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上) 雪儿受伤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众人也都喝得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只有司马熙看着那烤全羊根本一口都吃不下去,就一直在喝酒,老早就不胜酒力,回屋休息了,当时司马遵还打趣说他,“书童就是书童,喝酒就是不爽快,不如主人。”调侃完便让他回去了。

    石不全也假装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现在酒席上只剩雪儿和苏倩二人并未喝酒,还是清醒的。

    雪儿见石不全喝醉了,便要离开酒席,石不全赶忙抓住雪儿的小手,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字条。

    石不全这一举动,雪儿立刻明白了石不全并没有喝醉,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睡,但她知道石不全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

    于是在桌子下边偷偷打开字条,只见字条上写着,“离席,回屋,莫归。”

    雪儿不知道这石不全是何意,但是还是照办了,对苏倩说道,“苏倩姐姐,你帮我照看一下哥哥,我去给他拿条毯子,现在天气还凉,别冻感冒了。”

    苏倩冲雪儿笑着点点头道,“好,你快去吧。”

    雪儿点点头便离开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公众号【投资好文】抽红包!

    石不全虽然趴在桌子上,但是却偷偷地观察着周围的每个人,待雪儿离开后,只见苏倩从座位上起来摇了摇每一个人,见所有人确实都睡着了,便蹑手蹑脚的朝后堂走去。

    石不全见苏倩离开了便站起身悄悄的跟了出去,待他刚起身跟着苏倩之时,司马季度也站起身离开了座位悄悄的跟在石不全身后。

    石不全偷偷跟着苏倩,只见到苏倩来到了三进院后门处,鬼鬼祟祟的朝四周看了看,石不全见状赶忙躲在假山后面。

    苏倩见身后没人,便打开后门离开了王府,石不全冲身后摆了摆手,司马季度先是一愣没明白石不全的用意,赶忙也躲在石不全不远处的假山处。

    石不全见状,轻声唤道,“季度将军,快过来。”

    司马季度听到石不全在叫自己,大吃一惊,但一惊暴露了,便赶忙跑了过去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面啊。”

    “那当然。”石不全笑了笑说道,“你不就是奉你父亲的命令来看着我的吗?”

    “石公子都知道了啊。”司马季度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我父亲不是信不过你,就是怕你出危险,所以才让我暗地里保护你的。”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你这就是瞪眼睛说假话。”

    司马季度尴尬的挠了挠鼻子,若有所思的说道,“哎,石公子酒量不错啊,那日和我在牢中喝酒,你可是几杯酒醉的不省人事了,今日喝了这么多,怎么还如此清醒啊。”

    “那日是晚上没睡好太困了。”石不全笑着解释道。

    二人相顾不语。

    石不全说道,“这些事儿咱就不用纠结了。”

    说着指着打开的后门道,“刚才苏倩从这儿偷偷摸摸的出府了,你快去带些兵士,我去跟踪她。”

    司马季度一听满脸忧怨的说道,“公子的意思是苏倩有问题?”

    石不全摇摇头道,“不知道,只有拿到证据才能确定,你快去,我一路会留下标记。”

    司马季度想了想,然后一脸不情愿的说道,“苏倩不会吧。”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怎么了?心疼了。”

    司马季度尴尬的笑了笑道,“没有,我这就去。”

    说着转身离开了。

    石不全微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都不说实话。”

    说着便从后门出去。石不全跟着苏倩在城中转来转去,最后苏倩来到了一家名叫“春乡楼”的青楼门前,只见苏倩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石不全看着那青楼却是望而却步,虽然天色渐黑,可是青楼都是半夜营业,但现在天色还早,根本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石不全一回头看到有一个馄饨摊,于是想了想,反正也进不去,就先吃碗馄饨,下午酒喝得太多,胃总觉得火辣辣的疼,这样可以盯着看看苏倩何时出来。于是石不全便买了一碗馄饨,一边吃一边盯着春乡楼大门。

    此时司马遵正醉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一个军士走了进来把司马遵摇醒,司马遵眯着惺忪的双眼问道,“什么事儿啊?”

    那个军士轻声说道,“祥瑞堂走水了。”

    “祥瑞堂?”司马遵一听,眼睛惊得都快掉出来了。

    这祥瑞堂是什么。当初司马宝刚得到巨型灵芝之后,为了供奉它专门腾出的一间屋子,本来司马宝想把它供奉在祠堂,可是有人说神物要用书香养。

    所以司马宝专门在藏书阁正对面的地方腾出了一大片,用屏风与内堂隔开,在屏风外面摆上供桌和供果,将灵芝摆在桌上,前厅起名叫祥瑞堂,所以这祥瑞堂说起来其实就是书房的一部分。

    如今祥瑞堂着火必然会连同藏书阁一同烧尽,这藏书阁内不说别的,就说三楼存放这许多绝版书籍,若是被烧毁那可是绝对的一大损失。

    所以司马遵一听祥瑞堂走水了,那可是惊慌万分,用万分来形容都有些不及,“快!快带我过去,命令城中所有的军士都去灭火。”“唯。”

    再说司马季度回衙去点兵,可是却满心不愿意,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司马季度就好像有心事一样,或者司马季度对苏倩有情也不得而知,只是他听说苏倩独自从后门离开后,便魂不守舍的样子,“季度将军。”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司马季度就好像被吓到一样,猛一抬头,看到面前站着两个军士,再抬头看看,只见辕门上写着城南大营。

    原来不知不觉司马季度已经来到了军营,守门军士问道,“将军此来何事啊?”

    “哦,那个,这个。”司马季度被突然这一问,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来意,想了好久才说,“给我点几十个军士。”

    那个守门军士摇了摇头道,“将军,您来晚了,刚才营中军士皆被大王调到临川王府了。”

    “什么?”司马季度一听心中一惊,焦急的问道,“府中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军士想了想说道,“说是王府走水了,来调集军士灭火。”

    “哪里走水了,大王有没有事?”司马季度一听此时,根本就没再关心着火有没有烧坏什么,而是先关心父亲的情况,急切的问道。

    司马季度以为是吃烤全羊的炭炉没灭,引发的火灾。

    那个军士摇摇头道,“那就不知道了。”

    司马季度此时急的已经把石不全和苏倩的事情抛诸脑后,一心想着父亲喝醉了,若是炭炉起火,父亲还醉的不省人事,会不会被困在大火之中。

    于是司马季度拼命地朝王府跑去,心里不断祈祷着父亲没有事。

    可是司马季度刚跑进院中,就看到六个火炉好好地摆在院子里,根本就没有起火,而父亲却不见了踪影。

    这时一个下人来收拾,司马季度赶忙拉住那个下人问道,“大王呢?”

    那个下人回答道,“祥瑞堂走水了,大王已经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