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上) 粮尽

    这人才是奇怪呢,你说平时天天干活,身体棒棒的,没病没灾,一闲下来就全身不舒服,这不刘裕这个从来不睡午觉的人,却坐在椅子上打起盹来,说来也是这几日孙恩也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海上,刘裕便闲了下来,不睡觉还能干嘛。

    正在这时主簿刘穆之走了进来,见刘裕坐在椅子上睡觉,想来这几日打仗刘裕太过疲惫,便蹑手蹑脚的要退出去,这时刘裕就如诈尸一般说道,“你来干什么啊,是不是营中又出什么事情了?”

    刘穆之着实被刘裕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然后轻声问道,“将军醒了?”

    刘裕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你说这天天打仗的时候,我就从来都没累过,可是最近几日无事,我反倒是腰酸背痛也不知怎么了,大概是年龄大了。”

    刘穆之笑着说道,“将军可真是说笑了,将军今年才三十七岁,正值壮年,如何说年龄大呢?”

    “你这话说的,古语云‘人生七十古来稀’,能活到七十岁的有几个,我这都三十七了,人生都过了一半了,怎么能说还不老呢。”刘裕笑着说道。

    “将军身体健壮,必定长命百岁,别说七十岁了,就算一百岁那也算是少了。”刘穆之恭维道。

    “哎呀,我们的刘主簿竟然都会说奉承话了,不容易啊。”刘裕笑着说道,“我以为咱的刘主簿人就跟做事一样一板一眼的呢,没想到还能奉承人。”

    刘穆之苦笑道,“将军别来挖苦我了,我哪里还会奉承人啊,我这就是实话实说的。”

    “人啊,这一辈子不用活的多长,只要有所功绩,也不枉活一世。”刘裕感叹道。

    “将军先是以少胜多大败孙恩,再是又是两败敌军,可谓是战功赫赫,功绩斐然了,将军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刘穆之恭维道。

    虽然是恭维,可是刘裕怎么听着都不是味,假装板起脸来说道,“你是说我功绩斐然,可以死了是吗?还没有什么遗憾了!这是什么话。”

    刘穆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忙跪在地上拜道,“将军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裕看着刘穆之害怕的样子大笑着扶起刘穆之道,“好了,我逗你呢,快起来吧。”

    刘穆之站起身道,“谢将军。”

    刘裕调侃道,“我看你还是回去多看看书,学习学习怎么恭维人,要不以后在军中恐怕会吃亏呢。”

    “好好。”刘穆之连连答好转身自言自语道,“回去读书去。”便要往帐外走。刘裕看着刘穆之憨憨的样子笑道,“你不觉得你忘了啥事儿?”

    “嗯”刘穆之回头看了眼石不全,一拍脑门道,“哦,想起来了。”

    “你可算是想起来了。”刘裕笑了笑道,“我以为我刚才开玩笑把你吓傻了呢。”

    话说这刘穆之还真就是木头一块,竟然还真的回答刘裕的玩笑话,“没有没有。”

    刘裕笑了笑道,“你也不用回去看书了,我看你看了也学不会恭维人。”

    “谨遵将军教诲,我肯定会回去读书的。”刘穆之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好吧,你要读就去读吧。”刘裕被刘穆之逗得哈哈笑道,“你来找我为了什么事情啊。”

    刘穆之从怀里拿出了个小本本,打开查看。刘裕偷偷的看了一眼刘穆之的本子道,“怎么都记本子上了?”

    “是啊,我怕哪件事忘了,就全都记到本子上。”说着快速的翻着小本子。

    “嗯,不错,做事很认真啊。”刘裕笑着说道,“人虽然木讷点,但是做事还挺认真。”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营中的事情太多了,疏忽一件都是大事。”刘穆之边翻边说,“将军别着急。”

    “好,我不着急,你慢慢翻。”刘裕笑着说道。

    “不用慢慢翻了,我找到了。”刘穆之看着小本子读到,“军中米余十石,鸡……”

    刘裕偷偷看了一眼刘穆之手里的小本子,整整写了一大页,大部分都是些后勤账目,刘裕可没心情听这些账目,赶忙阻止道,“你不用念,你就说什么事儿就行了。”

    “哦。”刘穆之合起小本子放进怀里道,“军粮不够了。”

    “你以后军粮不够了,就说军粮不够了,不用逐一汇报还剩多少。”刘裕笑着说道。

    “哦”刘穆之憨憨的回答道。

    “余下的军粮还够几日的。”刘裕想了想问道。

    刘穆之又拿出了本子,刘裕赶忙阻止道,“你不用汇报,你直接估计就行了。”

    “好。”刘穆之扒拉了几下手指头算了一下道,“大概还有半日军粮。”

    刘裕一听大吃一惊道,“难道说晚上就没有军粮了?怎么军粮消耗的这么快?”

    刘穆之想了想回答道,“本来将军此次来海盐城,只携带了五千人用度的军粮,可是昨日华将军又从句章城带了万余人,如今粮食已然不足以供给大军了。”

    刘裕一拍脑袋道,“我把这茬给忘了。”又急切的问道,“附近哪里能够筹到军粮?”

    刘穆之想了想回答道,“嘉兴城或许有库存官粮,不过朝廷有规定,官粮没有朝廷特许是不可以私自开仓的。”

    刘裕摇摇头道,“官粮可不行,那可是要杀头的,不行,还有那里能搞到军粮?”

    “若是解一时之急的话,我们就只剩借粮这一个办法了。”刘穆之想了想回答道。

    “借粮?和谁借?”刘裕不解的问道。

    “将军可以带领五十个军士去嘉兴城向百姓们借粮,承诺他们日后三倍奉还,想来会借到一些粮食。”刘穆之解释道。

    “可百姓家中存粮本来就不多,如何能供给大军用度?”刘裕想了想说道,“不行,此事不妥,百姓刚经历战乱,家里存粮本就不足,再分给我们,如何自家如何能够?再想想办法吧。”

    “老朽有办法。”

    这时从帐外传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刘裕闻声赶忙走过去,掀开军帐,正见石老太爷正在军帐门口,刘裕赶忙把老太爷让进军帐,扶着老太爷坐在椅子上问道,“老太爷说你有办法搞到军粮?此话当真?”

    “你这娃娃,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能骗你?”石崇笑着说道。

    “老太爷,你说的军粮在何处啊?”刘裕恭敬地问道。

    石嵩在刘裕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刘裕笑着说道,“不愧是老太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