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海盐城火烧孙恩,嘉兴外计擒内奸

    大浪起浮沉,三问英雄处。烈焰熊熊映海风,烽火扬州路。

    夜半点飞鸽,孤影难寻主。笑对嘉兴城外谈,烈马西风土。

    ——卜算子第六章题引

    第六章第一节(上)惊人秘密

    姜倩儿,这个姓真的让石不全全身一激灵。

    虽然刘三儿很快便改口“苏倩儿”,但是石不全心里很清楚,刘三无意中说出的“姜倩儿”或许才是苏倩而的真名。

    怎么想都没有猜到苏倩儿竟然姓姜,姜姓现在对于是石不全的敏感程度已经不亚于自己的名字。

    甚至石不全现在去集市听到有人喊“卖姜喽”都要回头看一眼。

    石不全虽然受了一惊,但是表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冷漠的问道,“你知道就好,我也不在乎她到底叫苏倩儿还是姜倩儿,毕竟她已经被我们关入大牢之中,叫什么已经无关紧要了,但是你要是识相的就赶快有什么交代什么,你若是将你所知的尽数交代,那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刘三儿笑着说道,“落入你们手里,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我不想多说什么!”

    “可以。”石不全笑了笑对刘三儿说道,“你什么都不想说也无所谓,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转头对司马遵说道,“大人,既然他什么都不说,那就把昨天从‘春乡楼’抓来的所有人全都处决吧。”

    石不全故意瞥了一眼刘三儿,见刘三儿脸上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然后继续说道,“对了,还有姜倩儿一同处决吧。”

    司马遵一听,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什么时候去春乡楼抓过人,姜倩儿也不在大牢里如何处决?

    但是司马遵脸上的惊讶之色一瞬即逝,留下的只有威严。

    而石不全虽然脸一直看着司马遵,但是却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一旁的刘三儿。

    刘三儿一听到姜倩儿,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许多,样子看着十分焦急。

    石不全突然意识到,这刘三儿对姜倩儿的感情非同寻常,便灵机一动试探着对司马遵说道,“他们这属于犯了谋反之罪,案律当处以辱刑。”

    也不等司马遵说话,石不全继续说道,“就是扒光衣服,用绳子捆上在刑场上曝晒,让犯人羞愤不已,每日饮食照旧,最后犯人多因为羞愤而绝食而亡,若是犯人不知廉耻者,便取一带尖的铁棍,从屁股穿进去,日进一寸,最后从头顶穿出来。”

    司马遵一听,这石不全够狠的,连这种刑罚都想得出来,简直泯灭人性。

    石不全偷偷又瞥了一眼刘三儿,但见刘三儿眼中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心情,嘴刚张开要说什么,却又强忍着咽了回去。

    石不全见刘三儿的反应,似乎有门儿,然后继续说道,“大人,就依我说的,先把姜倩儿脱光了衣服,绑在刑场,准许百姓围观。”

    司马遵虽然觉得石不全这个刑罚太过于不人道,但是看着石不全的表情,司马遵觉得很有可能石不全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便应允了。

    更主要的是,姜倩儿人根本就不再县衙,想要用刑恐怕也难啊;司马遵其实已经猜到石不全的大概用意。

    石不全见司马遵应允,便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本来他们若是有一个人肯交代的话,我也不至于这样,没想到连刘三儿都不交代,也不能怪我心狠了。”

    石不全瞥了一眼刘三儿,见他似乎有些犹豫了,然后故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朝屋外走去,这时刘三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石不全听到刘三儿的话心里早都已经乐开了花,可是却故作镇静的说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的决定已经下了,不想再听什么了。”

    刘三儿一听心里急了道,“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许迈吗?我知道他在哪里。”

    石不全一听,眉头一皱,半信半疑的说道,“你说你知道许迈在何处?”

    “我当然知道。”刘三儿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能告诉你许迈在哪里。”

    “你这是匡我们吧,当我们是傻子?”石不全厉声喝道。

    虽然石不全一直吊着刘三儿的胃口,目的是让刘三儿说出他所知道的最重要的秘密,可是殊不知,他竟然说出了这么让人惊心动魄的事情来,这不单单惊心动魄,还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

    石不全推断,他应该只是这个计划当中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喽啰,结果现在却知道背后大老板在哪里,这未免让人起疑。

    刘三儿却坚定说道,“我的上级就是许迈,是不是骗你,我告诉你们,你们去了自会判断。”

    石不全想了想,担心刘三儿故意诈他,便说道,“若想知道许迈在哪里,我们去审老鸨子自然就全都知道了。”

    刘三儿却说出了一句话,让石不全瞬间觉得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只听刘三儿笑了笑说道,“他们根本就不认识许迈,更不用说他的所在之处了,你们根本就不可能从他们口中问出来。”

    这一句话,把石不全有点镇住了,若是按照石不全的推理,许迈和姜倩应该是一伙的,可是现在看来,许迈和苏倩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这确实让石不全大吃一惊。

    石不全转头问道,“难道姜倩儿和你们不是一路的?”

    刘三儿冷笑一声道,“你才知道,未免太后知后觉了吧。”

    “那你为什么要为了姜倩儿这些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告诉我们许迈的藏身之处,你觉得我会相信吗?”石不全冷冷的说道。

    “其实许迈死活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我的倩妹儿。”刘三儿不屑的说道。

    “你和姜倩儿到底是什么关系。”石不全听了皱着眉头问道。

    “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得答应我我说完之后放了我倩妹儿。”刘三儿急切的说道。

    “好,你说,如果证明你说的都是实情我便答应你。”

    “好。”刘三儿想了想说道,“你问我与姜倩儿的关系,那我告诉你,姜倩儿与我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分属两个阵营,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石不全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你可以不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刘三儿也冷笑一声。

    “那你说,你和她为什么是青梅竹马会分别属于两个不相关的阵营的。”石不全皱起眉头问道。

    “其实很多年前,姜倩儿是姜家的最小的女儿,而我则是刘家的大儿子,哪个时候我和姜倩儿便两小无猜,情同兄妹,只是后来姜家遭遇大劫,姜家人尽数被杀害,还是我刘家为姜家老少收的尸,可是所有人的尸体全都在,只有姜倩儿的尸体一直都没有找到,不想却在这里巧遇姜倩儿。”

    石不全听后好奇的问道,“你说姜家遭遇大劫,还至使姜家全家被杀,究竟是什么劫数。”

    “哎,那已经是距离今天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刘三儿回忆着说道,“当年姜家是临川的大户人家,家中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叫姜魁,老二叫姜尚,老三叫姜启儿,女儿便是姜倩儿,从小我们两家便是世交,经常走动,那时的姜倩儿虽然经常调皮胡闹,但是样貌出众,惹人怜爱,我父亲和姜老爷都十分疼爱倩妹儿,每次倩妹儿闯祸只要在姜老爷面前撒个娇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刘三儿想了想,回忆道,“可是这一天我家突然从京城来了个远房亲戚,说是当大官的,来认祖归宗,一切祸端便从此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