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节(下)倩儿受辱

    “可是你娘已经回不来了。”姜老爷哭着说道。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事情我已经做下了,不能回头了。”姜魁抹了抹眼泪说道,“您若是还当我是您的儿子,那你就把家里的秘密都告诉我吧,也算你对我娘有个交代了。”

    “你娘若是看到你现在这样,你觉得他会高兴吗?悬崖勒马,为时未晚啊。”姜魁劝道。

    说话间,姜魁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架在姜老太爷的脖子上道,“你若是不告诉我,我就杀了你。”

    姜老太爷笑了笑说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死了也罢,我也可以在酒泉之下去见你娘了。”

    姜魁看着姜老太爷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便无端来气道,“你快说,否则我手一抖,你就没命。”

    说着刀狠狠的往下压了压,只见淡淡的鲜血从刀刃上缓缓滑落。

    姜倩儿见状刚忙上前要推开姜魁,可是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两个人将姜倩儿控制住,姜倩儿一个女子,如何能挣脱两个大男人,挣扎着喊叫着可是却并没有人理睬。

    姜老太爷见有两个人将姜倩儿摁在墙上,突然紧张了起来,赶忙说道,“你们快放了我女儿。”

    姜魁听到这话,阴险一笑道,“好啊。”

    说着将刀从姜太爷脖子上离开,转移到摁在墙上的倩儿的脖子上道,“你要是不说,我就让你的宝贝女儿香消玉殒。”

    然后一脸享受的闻了闻姜倩儿,挑衅道,“这么妖娆的身体,让她就这么死了我还有点舍不得。”

    说着用手抓着姜倩儿的一边的衣领,奸笑着说道,“要不就先让我享用一番,然后再杀了你怎么样啊。”

    姜倩儿皱着没有,一脸愤怒的吼道,“你敢!”“别伤害倩儿!”

    姜老爷从床上强忍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央求道。

    “呵。”姜魁指着姜老太爷说道,“这老东西竟然还能做起来。”

    然后嬉皮笑脸的说道,“还想让我放了她?”

    突然姜魁脸色一,“休想。”

    说话间手一用力将倩儿的衣领一下子扯开,露出了硕大而雪白的,姜魁淫笑道,“这还挺大,要不让哥哥享受享受?”

    “姜魁,你放开她!”姜老太爷怒吼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咱家的藏宝图藏在哪里?”姜魁厉声问道。

    “藏宝图?什么藏宝图?咱家哪有什么藏宝图?”姜老太爷一脸无辜的问道。

    姜魁冷冷一笑道,“你当我傻啊,你和姜尚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当年周赧王的藏宝图就在家里,你还不老实交出来!”

    说着一把将姜倩儿的裹胸拉了下来,看着雪白的,姜魁一脸奸笑的说道,“不说实话,我可就上手了。”

    说着将手摆在姜倩儿的胸前,姜老太爷见装赶忙说道,“住手,我告诉你。”

    “快说!”姜魁怒吼道。将老太爷没落的说道,“就在三坟冢里,你去拿吧。”

    “三坟冢?莲花山那个?”姜魁问道。

    姜老太爷狠狠地点了点头。

    姜魁阴险的笑了笑说道,“早说不就好了吗?”

    说着转身便要离开,那两个大汉看着姜倩儿问道,“她怎么办?”

    姜魁冷笑道,“赏给你们了。”

    说着便离开了,只听身后的房间传出倩儿的叫喊声,挣扎声,可是姜魁连头都没回的往外走去。

    姜老太爷见状高喊道,“姜魁,你个混蛋,她可是你妹妹!”

