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上) 豫州失守(求收藏,求推荐)

    豫州各郡听说洛阳失守,朝廷非但没有派兵支援,反而命令辛恭靖撤军,顿时人心惶惶,各地太守都认定朝廷要放弃整个豫州,所以便纷纷向秦军请降。

    一夜之间,整个豫州全境尽归秦军所有,更有甚者,扬州各级官吏也都人人自危,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给秦军上书,有归顺之意。

    虽然当初大军严守江北,引秦军西进与桓玄交战的策略是石不全建议的,但是毕竟石不全没有真正的处理过这等军事要务,这个策略无论是从军事还是政治上都是完美无缺的,可是石不全恰恰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人心。

    虽然大军南撤,但是各地都有守军,石不全最初的想法是让各地守军阻挠秦军,这样一来可以给桓玄一个思考和出兵的时间,二来可以削弱敌军士气,一城一池的打到长江。

    等到了长江再厉害的军队也都成了疲兵、骄兵,而此时再全军出击,便可大获全胜,可是哪里能料到,这豫州全境竟然尽数投降,让秦军轻松南下。

    司马元显得知此事登时勃然大怒,在朝堂之上,也不管不顾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废物,朝廷养着你们有什么用!豫州全境投降!让我大晋朝的脸面往哪搁,一群饭桶。”

    孔安国见状出班禀道,“丞相,此事也不能全怪那些豫州的官员,丞相请想,夏侯宗守卫小城金墉数日都未让秦军攻下,可是朝廷却不分青红皂白,将夏侯宗贬为陈留县令,再加上替换了个酒囊饭袋辛恭靖还被全军覆没,辛恭靖竟然投敌,这怎能不让豫州官员心寒,朝廷此举到底是让他们抵抗还是不让?别说他们,就是朝廷百官也都感到不知所措,对于他们而言保命的方法只有投降。”

    “怎么?孔仆射是在责备本王的不是?”司马元显听了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还在为那些叛臣说话,不知道孔仆射究竟安得什么心?”

    孔安国听着司马元显这句话似乎要给自己扣上一顶协助叛臣的帽子,赶忙说道,“臣并非为叛臣说话,叛臣固然不对,可是朝廷御令的失误,我们也当自我反省一番,论语都讲‘吾日三省吾身’,孔圣人都这么说更何况我等凡人?”

    司马元显听了孔安国的话说道,“孔丞相,你是说你是圣人,还是说陛下是傻子!你这可犯了辱君之罪,灭九族的大罪。”

    孔安国一听赶忙解释道,“臣下只是就事论事,并非由侮辱陛下之意,望陛下恕罪。”

    这晋安帝坐在龙椅上,若看戏一般一会儿看看司马元显,一会儿看看孔安国,晋安帝随口说道,“朕不怪你。”

    司马元显站在旁边听到晋安帝的话,脸都气紫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晋安帝,晋安帝赶忙用手捂住嘴躲在龙椅上,目光离开司马元显,看着在龙案下扣来扣去的双手。

    孔安国听到晋安帝的话赶忙叩首道,“谢陛下隆恩。”

    司马元显听到孔安国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多好的一个扳倒孔安国的机会,结果被晋安帝一句话给破坏了。

    ————

    即使晋安帝再无能,可是毕竟他好歹也是个皇帝,一言九鼎总是有的,司马元显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得说道,“既然皇帝不愿追究,我也懒得追究,不过你以后说话小心点,这次是皇帝饶了你,下次若是再犯我定不饶恕。”

    “微臣谢陛下丞相恩典。”孔安国得意的冲晋安帝和司马元显一拜。

    晋安帝看着司马元显气的脸都变形了,那是开心极了,这司马元显整日对自己指手画脚,晋安帝本来就讨厌司马元显,终于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压了司马元显一头,那可真是解气。

    晋安帝再龙椅上背着司马元显冲孔安国眨了一下左眼,孔安国也笑着冲晋安帝拱了拱手。

    再说石不全这边,石不全看着这巨大的灵芝,思索了好一会儿道,“这么大个灵芝,出现在城墙上,若是人为怎么就没有人看到是谁所为呢?”

    司马遵笑着说道,“神仙一挥手城墙上就长出了灵芝,人怎么能看到呢?”其实司马遵还是愿意相信这是神仙所为。

    石不全摇摇头道,“若是神仙所为为什么不长在王府?却长在城墙之上呢?”

    司马遵笑了笑说道,“人家神仙愿意把灵芝长在哪里就长在哪里,这个事儿,做凡人的我们怎么能决定呢?可能神仙觉得城墙上环境好吧。”司马遵说着偷偷笑道。

    石不全蹲下身来仔细的观察着灵芝,司马遵笑着说道,“石公子这是在看什么?难道公子觉得这个灵芝是假的不成?”

    石不全点点头道,“我倒是觉得这灵芝不像是真的。”

    石不全一边端详着这棵灵芝一边说道,“我曾经读过一本药书里面有详细记载野生灵芝的样貌,首先灵芝多生长在枯木之上,而这棵灵芝是长在城墙上,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城墙是用整条的巨石搭建,巨石和巨石之间使用的是糯米粘合的,根本就和枯木毫不沾边,如何能长出灵芝这是其一。”

    “可是……”司马遵刚要说话,石不全抢话道,“若真是神仙所为,那难道神仙连灵芝生长的环境都不知道?这不是很奇怪吗?”石不全一句话将司马遵堵在当下。

    石不全继续说道,“其次便是虫眼。”石不全一边说一边指着灵芝的干部说道,“野生的灵芝会在这里长有不规则的虫眼,那是因为灵芝生在野外,会经受不同的虫子的啃食,所以会有虫眼,而这个灵芝这里几乎没有虫眼,第三点野外的灵芝通常长在山中杂草丛生的地方,往往会在灵芝的根部留下草梗。”

    说着指着灵芝的根部说道,“这个灵芝根部完全没有任何草梗的痕迹。”石不全想了想说道,“我想这个灵芝要么就是人工栽培的,要么就是假的,可是从史料看应该还没有栽培灵芝的记载,而且就算是人工栽培要栽培这么大一颗灵芝,恐怕要数万年吧,这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我猜测这个灵芝应该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