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七节(上) 春乡楼激战

    司马季度带着二百来个军士来到了春乡楼,虽然司马季度对姜倩儿有了怀疑,但是毕竟千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其实司马季度对姜倩儿有情,这份情如何能轻易放下。

    便下令军士守住春乡楼,却迟迟没有进攻,只是围住春乡楼在外面观望。

    可是你无攻人心,他有杀人意。

    司马季度正在楼下踱步突然楼上数只羽箭飞驰而下,只听几声惨叫声,几个军士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司马季度见状往楼上望去,正见楼上窗口飞出几只羽箭箭尖直至着自己,司马季度见状赶忙往旁边一滚躲在旁边的一个柱子后边。

    司马季度又听到几声惨叫声,从柱子后面偷偷往外看,正见几个军士被羽箭射中倒在地上,司马季度赶忙喊道,“步兵盾牌手!”

    这时几个盾牌手在春乡楼的周围搭起了盾墙,这时只听砰砰的两声,楼上射下来的几只羽箭正好扎在盾牌上,司马季度见状笑着走出来道,“幸亏石公子准备周全,否则这次可就完蛋了。”

    说着高声命令道,“弓箭手准备。”

    “唯!”这时一队弓箭手躲在盾牌的后面,从盾牌与盾牌的缝隙中瞄准春乡楼的窗口,朝里面射箭,可是弓箭手的箭还没射出去,只听“啊”的一声,一个盾牌手倒在血泊之中。

    司马季度闻声望去,只见那个盾牌手的盾竟然被一只羽箭射穿,直插进盾牌手的胸口。司马季度高喊,“快,把缺口补上。”

    说着一个军士快步跑过去拿起盾牌立了起来补上了空缺。

    司马季度着实被吓到了,虽然当时的盾牌是用木质的但是那可是厚度足有一寸多厚的木板啊,一箭便将其射穿,并且插在军士的胸口,这得多大力道的弓才能射出如此强劲的箭。

    这在一般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办到的,可是楼上的人却办到了,由此可见楼上必定有极为善射之人,而且臂力巨大才能拉的起如此强劲的弓,司马季度高喊给我顶住。

    现在司马季度有些后悔了,当初为何不直接就冲进去。

    “放箭。”司马季度高喊道。

    弓箭手们其实也被刚才那一箭惊住了,被司马季度这一喊才回过神来,朝楼上的窗口放箭。

    楼上的人见楼下的弓箭手放箭了,便赶忙躲在墙边,只听耳边几声“嗖嗖”的声音每个窗口飞进数十只羽箭,都钉在墙上。

    军士们毕竟训练有素,虽然弓箭的力道不如楼上的那人,但准度也绝不逊色,所有羽箭一只不剩的全都射进了屋里,可是却全被屋里的人躲了过去。

    第一队弓箭手放完箭之后,第二队弓箭手补上,第一队弓箭手则准备搭弓,就在这个节骨眼,楼上的窗户再次打开,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前,只听“砰”的一声,“嗖”的一只羽箭破风而直,再次射穿了一个盾牌,射伤了一个盾牌兵,“快快,把缺口补上。”

    这时有一个军士快步跑过去,将盾牌再次立起来。

    其实没有人听错,的确那弓弦弹动的声音,在楼下都听得很清楚,由此可见这弓得有多强劲。

    其实司马季度有些怕了,但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司马季度赶忙说道,“放箭!快放箭,压制住敌方的攻势。”

    说着只听“啪啪”的几声,二队弓箭手再次朝窗口把箭射了出去,只听楼上的人高喊道,“谢谢将军送来的羽箭。”

    司马季度听了,就像曹操见到诸葛亮一般气的咬牙切齿的,可是又完全毫无办法,你说打又打不着,射又射不动,这可如何是好。

    这司马季度不愧是久经沙场之将,立马转变战术,命令道“弓箭手准备,朝大门射,把门给我射碎。”我射不着你,我攻进去总打的到了吧。

    这些常年训练的弓箭手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不必上楼上那位神射手的力道,但是也都是二百石的强弓,这破木头门,一波便将门射倒了,而此时楼上的神射手已经将两个持的军士已经被射倒了两个,司马季度见大门被射开了便赶忙命令道,“护盾掩护,缩小包围圈。”

    “唯!”众人应了一声,护盾兵用手中的盾护住弓箭手,和司马季度,缓缓向春乡楼靠近。

    虽然这期间也有护盾兵被射倒,但是众人却都没有慌张,缓缓的缩小包围圈,当包围圈缩到楼下的时候,楼上的弓箭手已经被挡住了视线,无法射到司马季度的军队了。

    司马季度带着军士冲进了春乡楼,刚进去便看到一队人已经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身上背着箭,手里提着刀,见有人冲了进来,便举刀从楼梯上一跃而下,司马季度见状赶忙高喊道,“放箭。”

    众弓箭手举弓放箭,其中一人从快速将弓从身上拿了下来,在空中格挡了两下,将司马季度的弓箭手放出来的箭给格挡了出去,紧接着从后面的箭袋里取出一支箭快速搭弓,也不知道瞄没瞄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就是瞄的快。

    只听“砰”的一声一只箭离弓而去,直奔司马季度,司马季度赶忙说道,“护盾手。”

    只见一个护盾手举起手中的盾,一跃而起在空中挡住了那一箭,只见那一箭稳稳的穿过护盾,正射在护盾手的箭头,那护盾手疼的在地上哀嚎着打滚。

    “原来是他。”司马季度正见那箭穿过护盾立刻知道了,这个人便是刚才刺伤多人的弓箭手,那人笑了笑,从背后抽出两只羽箭,搭弓便射,只听两只羽箭的破空之声,紧接着便听到两个军士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司马季度见状高声喊道,“先解决后面的弓箭手。”

    说着,便夺过一个弓箭手的弓箭,搭弓朝那个弓箭手射了过去,那人笑了笑,也不躲闪,一脸蔑视的看着司马季度,从背后取出一根羽箭,砰的一声射了出去,正见那支羽箭正射在司马季度射出的羽箭的箭头上。

    由于那人的箭力度太大,直接将司马季度射出的那支羽箭撞飞了出去,而那人的羽箭却依旧以超快的速度朝着司马季度飞了过来。

    现在司马季度根本就躲闪不及,正在这时从外面跑进一个人来,一跃而起,顺手一抓,将那把箭抓在手里,这才救下司马季度,司马季度定睛一看,原来来的人正是司马熙,司马季度赶忙说道,“多亏了你,要不我今日便交代了。”

    司马熙笑了笑说道,“小事而已。”

    说着便从身上取下了一把弓,搭上刚才抓住的那支箭便射了出去,其实司马熙根本就不会射箭,虽然曾经在军中学过一点,但是单纯局限于能把箭射出去,具体准不准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只听一阵破空之声,紧接着便是“噔——”的一声,羽箭正从那人的耳边划过,射到了那人身后的墙上,那人见了吓了一大跳,他一直以为自己射箭已经是天下无敌了,谁知道面前这个人竟然也能拉开这么硬的弓,竟然一箭射过来。

    虽然箭并没有射到自己但是耳朵却被射过来的箭形成的气流划伤了自己的耳朵,由此可见,那箭速之快,那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转而变成一脸凶狠的表情,从身后取出一只羽箭搭弓朝司马熙射了过来。

    司马熙赶忙往旁边一扑,那箭便射到地板上,竟然直接没进了地板里面,只露出个箭羽,原来之前那人并没有拉满弓,只是半弓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