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四节(上)恶魔所为

    当天夜里,姜尚命令绸布庄的伙计准备了马车,带着雪儿一路朝京城方向奔去。

    姜魁在三坟冢挖了整整一晚上,却并未找到藏宝图之类的东西,甚是气愤,清早立马带着众人回到姜府

    正看到几个仆役已经将姜老太爷抬上了床,正在服侍老太爷,这时姜魁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怒吼道,“你个老东西,竟然敢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姜老太爷一脸无辜的问道。

    “你跟我耍无赖是吧。”姜魁气愤的指着姜老太爷说道,“我带人在三坟冢挖了整整一宿都没见到什么藏宝图!”

    “哦。”老太爷想了想说道,“大概是被人偷走了吧。”

    姜魁听了老太爷的话冷笑道,“被偷走了?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

    说着将一个仆役拎着头发拽到老太爷的床前道,“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当着你的面将他的头切下来给你看!”

    说着将腰间的匕首拔了出来,架在那个仆役的后脖颈上。

    老太爷先是一惊,然后不屑的看了一眼姜魁道,“你随便。”

    其实老太爷心里觉得就算姜魁再坏也不敢杀人,可是他却忘记了姜魁如今已经气愤不已,哪里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姜魁见老太爷如此倔强,简直气过头了,而且他杀了姜启儿之后,对杀人兴奋不已。

    姜魁将匕首在那个仆役的脖颈上像切猪肉一样,让刀刃一点点的深入皮肉。

    这人哪里受得了,那仆役疼的大声叫嚷着,可是姜魁根本不去理睬,继续往里面切,直到切到骨头之后再将刀绕着脖子一点点切开。

    这人颈部被刀切着并未死去,直到一圈都被切开之后姜魁才在仆役的喉咙上一刀刺下去,那仆役才算断气,结束了痛苦。

    老太爷在姜魁切第一刀的时候便高声喊道,“你想问什么我都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可是姜魁就像着了魔一般,瞪着眼睛,一脸兴奋的折磨着仆役,直到仆役断气之后才回头看着老太爷说道,“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什么?”

    老太爷看到那个仆役的脑袋只剩下颈椎连着,剩下的一圈皮肉都被姜魁切穿,不禁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变成了这样。

    老太爷还没回过神来,根本就没听见姜魁刚才说了什么,姜魁满脸都是刚才那个仆役的鲜血,猛地伸出手拽着姜老太爷的衣领,一脸阴险的笑着,像魔鬼一般问道,“你刚才想告诉我什么?”

    这时老太爷才回过神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放过这些仆役,他们是无辜的。”

    “无趣。”姜魁不屑的拦着姜老太爷说道,“你要说什么赶快说,我可没有耐心等,说不定我手痒就又杀了个人。”

    姜老太爷被吓掉了魂儿,说道,“藏宝图在你二弟手里。”

    “姜尚人呢?”姜魁瞪着眼睛问道。

    “不知道,他都好几天没回来了。”姜老太爷惊恐的说道。

    姜魁环顾四周道,“倩儿呢?”

    “倩儿?”姜老太爷听到姜魁提到了倩儿,心里咯噔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昨天之后就没再见过她。”

    姜老太爷说话时目光游离,懂点探案的人就知道他在撒谎,可是姜魁却并没有在意,高声道,“来人!快去府里各个角落找,一定要把姜倩儿找到,找到了让兄弟们乐呵乐呵,哈哈哈哈。”

    “唯。”

    姜魁带回来的众人在府中各个房间各个角落里都找遍了,甚至连锅盖和泡菜缸都掀开找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姜魁听到回报突然想到了什么,阴阳怪气的问道,“爹,你告诉我倩儿去哪里,是不是去找二弟了?”