    一边挣扎的爬下床,可是被其中一个大汉一脚蹬到墙边,失去了意识。

    姜老太爷倒在墙边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声哭声喊道,“爹,爹。”姜老太爷渐渐醒,看着姜倩儿用破烂的衣衫遮挡着身体哭着摇着姜老太爷,姜老太爷见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逆子啊。”

    “爹,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姜倩儿哭喊着说道,“我已经被……,刘三儿哥哥不会要我了,我没脸见人了。”

    姜老太爷挣扎着爬起来说道,“你现在快去找你二哥。”

    姜老太爷大喘一口气道,“藏宝图早已经被我挖出来,我已经交给你二哥了,你让你二哥带着藏宝图和你赶快跑,若是那逆子发现藏宝图不在三坟冢,必定会回来。”

    然后指着床头的一个柜子说道,“柜子里有你娘留给你的嫁妆,还有一件你娘年轻时最喜欢的衣服,你给穿上,拿着嫁妆赶快走。”

    “我走了,你怎么办?”姜倩儿焦急的说道,“若是大哥回来会把气全都撒到你身上的。”

    “没事,我已经老头子了,他能拿我怎么样,他总不至于想让自己背上不孝的罪名吧。”

    说着推了一把倩儿说道,“快走,走的越远越好。”

    姜倩儿跪在姜老太爷身边说道,“我不走,我要陪着爹。”

    “你快走,你难道想让你二哥也遭到那逆子的毒手吗?快去通知你二哥,快。”说着又推了一把姜倩儿,姜倩儿见状,便从床头的柜子中拿出了母亲生前的衣服换上了,然后抱着母亲的遗物一路跑出去。

    可是姜府的前后门都被姜魁派人把守的死死的,根本就不可能出去,正在姜倩儿焦急的时候,突然看到府院的墙边的一颗梧桐树的枝叶伸到了墙外。

    姜倩儿灵机一动,顺着梧桐树干爬上大树然后,顺着大树的枝干往外爬,刚爬出府墙,突然那根枝干折断了,姜倩儿从树上掉了下来,脑袋撞到了墙上,晕了过去。

    虽然从树上掉了下来,但幸亏府外堆着冬天没有用完的稻草做了个缓冲,没有什么大碍。

    待姜倩儿转醒天已经黑了,姜倩儿突然觉得脑袋和下体都疼痛难忍,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便一路爬着朝布庄而去。

    姜尚由于前一天晚上对了一晚上帐都没有发现问题,便决定在绸布庄呆一天,看看实际情况,结果姜尚发现竟然是店里进货的伙计从别的绸布庄高价买来的布匹然后拿到店里卖,这样就可以拿到回扣。

    姜尚发现了甚是生气,正在训斥那个伙计,这时突然听到门外有一个柔弱的女子的声音喊着“二哥”。

    姜尚打开门正看到妹妹趴在地上,胸口上被磨得皮都裂开了,胸前染得全是血,姜尚赶忙把妹妹抱了进来,放在伙计们住的房间的床上,姜倩儿看着姜尚笑着说道,“哥总算是见到你了。”

    “你这是怎么了?”姜尚温柔的问道。

    姜倩儿便将今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姜尚,姜尚听了之后义愤填膺,怒吼道,“我要去杀了他!”

    姜倩儿摇了摇头道,“爹说让你带着藏宝图赶快跑,姜魁去了三坟冢,恐怕是明天一早才能回来,哥你快走,他这次回来带了好多打手。”“我不怕,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姜尚冷哼一声道。

    “哥,现在姜魁都能拿刀逼爹,他一定还敢杀人!”姜倩儿说道,“你快走吧。”

    “你说我现在去哪里啊?”姜尚问道。

    “去找启儿吧,他虽然不是父亲亲生的,但是父亲待她不薄,听到父亲的遭遇应该会收留你的。”姜倩儿说道。

    “这姜魁之前就是跑去找启儿了,说不定启儿已经被姜魁迷惑了。”

    “不会的。”姜倩儿说道,“虽然启儿不喜欢你管着他,但是他是个懂事的孩子,应该知道你是为了他好,现在你也只能去找启儿了。”说完姜倩儿便晕了过去。

    此时屋外有一个人在蹑手蹑脚的听着姜倩儿和姜尚的对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