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节(下)陈年往事(一)(求推荐,求收藏)

    十几年前的一天,一辆八抬大轿子停在刘府门口,那仪仗鼓乐的队伍从刘府的大门一直延续到城门口,就连县太爷也来到刘府门前候着,没有人知道这来的究竟是谁。

    县太爷就连刘老爷都瞒着没告诉,这其实也是轿内之人所提前要求的,说是给刘老爷一个惊喜。

    待轿子停稳后从轿子上走下来一个人,此人大概二十来岁,高鼻梁大眼睛,器宇轩昂,县太爷赶忙跪下叩拜,那人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起来吧。”

    说着转头看了看刘府门楣上的匾额道,“这就是我祖父五十年前离开的地方,已经五十年了,不知道里面变没变,是不是和五十年前一样。”

    刘老爷其实是个喜静不喜闹的人,听到外面鼓乐声一直喧闹,甚是焦躁,便要打开门来看看,若是无关紧要之事,便将其赶走。

    可是刚一打开门,正和轿子上下来的那人打了照面,刘老爷见那人一直看着刘府的匾额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见有人从刘府出来,便细细打量一番,见此人气势十足,便激动的迎上去道,“爷爷。”

    叫的跟个小孩子一样亲切,刘老爷一见,这可吓了一大跳,何时有如此大的一个孙子,赶忙说道,“这孙子可以随便装,爷爷可不能随便叫的。”

    在场的人听了哄堂大笑,只有那人激动的跪在地上道,“您可能没见过我,我可常听我爷爷说你呢。”

    “你看看,你自己有爷爷还叫我爷爷做什么?再说了我何曾认识你爷爷?”刘老爷想了想问道。

    “二爷爷,你忘了吗?五十年前我爷爷离家出走了,之后再也没回来,想起来了吗?”那人提醒道。

    刘老爷想了想一拍脑门道,“我大哥,你难道是我大哥的孩子。”

    说话间眼泪已经包含眼圈,激动的说道,“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大哥的孙子都这老大了。”

    说着赶忙将那人扶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人站起身来也是眼泪含眼圈道,“我叫刘农。”

    “我大哥现在可还好啊。”刘老爷想起了自己离家出走的哥哥老泪纵横的问道。

    “我爷爷十年前就过世了。”刘农说起这事儿眼神哀声,语气没落了下去。

    刘老爷一听自己哥哥已经过世十年了,便焦急的问道,“老哥是怎么走的。”

    刘农看了看身后的仪仗队和站在门口的县令说道,“二爷爷,这事儿我们进屋在聊吧。”

    “对了,你看我激动地,都忘了让你进屋了,快进来吧。”刘老爷赶忙把刘农让了进来,刘农转身道,“你们都回去吧。”

    说着便随刘老爷进屋去了。刘老爷赶忙吩咐下人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接风宴。

    餐桌上问及刘农爷爷是如何过世的,刘农哭着说道,“我爷爷在我不到十岁的时候便饿死了。”

    也不知道是人老了多情善感还是心疼自己的哥哥,刘老爷听到刘农的话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了下来,“可怜我那哥哥,当年因为父亲不同意他和一个奴婢成婚,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他既然过的这么苦,怎么也不回家来啊。”

    刘农哭着回答道,“爷爷觉得当初离家出走对不起太爷爷,所以一直不敢回家。”

    刘老爷一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哇的哭出声来,刘老爷都已经快古稀之年的人了,家里人从来没有见过他哭一下,谁知道此时的刘老爷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哭了一会儿刘老爷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问道,“孩子,你的爹妈呢?”

    刘农摇了摇头道,“我没见过我的父母,我母亲在我刚出生之后便因为家里穷跟个富人家跑了,我父亲因为此事伤心过度,便很快就过世了,我是爷爷养大的。”

    刘老爷摸了摸刘农的额头道,“可怜的孩子,你现在回家了。”

    刘农狠狠地点了点头道,“当年爷爷临终前和我说,让我以后出人头地了之后回临川认祖归宗,毕竟这是我的根,希望以后我能落叶归根。”

    “孩子,你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刘老爷关切的问道。

    刘农笑着说道,“其实还好,爷爷过世之后,那时我还不到十岁,我便四处乞讨为生,后来遇到朝廷下地方招募太监,于是……于是……。”

    说到这里刘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便支支吾吾。刘老爷一听立刻明白了,赶忙问道,“难道你……你……。”

    刘农点点头道,“嗯,我就进宫了。”

    刘老爷一听,又哭了起来道,“真没想到,你竟然受了这么多委屈。”

    “其实不委屈。”刘农笑了笑说道,“皇上特别喜欢我,所以让我贴身服侍,后来还让我做了大官。”

    “对了,看你这次回来的排场确实不小,你如今在朝廷中做什么官职了?”刘老爷想了想问道。

    “我现在是太监总管,掌管后宫一切事务,后宫所有人都得听我的了。”刘农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刘老爷看着刘农的笑容,突然便落寞了,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如今刘农已经做了太监,必然不可能有后了,想来自己的哥哥竟然断了香火,不禁失落了。

    刘农见刘老爷似乎是不太高兴了,便问道,“二爷爷怎么看着你不太开心了。”

    刘老爷强颜欢笑道,“没有没有,我真的为你高兴啊。”

    刘农知道刘老爷似乎是嫌弃自己阉人的身份,想了想说道,“二老爷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阉人,玷污了刘家的列祖列宗了。”

    刘老爷摇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大哥从此无后,心中难过罢了。”

    听了刘老爷的话,刘农不再说话了,默默的坐在席间低头了好久然后说道,“我此次回来,其实也是因为此事,毕竟爷爷也走了,前几日爷爷给我托梦说我不孝,竟然做了阉人,让他断了香火,可是我如今的状态如何能做到,所以我想回来,希望爷爷将一个后人过继给我,这样也算了了爷爷泉下的一个心愿。”

    刘老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刘家和姜家虽然并称临川两大家,可是我刘家却香火不济,我家中三个儿子,可是孙辈却一个男丁都没有。”

    两人互叹一口气,互相摇了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