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下)焦尸如羊(求收藏,求推荐)

    “神仙要想传递祥瑞,用法术变一个也未尝不可啊。”司马遵狡辩道。

    没错这在石不全的眼里就是狡辩,还法术,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仙,何来法术?

    可是石不全又不能直面反驳,只得委婉的说道,“或许神仙真的可以变出个灵芝,当然神话里也说过这叫障眼法,可是障眼法就是障眼法,就是让某一个东西看起来像灵芝,而并非无中生有变出灵芝,若这个真的是灵芝,就算是神仙变出来的天上的灵芝,可是灵芝生长的天道总不会变,灵芝生长在杂草丛生之处,所以无论如何里面应该有草梗啊,这是灵芝的生长特性,是天道,哪个神仙总不能违背天道吧。”

    石不全指着灵芝继续说道,“这个灵芝根本就一点杂草都没有掺进去,所以我想这个灵芝应该是假的。”

    “说不定神仙就由办法让灵芝长成这样呢?”司马遵还是继续狡辩。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灵芝在不适合它生长的地方让他生长,这怎么可能呢?就好比让一个男人生孩子,这不是生孩子的地方,怎么的他也生不出来啊。”

    石不全这一比喻弄的在场的人“噗嗤”笑出声来,碍于司马遵的面子所有的人都捂着笑了,司马遵尴尬的站在原地。

    可是只有雪儿哈哈的笑着走过来说道,“男人生孩子,哈哈哈哈,哎,残公子,你怎么想出来的?”

    石不全淡定的说道,“本来就是嘛,不该长灵芝的地方长灵芝不就是让男人生孩子吗?比喻很恰当啊,你们都在笑啥。”

    “没……”雪儿捧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的笑道,“男人生孩子,哈哈哈哈,想想那个画面就好笑。”

    雪儿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出现了一个男人挺着大肚子临盆的画面,就连尴尬的站在原地的司马遵“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本来尴尬的氛围突然缓和了起来,司马遵指着石不全笑道,“石公子真有你的,依公子之见当如何啊?”

    石不全想了想之后拱手道,“大人,我想将这灵芝切开便知真假。”

    司马遵一听赶忙说道,“这可不行啊,若这灵芝是真的,这一切岂不是破了祥瑞!”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若这真的是祥瑞,那请大人将我作为祭品进献给它,古书曾说祥瑞可用人祭滋养,我愿意用我的血肉滋养于他。”

    司马遵想了想说道,“那也不必,切就切了吧。”其实司马遵也好奇,这灵芝的真伪,毕竟鬼神之事,虽然信,但又没有那么信,毕竟谁也没见过神仙长什么样嘛,所以司马遵也想看看这灵芝的真伪。

    说着命人拿来锯子将灵芝锯开,不多时两个军士走了进来,一个军士手里拿着个铁锯,沿着灵芝的中线将其锯开。

    这不锯不要紧,一锯子所有人都惊在原地,原来锯开之后才看到,原来这灵芝外面一层是用木头雕刻的模子,而中心确是用一种乳白色的东西填充,司马遵愣愣的看着那个白色的东西问道,“公子那白色的是什么?”

    石不全走过去用手抹了抹道,“这东西应该是蜡,外面是用木头雕刻的模子,里面填充的蜡,这样分量基本和灵芝差不多。”

    司马遵惊奇的看着那个灵芝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个假的。”

    石不全摇摇头道,“这帮人还真是有心,因为木头的分量与灵芝有差距,竟然为了让分量与灵芝类似还在里面装了蜡,甚至把漆在外面的漆的分量都算在内。”

    说着石不全抱起半个灵芝掂了掂道,“这确实是和灵芝的分量一样,经过精细计算的。”

    司马遵叹口气道,“多亏有石公子,若不是石公子我现在还蒙在谷里。”司马遵想了想自言自语道,“这么多蜡他们是怎么得到的?”

    听到这里司马熙走到石不全轻声说道,“公子还记得那具在安泰客栈被烧焦的尸体吗?”

