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五节(下)满眼疮痍

    可是蜡封的信一拆开便会被发现,但是蜡封也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办法,毕竟蜡封往往会有厚度,若是盖章的人并不是很用力的盖到底,印章便是浮在最上面的,就可以用小刀将蜡油割开,看完再用蜡油封起来,把最上面盖有印章的蜡油贴在最上面就可以了。

    但是这个蜡封的蜡油其实是掺了金片的红蜡,一般人家根本就买不起,所以就算盖的再浅也不用担心被偷看。

    而这个信封的蜡封就是印章盖的特别浅,似乎就是希望姜魁偷看的一样,而这屋里的蜡烛也是那种掺了金子的红蜡,这不很明显就是希望姜魁偷看吗?

    其实姜魁刚进屋就发现了那支红蜡,之前在刘府也住过也短时间,从来也没见刘府哪个房间点过这种蜡烛

    于是姜魁便问过下人,下人说过继过来的孩子都需要点红蜡,以示庆祝,但是府中没有红色的蜡烛,只能用封信的红蜡了,当然姜魁也就信了。

    其实这是刘农故意安排的,刘农知道姜魁这种人心狠手辣,而且十分多疑,若是把信交给他,他必然会有所怀疑,这样反而会对自己不利,不如就让他拆开看看好了。

    于是才将加了金子的红蜡给姜魁点上了,而且故意把印章盖的很浅。

    姜魁从腰间掏出匕首,轻轻的从印章的下面将蜡油割开,将信打开看了一遍,确实是如刘农所说的一样,然后仔细的检查了信封,见信封并没有什么夹层。

    这才安心的将封口用蜡油再次封上,然后将蜡烛吹熄,躺在床上,可是却一整夜都没有睡,因为他担心刘农趁他睡着了对他不利。

    可是他的屋外却一直有一个仆役远远的观察着姜魁的房间,当然这也是刘农安排的。

    次日清晨,姜魁一大早便起床了,怀里揣着信出了刘府,刘农在房间里偷偷地观察着,见姜魁离府,赶忙唤来整理姜魁房间的仆役问道,“怎么样,蜡烛还剩多少?”

    那个仆役回答道,“蜡烛全部燃尽了。”

    然后又唤来了另一个盯着姜魁房间的仆役问道,“昨夜姜魁房间是几点熄灯的?”

    那个仆役回答道,“大概他回去能有一盏茶的功夫吧。”

    刘农听了两个仆役的回报,微微一笑道,“你回去吧。”

    其实这当然也是刘农故意而为之,刘农之所以让人彻夜盯着姜魁的房间其实是为了看看姜魁几点熄灯,蜡烛能燃多少,至于问那个仆役蜡烛还剩多少,是为了推算姜魁是否有私藏那支蜡烛。

    果然如刘农所料,姜魁是将那个蜡烛藏了起来,应该是为了以后能再次偷看信件。

    其实刘农知道现在姜魁并不信任自己,当然刘农也不信任他,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让他看看信也未尝不可,省的他整天胡思乱想再对自己不利。

    所以从那之后,刘农信件上印章都印的十分的浅,就是为了方便姜魁去偷看,后来这竟然让刘农养成了习惯。

    再说临川这边,刘老太爷听说姜老爷生病了,便决定拿点补品去探望一下,可是谁知到刚来到姜府,便看到十几个壮汉从府里跑了出来。

    而且手里都提着刀,刘老爷顿时觉得事情不对,跑到姜府门口,看到里面的景象惊呆了,只见院中到处都是尸体,鲜血染红了庭院里的地面,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

    刘老爷一个生意人,哪里见过这般光景,吓得呆呆的站在门口,就像一座石化了的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刘……刘老爷。”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虚弱而又颤抖的声音,刘老爷闻声望去正见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撑着双臂,挣扎着缓缓的向自己爬过来。

    刘老爷吓得全身都软了,手一松只听“砰”的一声手里的木盒掉落在地,从里面滚出一个一尺来长的千年老参,刘老爷吓得十分想逃离,可是身上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听自己使唤。

    刘老爷两腿一软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那具“尸体”缓缓向自己靠近,刘老爷想喊,可是嗓子却怎么都喊不出声音来。

    那具“尸体”见刘老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赶忙说道,“刘老爷,别怕,是我。”

    刘老爷听着这个声音好像是很熟悉,似乎是姜老爷的声音,刘老爷仔细一看,虽然那人满脸是血,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的出,那个人就是姜老爷。

    刘老爷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双腿还是软的,奋力想起身可是还是难以站立,便也朝姜老爷这边爬了过去问道,“你还活着啊,吓死我了。”

    然后刘老爷扶着姜老爷的头问道,“府里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魁那个不孝子啊。”姜老爷长叹一声,便又晕了过去。

    刘老爷缓了好久两条腿才渐渐有知觉,刘老爷站起身赶忙回到府中,让刘三儿带着二十来个人来到了姜府之中,命人将姜老爷抬回姜府。

    然后又让刘三儿带着剩下的人看看还有没有活口,主要是找找姜尚和倩儿。

    刘三儿看到姜府四处都是死人,一下子急了,四处寻找姜倩儿,可是翻遍了姜府里的每个角落,每一具尸体,根本连倩儿的影子都没看到。

    这时刘三儿才放下点心,赶忙让两个仆役去姜家的所有店铺去寻找,可是仆役回来后说,“姜家所有的店铺都没营业,他们从窗口向里看,里面到处都是血迹。”

    刘三儿听到了,本来稍稍有些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赶忙带着人在城中所有姜家的店铺里查看,和那两个仆役说的一样,人全都死了。

    可是刘三儿心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一味的寻找倩儿,他每翻开一具尸体,嘴里都念叨着“不是倩儿,不是倩儿。”结果他找遍了所有尸体,真的就没有见到倩儿。

    再说刘老爷把姜老爷抬进府里,然后命人去衙门报官,并找来了郎中给刘老爷诊治,郎中把过脉之后摇了摇头道,“病人心火过剩,心脉不稳,恐怕已经回天乏术了。”

    “郎中,你一定要救活他,不管什么名贵的药材我都拿的起。”刘老爷急切的说道。

    郎中摇了摇头道,“我只能给你开些去心火的药,但是这也就是能维持病人生命几天的时间,请恕在下医书浅薄。”

    “快开药。”刘老爷将郎中拉到桌边,竟然亲自为他磨墨。

    郎中提起笔写下了药方道,“这里面有几位十分罕见的药材……。”

    还没等郎中说完,刘老爷便抢话说道,“这些药府中库房都有。”

    于是唤来仆人将药方递给他道,“快去拿药。”

    “唯。”说完便往库房走去。

    其实那仆役已经走得很快了,可是在刘老爷看来简直就像乌龟爬一样,便催促道,“快去,别用走的,用跑的。”

    不多时,仆役把药端了过来,刘老爷亲自把药给姜老爷喂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