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下)石不全给雪儿疗伤

    “祥瑞堂。”司马季度知道父亲没事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问道,“这祥瑞堂如何会走水呢?”

    那个下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突然就走水了。”

    司马季度点点头道,“你干活吧。”

    说着便穿过一堂从右边的回廊走出去,正见藏书阁的大门里面往外冒着滚滚浓烟,司马遵仔细一看,父亲正拿着盆从藏书阁里出来,在湖边用盆舀了一大盆水朝藏书阁内泼了过去。

    司马遵赶忙跑过去,正看司马遵满脸被烟熏得漆黑,远远望见到司马季度来了,赶忙说道,“季度儿,快来灭火,这里面好多珍贵的书,别烧坏了。”

    说着把手中的盆递给司马季度,司马季度点了点头接过了盆,加入了救火的队伍,司马遵也从门边拿起了一个发了霉的木桶,继续灭火。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努力,才将火扑灭。众人脸上都被熏得漆黑,累得瘫坐在地上。正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快救人啊,快救人。”

    司马遵闻声望去,只见石不全从三进院跑了进来,司马季度这才意识到把石不全给忘了。司马季度刚要过去突然觉得情况不对,石不全怀里抱着一个人,那人从身形看似乎是雪儿,而且那个人的胸前似乎是插了一只羽箭。

    司马季度赶忙摇了摇父亲道,“好像出事了。”

    司马遵仔细一看,赶忙跑过去,只见石不全怀里抱着雪儿,雪儿已经失去了意识,胸前红了一大片,一只羽箭笔直的插在雪儿胸前。

    司马遵赶忙说道,“快去请郎中!快!”

    然后命众人躲开给雪儿让出一条路,石不全把雪儿抱进了房间放在床上。

    司马季度问道,“这是怎么了,雪儿怎么会受伤。”

    石不全愤怒的瞥了一眼司马季度,高声喊道,“快拿毛巾!快!”

    司马季度赶忙从门口取过来一条毛巾递给石不全,石不全一把将毛巾夺了过来,连句“谢谢也没说。”

    这个时候也不能在乎什么男女有别了,当然石不全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将毛巾围在雪儿伤口的周围,用手狠狠的往下压住伤口,为雪儿止血,防止雪儿失血过多,然后高声喊道,“去取一斤五味子熬成汤药,快!”“快去。”司马遵对身旁的仆人说道。

    “唯。”说着那个仆人赶忙跑了出去。

    “创伤药,止血散还有剪刀,针和线,快。”石不全接着喊道。

    “唯。”另一个仆人应了一声也跑了出去。

    石不全看着司马遵急切的说道,“将军,帮我个忙。”

    “你说。”司马遵点点头道。“一会儿我将雪儿的伤口摁住,我希望您能帮我把箭从雪儿的胸口拔出来。”

    石不全恳求道。“这……。”

    司马遵犹豫了说道,“不需要等郎中到了再医治吗?”

    “等不了了!再等雪儿没命了。”石不全冲司马遵高声喊道。

    这一喊不要紧把司马遵吓了一大跳,在司马遵心里虽然石不全十分好色,但是却是十分恭敬礼貌的一位公子,谁能想到这位恭敬礼貌的公子竟然如此无礼的冲自己喊。

    其实司马遵也理解,也并没有怪石不全。

    石不全也感觉到自己失态了,轻声说道,“大人无妨,我读过医书,也学过医,我可以的。”

    司马遵点点头,便走到雪儿身前,石不全让下人换了条毛巾然后将毛巾围在雪儿伤口周围,用尽全身力气压了下去,然后喊了一声“拔。”

    司马遵手握箭刚,手慢慢地向上抬,将剑缓缓从雪儿身体里取了出来。

    这司马遵虽然战场杀人无数,可是这将箭拔出来还是头一回。不免有些紧张,紧握着箭的手心里全是汗,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滚落。

    石不全见箭被拔了出来,赶忙用双手狠狠的压住雪儿的伤口,防止血液喷溅。

    然后高声喊道,“止血散。”

    仆人赶忙将手中的药瓶递给石不全,石不全一只手接过药瓶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依旧按在雪儿的伤口上,然后高声喊道,“毛巾!”

    这时一个仆人双说递上一条毛巾,然后石不全让仆人将毛巾折成一个小方块,将止血散一整瓶洒在毛巾上。

    之后右手托着毛巾放在伤口旁,左手松开顺手将毛巾拿开,右手将撒有止血散的毛巾快速按压在伤口上,然后用力下压,然后对司马遵说道,“大王,你找来个女仆代替我一下,我要给雪儿疗伤。”

    “好”说着一挥手,一个女仆走了过来石不全说道,“我把手拿开之后,你快速用手压在毛巾上,用全身力气将毛巾压住。”

    那个女仆点点头,石不全迅速将手移开,女仆赶忙将手摁在雪儿胸前,用力压住了伤口。

    石不全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见血女仆确实将伤口压住,此事一个军士走过来说道,“郎中请来了。”

    “正好,叫郎中把针给我用一下。”石不全头也不回的说道。

    “石公子,是不是让郎中看一下?”

    石不全想了想说道,“你让郎中进来,其他人退出去,我一会儿要为雪儿解衣缝合,你们在里面不方便。”石不全此事都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是男性。

    司马遵点点头,便把其他所有人赶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了石不全、郎中和那个女仆。石不全道,“把针拿出来。”

    那个郎中从药箱中将针拿了出来,石不全在油灯上烤了烤,分别在雪儿公孙、委阳、曲池、足三里四穴施针,入皮三寸,又在神封、库房、云门、中府、天溪、天池、乳根七穴施针,入皮一寸半,阻断血液进入心脉。

    然后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雪儿胸口的血渐渐的不在从毛巾往外殷,这时石不全才让女仆可以松开手,石不全缓缓的解开毛巾,见血确认血已经不再从伤口流出,这才松了口气道,“看来并未伤及心脏,看来雪儿还是命大,此箭虽然刺在胸口,但是从伤口的位置看应该真好避开了心脏,从出血的速度来看也没有伤到动脉,很巧合的这只箭从搏脉的交错空隙穿了出去。”

    那个郎中看到伤口惊呼道,“这箭要是再上半分必然伤及心脏,下半分必然伤及搏脉,但是由于箭刺入太深,能不能救活还要看造化啊。”

    “呸。”石不全呸了一声道,“我一定会救活,别说不吉利的话。”

    那个郎中听了摇了摇头,石不全说道,“你们都出去吧,剩下的就是缝合伤口了,我来就行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然后回头对那个女仆说道,“你去把刚才煮的五味子端来。”

    “唯。”女仆应了一声便出门了。

    郎中一听不解的问道,“这五味子何用啊?五味子多为强阴之药,女子不宜多服。”

    石不全摇了摇头道,“五味子内服自然强阴生津,而外用则用处大不相同,五味子外用可祛除邪毒。”郎中一听,这可是大师啊,这还从未听说过,拱手道,“受教了。”

    “你先出去吧。”石不全头也不回的说道。

    “草民告退。”说着恭敬地鞠一躬,退出门去。

    众人见郎中出来了赶忙问道,“里面情况怎么样。”

    郎中说道,“未伤及心脏和搏脉,但是因为伤口过深,能不能救活看病人造化了。”

    郎中想了想说道,“里面之人医术甚高,我自叹不如,我想若是他在应该会没事。”

    说着郎中便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