    “记得。”石不全回忆着说道,“就那具跟烤全羊似的尸体。”

    司马熙点点头道,“公子当时说那具尸体有松香的味道,应该是在尸体外面涂了蜡,而这个灵芝里面也有蜡,会不会是……。”

    石不全摇摇头道,“不知道,或许真的有什么联系。”

    司马遵在旁边听到石不全说烤全羊,笑着说道,“石公子是不是饿了,怎么突然说起烤全羊了?说着我也想吃烤羊了,要不中午给大家做烤羊吃?”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说尸体像烤全羊,司马熙就已经有些反胃,谁知道这司马遵又提议中午吃烤全羊,这司马熙哪里受得了。

    司马熙刚要拒绝,谁知道石不全站起身来道,“好啊,我最爱吃烤全羊了。”

    “好,我让厨房去准备。”于是便唤来军士道,“叫厨房在前院搭起炉子,宰三只羊,中午我要宴请石公子吃烤全羊。”

    “真吃啊。”司马熙瞪大了眼睛看着司马遵。

    “当然了。”司马遵笑着说道。

    司马熙赶忙说道,“还是换点东西吃吧,我家公子特能吃羊,一个人能吃一只,我怕将军太破费,还是别吃羊了。”司马熙说着冲石不全眨了一下眼,想让石不全配合一下。

    谁知道,石不全竟然装作没看见,一脸无辜的瞪着大眼睛惊奇的问道,“我什么时候一个人吃过一只羊?”

    “你忘了啊,就那次你吃了一整只。”司马熙在一旁不停地冲石不全使眼色。

    石不全还是故意假装看不到道,“我可没吃过那么多,你别瞎说。”

    “哎。”司马遵赶忙说道,“几只羊而已,我府上还出的起。”说着高声喊道,“让厨房准备六只羊。”

    司马熙看到这顿烤全羊算是阻止不了了,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叹气。

    司马遵将午饭吩咐下去,便转头问道,“公子,你说这是何人所为?”

    石不全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他们的目的却是很明确,就是希望用这些麒麟、灵芝之类的祥瑞让将军相信临川要出帝王,然后再由许迈将此事点破,如此便可以让将军起兵攻打朝廷。”

    “我起兵攻打朝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司马遵不解的问道。

    石不全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想这件事肯定有更大的阴谋,而且我想这个阴谋或许与朝廷有关。”

    “会不会是桓玄设下如此计谋,好让天下大乱,他便可进攻扬州,篡位称帝。”司马遵想了想问道。

    石不全摇摇头道,“若是桓玄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直接起兵就好,毕竟其心路人皆知啊。”

    石不全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嘱咐道,“将军今日我们切开假灵芝之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但是希望将军将我们发现麒麟祥瑞是假的消息传出去,然后把明日要探查灵芝祥瑞的消息传出去。”

    司马遵听了不解的问道,“公子这是何意啊。”

    石不全微微一笑道,“很快你就知道了。”然后摸了摸肚子道,“我都快饿死了,快去吃饭吧。”说着石不全走出门去,司马遵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出去。

    再说后秦占领了整个豫州,姚兴甚是高兴,便换上便服带着鸠摩罗什来到西阳城巡查。

    正见几个军士在西阳城内大肆掠夺财物、女人,满街都是百姓的哀嚎声,鸠摩罗什正见一个军士拉着一个女子便要扒衣服,鸠摩罗什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对姚兴道,“此乃汝之所治?此乃汝治之军?吾入秦数年,未尝度得陛下,乃吾之过,吾自当至佛前请罪。”

    说着鸠摩罗什转头便离开了,也不管姚兴在后面怎么叫,都未曾回头。

    “你们是哪一部的,领军将军是谁!光天化日,打劫财物强抢民女!成何体统!”姚兴厉声喝道。

    “你谁啊你,别多管闲事,军爷我憋好几天了,早想找个妞享受享受了。”一个军士高声喝道,“识相的滚远点!休得军爷无礼。”

    “你知道我是谁吗?”姚兴厉声喝道。

    “你是谁关我屁事。”那个军士不屑的说道,“你知道我是军爷就赶快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把你们大将军姚崇叫来!”姚兴厉声喝道。

    “呦,知道还不少,出来混果然做过功课。”那个军士走到姚兴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姚兴,问道,“你谁啊你,口气这么冲,我们大将军的名号也是你能叫的。”

    说着手一挥便要朝姚兴打过去,姚兴丝毫不惧稳稳的站在原地喝道,“姚崇何在!”

    不愧是一代帝王,那气势绝对不是盖的,那个军士被姚兴的气势彻底镇住了,一个军士道,“看此人来头不小,别惹了贵人,快去把将军叫来吧。”

    那个军士虽然被姚兴的气势镇住,但是心里还是不服道,“你等着,看将军来怎么治你的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