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上)忧心忡忡(求推荐,求收藏)

    “哥,我觉得苏倩姐姐说得对,他们太可怕了。”这时石不全听到了雪儿的声音,激动的看向躺在床上的雪儿,雪儿已然转醒。

    石不全焦急的问道,“雪儿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

    雪儿摇了摇头道,“还好,就是有点疼。”说着摸了一下胸口,然后小脸上泛起了红晕问道,“这是你给我包扎的?”

    石不全笑着说道,“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哥哥真好。”说着把脸朝石不全凑了过去。

    石不全赶忙扶着雪儿说道,“你现在不能动,虽然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是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再睡一会儿吧。”

    雪儿摇摇头道,“我不想睡了,我想看看哥哥。”

    “我有啥好看的,在休息一会儿,听话。”石不全疼爱的说道。

    “哥,说句实话,我有点怕了。”雪儿担心的说道。

    “我也都吓死了,你怎么突然跑出来了,不是让你回屋吗?”

    “哼。”雪儿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憋着嘴说道,“我都这样了还说我。”

    “好了,不说你了。”石不全摸了摸雪儿的额头道,“你真的是傻啊,那可是箭哎,你竟然敢上来挡。”

    “谁让他们欺负哥哥,若是再有人欺负哥哥,我就让他好看!”

    说着小手一挥,石不全赶忙说道,“别乱动,别把伤口再给裂开了。”

    “雪儿,你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啊。”石不全好奇的问道。

    雪儿红着脸蛋说道,“因为你在那里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石不全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神探嘛,你猜猜。”雪儿笑着说道。

    “这让我咋猜。”石不全想了想说道,“你该不会是一直都跟在后边吧。”

    雪儿笑了笑说道,“不愧是神探,猜东西都比别人准。”

    “你为啥要跟着我啊。”石不全问道。

    “还能为什么。”雪儿想了想说道,“因为你当时给我的字条上写着让我回屋,我就在想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于是我就跟着你了。”

    “我能瞒你什么事儿,就算瞒也瞒不住啊。”石不全尴尬一笑。

    “还说没瞒。”雪儿“哼”了一声,用责问的语气说道,“你去青楼干嘛,又要去看漂亮小姐姐啊。”

    “哪有。”石不全笑着点了下雪儿的小脑袋说道,“真不知道你的小脑袋里整天都装了些什么,我去青楼是去查案子去了。”

    “哼。”雪儿佯装生气道,“查案子查到青楼去了,我看你不是去查案子的,是去查小姐姐身子的。”

    “你啊,小小孩儿整天不想好,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石不全笑着说道。

    “你要是让我省心,我就不用去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要是哪天给我抱回个孩子回来,你说我是养还是不养?”雪儿撅着小嘴儿委屈的说道。

    “养怎么能不养呢?没结婚就当妈多好,也省得辛苦生孩子了。”石不全调侃道。

    雪儿伸出小手往石不全身上打去,谁知到一转身真好压到伤口,雪儿表情痛苦的压着胸口,石不全赶忙扶着雪儿道,“你躺好不能乱动,若是伤口撕裂了就不好弄了。”

    “我都当妈了,还在乎伤口好不好啊。”雪儿假装生气的说道。

    “好啦,不闹了。”石不全拉着雪儿的小手说道。

    两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了好久,雪儿开口说道,“咱别查这个案子了,这也太危险了,我原来跟你查案子的时候,从来没有感到害怕,这次却让我前所未有的害怕。”

    “为什么啊,这次遇险所以你才感到害怕?”石不全笑着问道。

    雪儿摇了摇头道,“哥,你原来破案子的时候,案情都是十分清晰地,可是这次这个案子的案情就像一个无底深渊一样,我总觉得陷下去就拔不出来了。”

    “这个案子很有可能和你爹娘的死有关,你难道真的不想让我查下去了?”石不全想了想说道。

    雪儿点点头道,“我不想让你查下去了,我怕因为这个案子总有有一天你会遇到危险离开我,我想我爹娘也会原谅我的,若是哥哥不在了让我怎么活下去啊。”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没想到我妹妹会关心人了。”

    “没和你说笑。”雪儿严肃的说道,“咱不查了,回家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石不全摇摇头道,“现在这个案子已经不能停止了,这个案子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若是我不继续查下去,那爷爷怎么办,现在石家还是通缉犯,我也是,难道你想爷爷奶奶剩下的时间都在躲避朝廷的追捕里过日子吗?”

    “可是……”雪儿担心的看着石不全却不知说什么。

    石不全摸了摸雪儿的头怜爱的道,“你不要担心啦,我会小心的。”

    雪儿不语。

    再说司马季度这边,司马遵提着剑气冲冲的走进司马季度的卧房,也不敲门一脚将司马季度的卧房的门一脚踹开道,“你个逆子!”

    此时司马季度正在床上躺着,只听“砰”的一声,司马季度吓得从床上噌的一跃而起,看到是司马遵高声吼道,“你要干什么!”

    “你个逆子!”说着司马遵指着司马季度高声骂道,“说!什么时候的事!”

    “我怎么知道!”司马季度高声吼道。

    “自己做的丢人事儿,你自己还不知道?”司马遵高声吼道。

    司马季度高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也不要问了!”

    这司马遵还真是个冷静的让人觉得可怕的人,本来还气的直跺脚,可是听了司马季度的话觉得有蹊跷,一下子便冷静了下来,想了想问道,“你说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自己会不知道?”

    司马季度说道,“就是……就是之前他非要喝酒,然后我们都喝醉了,第二天酒醒之后我俩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前几日她偷偷和我说她怀孕了。”

    “你找大夫为她把过脉吗?”司马遵想了想问道。

    司马遵点点头道,“是有郎中把过脉,确认了。”

    “府中的郎中?”司马遵想了想说道,“我怎么都不知道呢?若是府中的郎中会禀报我啊,我没有接到报告啊。”

    司马季度想了想说道,“我怕父亲生气,所以是苏倩在外面找来的郎中。”

    “是她找的郎中?”司马遵想了想说道,“那就是说他到底是真的怀孕假的怀孕还不清楚?”

    司马季度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是的,当初是因为她怀孕了,所以我才信任她,将她推荐给父亲,可是昨天石公子说这个苏倩有问题我才意识到可能怀孕也是假的,打击有点大,所以才耽误了事。”

    “是这样。”司马遵想了想说道,“这事我来处理。”

    说着便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