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二节 诱虎相争(求收藏,求推荐)

    河北扬州两方官员将分别将秦燕两国的军士都请进了扬州,双方在洛水两岸对峙了几天,都未曾退缩,形成了很神奇的局面,就是双方在洛水两旁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双方开战便会让晋国趁虚而入。

    双方天天隔着洛河互相喊话,却从未有哪一方愿意真的渡河去攻打,这日秦国姚兴正在洛水河畔朝着水面远眺,巡视军情。

    正见河上有一人划着一架小舟摇摇晃晃的朝着南燕军大营的方向驶去,姚兴见状,赶忙命军士驾船追赶,小舟上的人见秦军战船追赶,立刻调转船头,朝长江划去。

    可是小小的扁舟如何能追的上秦军的战船?

    很快秦军的战船便追上了那艘小舟,此时舟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突然秦军大乱,有人高喊,“不好了,船漏水了,快逃啊。”

    原来舟上之人见马上就要被追上,便跳到河里潜入水下,用凿子将船凿漏,让水灌进了船里。

    秦军见船摇摇晃晃的正在下沉,都惊慌不已,其中一人高声喊道,“快跳船!快跳船。”

    只听“扑通扑通”军士们皆跳下了船进入了洛河,谁知道不下水不知道,一下水大惊失色,洛河的水流竟然如此的湍急。

    若不是水中高手很快便会被水流冲走,可是秦军之中大多都是北方人,很少有识水性的,更别说熟识了,军士们下了水,顺着水流便往下流漂,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更别说往岸边游了。

    这时水中窜出一个小脑袋,正是小舟上之人,那人见秦军都被河水冲走了,便再次爬上了小舟,划着小舟靠在洛河东岸,然后一路小跑消失在姚兴的视野之中。

    姚兴看着十分的懊恼但是却无可奈何,于是在河岸加强了戒备,而且命令若是见到有人出现在洛河之上,便将其抓捕。

    第二天那个人又出现在了洛河之上,姚兴同样派人追赶,可是又和前一天一样,当追上那个小舟的时候,舟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船底依旧是被凿漏了,军士们又跳进河里被冲进了下游。

    就这样反复了好几天,姚兴实在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便秘密派人乔装城南燕国的士兵前往河的东岸埋伏,若是发现有人从河东岸架舟,便实行抓捕。

    这天早上,军士们乔装成百姓守在河的东岸,果然在早上卯时初刻东方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河边,军士们静静的观察着,见那人从树林里拖出一条船,赶忙冲上前去要将其抓回秦军大营。

    可是那人却跳进了洛河之中,带头的将领见那人已经跳进河里赶忙命令军士们放箭,军士们架起弓朝着河里不停的放箭,大概过了不多时,一具尸体从水中慢慢的浮出水面。

    正是这几天往来于洛河之上的那个人,那个将领命令军士将船和那个人的尸体一同拖回西岸,这一托可不得了,秦军将士刚上船,正好有一队南燕的军士巡逻至此,见到几个穿着燕国铠甲的军士拖着一具尸体上了船,高喊道,“你们什么人?要去哪里?”

    假扮成燕士的秦国士兵见被人发现了,急忙命令道“快,快划船。”

    说着军士们便极力划着船朝洛河西岸而去。

    燕士赶到的时候船已经划出了燕军的射程范围,那几个燕士赶忙回到大营,将此事告知慕容德。

    慕容德得知此事着实吓了一跳,心中泛起了嘀咕,“这秦军竟然可以潜伏在大营附近,幸亏他们没有偷袭大营,若是偷袭大营,那燕军将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全军覆没,看来大战在即了,秦军竟然如此放肆,竟然敢在大营附近伏兵。”

    想着慕容德猛地一拍帅案道,“这秦军太过分了,竟然敢来大营附近杀人,简直无法无天了,觉得我燕国可欺不成!”

    说着高声喝道,“升帐。”

    话音刚落,身边的几个军士便走出帐去,不多时众将领便从帐外走了进来,分坐两侧,慕容德说道,“今早军士禀报,发现秦士乔装成我军军士在我大营附近杀害平民,甚是可恶,欺负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如果不治理,恐怕下次我的人头就该摆在姚兴的帅案上了!”

    慕容德越说越生气,猛地一拍桌子高声道,“巡逻将军何在?”

    这时两个军士将一个下级将军拖了进来,扔在地上,那人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慕容德厉声喝道,“来人,拖出去砍了。”

    “将军饶命啊。”那人一听慕容德要杀自己,赶忙叩首道,“大王饶命啊。”

    慕容德连看都不看,只是摆了摆手,那两个军士架着那位下级将军拖出大帐,只听帐外传出一声惨叫,那两个军士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个人头道,“大王,行刑完毕。”

    慕容德点点头道,“将此首级给我挂在旗杆之上,以儆效尤。”

    “唯。”那两个军士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慕容德继续说道,“巡逻将军玩忽职守已经被正法,但是秦军竟然敢再我们家门口杀人,就是对我军的挑衅!”

    慕容德气愤的说道,“秦军先是违背盟约,然后又对我军进行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说着高声命令道,“慕容和!”

    慕容和赶忙走出班列,拱手道,“末将在!”

    “我命你现在开始整军,准备和秦军决战!”慕容德命令道。

    “唯。”慕容和应道。

    然后慕容德继续下军令道,“慕容法,命你掌管大营防御事务,此等事情不可以再次发生。”

    “唯。”慕容法应声道。

    再说秦军这边,那几个秦军将那具尸体带回秦军大营,从那人怀中搜出一封书信交给姚兴。

    虽然书信被水浸泡过了,但是上面的文字还是依稀可辨。

    姚兴辨认着信上的文字正见上面写着,“尚之将军如晤,三日内,吾发兵河西,望将军应前日之约,发兵背上,与我会猎扬州,共伐秦军。”

    姚兴见后,舒了一口气道,“幸亏及时截获了他们的情报,否则他们将打我们个措手不急。”

    “陛下,这会不会是晋军的计谋,故意让我们和燕军打起来,晋国好渔翁得利呢?”姚崇想了想问道。

    “报——”这时一个军士冲了进来说道,“陛下,燕军已经在洛河东岸加强了防守,并正在加紧备战,似乎要与我军决战。”

    “看没看到!”姚兴一拍桌子气愤的说道,“人家都已经在准备决战了,若没有和晋国联合,他们如何敢和我军决战!”

    “报——”这时又一个军士跑了进来禀报道,“陛下,我军后方出现了小股晋军的部队。”

    “看没看到!看没看到。”姚兴一拍桌子厉声说道,“这如何会如此巧合?他们必是早已商议好了。”

    然后高声命令道,“姚崇,我命你带领大军,迎击敌军。”姚崇虽然还是心有疑虑,但是却没敢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