的样子,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

    “好……我知道了。”

    周近屿看着司予的态度稍微和缓,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所以你今天……究竟要去做什么?有什么困难的事,需要我,们帮着解决吗?”

    司予算是明白了,今天如不说清楚,周近屿是不会放心的,她思量了一下:

    “我同学来找我,当时下去得有些急,就忘记拿东西,也忘记给你们讲了……最后,其实是坐电梯上来的,只是我走错楼层,然后,懒得等电梯,就爬楼梯上来了……

    就是这样,真没别的什么事。”

    “就是最近经常送你来公司的那个同学?”周近屿立即追问道。

    司予顿了一下,点点头,只能先拖宋珧出来当一下工具人了。

    周近屿得到肯定答复后,神色有些不自然,随即侧过脸去,点点头:

    “好,好……我,们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一个人出去的,所以都挺担心……原来是和老同学一起……那我们就放心了……”

    他断断续续地,神色有些不太对劲,随即又转过头看向司予,嘴角浮起淡笑,但又不像是真正开心的样子:

    “看来是我僭越了……如果知道你是和你的老同学一起出去,我就不会过多追问。”

    他说完,还不给司予反应的时间,就径直转身离开,脚步莫名地急促。

    司予握着的刀顿在菜板上——也许这才是他们之间应有的距离,她也不会再把他的怜悯和同情,自欺欺人地当作关心。

    于是,众人就看着周近屿小心翼翼地走向厨房,连门都没进去,然后又气冲冲地走出来。

    直到后面吃饭,周近屿都在没出来过,就一个人待在休息室里,楚逸和陈彦森看了两眼,平时就是不习惯多说的性子,当下也只是把饭菜端了进去。

    “怎么样?怎么样?周哥在里面做什么?”顾植轩一脸急切。

    陈彦森看看在距离餐桌不远处的厨房里忙活的司予,才开口淡淡道: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徐耀义闻言又是冷哼一声:

    “形象崩塌,无颜面对吧!”

    顾植轩:“老徐,你怎么突然对周哥意见这么大?”

    徐耀义没好气:“你去问他自己不就知道了?”

    “诶?你们一个两个,是在跟我打什么哑谜吗?

    周哥也太可怜了,不就一时没控制住,凶了点儿,就不配得到大家的原谅吗?”顾植轩嘟起嘴,装出一副可怜模样。

    说着,司予刚把东西放进包,从厨房走出来:

    “今天的碗筷,就让保洁阿姨来了再洗吧,我有事,就先离开了……”

    “为什么呀?司予……”顾植轩忍不住反问,虽然洗碗筷本来就是保洁阿姨的事,但自从司予来之后,她总是自发地留下来洗碗,然后边烤饼干、面包,边陪大家一阵。

    今天怎么突然要早早离开?

    话音未落,就被徐耀义打断:

    “好!司予,你有事儿,就放心离开!不必在我们这儿浪费时间。”他说着,还拍了顾植轩一下,示意他别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