    “我不知道。”姜老太爷吓得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爹怕儿子当然是很少见,但是这么个变态儿子任谁都会害怕吧。

    姜魁一听老太爷说不知道,猛地抬起右手只听“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姜老太爷的脸上,将姜老太爷从床上打翻到地上,然后笑着说道,“爹,你要是不说,我可就继续杀人了。”

    这可是涉及到姜尚和姜倩儿的安危,若是姜尚和倩儿落到了姜魁的手里还不知道能落得什么下场呢,姜老太爷心知肚明,抵死都说“不知道”

    姜魁连着折磨死了两个仆役可是姜老太爷这次却依旧不松口。

    姜魁折磨累了,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姜魁现在知道姜老太爷已经铁了心什么都不会说的,于是找来了那四个被安排看守姜府大门的两个人问道,“昨天晚上有没有人离开姜府。”

    那四个人摇了摇头道,“没有。”

    “没有?”姜魁一听气不打一出来,猛地一个耳光将一个大汉扇倒在地道,“你说没有!那姜倩儿去哪了?变成蝴蝶飞走了?”

    “昨夜我们守了一夜,根本就没有人离开姜府。”那个被打的大汉捂着脸说道。

    其实这几个大汉虽说是刘农派个姜魁的打手,可是开始根本就没拿姜魁当回事儿,一路上也不怎么听姜魁的指挥,在看到姜魁一脸折磨死了几个仆役,也都吓怕了,对姜魁那是恭恭敬敬的,挨揍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姜魁命令众人去府外找找看,是否有人离开的脚印,因为姜府的外围都是草地,只有正门对着街道,不一会儿那个被打了的大汉走了进来说道,“脚印没找到,但是却找到了一跟梧桐树枝,树枝折断的地方眼色还很新,像是刚刚折断的样子。”

    “梧桐树枝?”姜魁想了想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将雪儿昨天是顺着梧桐树爬出府外的?”

    姜魁又想了想说道,“带我去看看。”

    那人带着姜魁来到了找到梧桐树枝的稻草垛,姜魁在地上找了找,发现地上有一条似乎是拖行的痕迹,姜魁一想笑着说道,“恐怕姜倩儿双腿受伤了,所以只能爬着离开,留下了拖行的痕迹。”

    说着便跟着那个拖行的痕迹往前走,走了不多时便来到了街上,街上都是石板铺成的,拖行的痕迹也不太看得出来了,姜魁命人找找石板路上有没有血迹,若是拖行石板路由于不平整,往往会将人体磨破留下血迹

    果然不多时便在不远处找到了有血迹的地方,姜魁跟着血迹往前走,结果拿条血迹消失在姜记布庄,姜魁走了进去,看到几个伙计在整理货物,便问道,“二公子在不在这里?”

    众人摇了摇头,其中一个人说道,“二公子昨天夜里便离开了。”

    “离开了?去哪了?”姜魁问道。

    “不知道。”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只有那个被姜尚训斥过的那个伙计赶忙跑过来,满脸堆笑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姜魁听了半信半疑的问道,“他们去哪了?”

    那个伙计犹豫道,“你看我要是告诉您,您给我什么好处啊。”

    姜魁想了想便乐了,说道,“你若是告诉我,我给你好多好多钱,还有大宅子。”

    “真的?”那个伙计听了惊喜的说道“我还能骗你?”

    姜魁笑着说道。那个伙计抿了抿嘴,笑嘻嘻的说道,“京城。昨天晚上小姐来找二少爷,小姐身上都被磨破了,血渗的满衣服都是,于是二少爷就把小姐抱进屋里把门锁了,在里面偷偷说是要去京城找启儿少爷。”

    “他们把门锁了你怎么知道的?”姜魁笑着问道。

    “我偷偷扒门缝听到的。”那个伙计沾沾自喜的说道。

    “这样啊。”姜魁想了想对身后的大汉说道,“全杀了,一个不留。”

    伙计们听了都吓了一大跳,那个被姜尚骂了的伙计听了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想问的我都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杀我,你不是答应我给我很多钱,而且给我大房子吗?”

    “哦”姜魁回过头来笑着说道,“你死了我多给你烧点纸,然后给你烧个宫殿过去,你在那边就是富贵人了,哈哈哈哈。”

    说着走出布庄,只听布庄里几声惨叫,不一会儿便安静了。

    几个大汉走出来道,“搞定了。”

    姜魁点点头道,“两个人随我回京城,瞪着姜尚,其他人解决掉姜府的人,不能留一个活口。”

    “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