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下) 鬼事迷踪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不想季度大人还这么迷信。”然后想了想说道,“我们这是迷路了,根本不是什么鬼打墙,这世界上也根本就没有鬼。”

    司马季度焦急的说道,“什么迷路啊,我们来时都没迷路,怎么回去就迷路了,这不合理啊。”

    石不全笑着安慰道,“季度大人莫慌,之所以回去的时候会发生迷路而来的时候就没有迷路其实很简单,来的时候我们是有方向的,只要往黑的地方走就行,所以我们就不会迷路;但是我们现在要回去,因为天已经黑了,四周都是黑的,而且这里到处都是树,哪里都一样我们根本没有方向可言,所以就迷路了。”

    司马季度一听道,“那我们要是笔直的走,就一定能走出树林呗。”

    石不全摇摇头道,“人的腿通常是左腿比右腿略长,由于两腿长短不一,所以我们走路的时候看似走的是直线,其实走的路略带弧度,特别在这种辨不清方向的地方,更容易走出一个巨大地圆回到原地。”

    “那依公子我们该如何才能走出树林呢?”司马季度焦急的问道,“公子应该有办法吧。”

    石不全摇摇头道,“因为现在是晚上,四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无法判断方向,所以我们今夜也就只能住在这树林之中,等明天太阳出来了,我们就朝着有亮光的地方走,便可以走出这片树林了。”

    “哥,你是说让我住在这坟地旁边。”雪儿一听吓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道,“我害怕哥,这份地阴森的,说不定还有虫狼虎豹什么的,我不敢,我怕。”

    石不全搂着雪儿说道,“有哥哥在怕啥啊,雪儿不怕,今晚哥哥搂着你。”

    雪儿狠狠的点了点头,但是心中还是有点害怕。

    清晨,建康城内,司马元显府内,司马元显若有所思的走进家门,直接进了书房,呆呆的坐在书房的桌前,这时司马元显府的管家端着茶碗走了进来。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今天从朝堂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管家放下茶碗,轻声问道。

    司马元显听到管家的话,长叹一声轻声念道“建康宫,传旨队。头儿掉,身儿跑。不见棺材不见碑,只剩血色泪儿淌。”

    “呦,老爷您听谁说的这歌谣?”管家听了先是一惊,然后不解的问。

    司马元显见老管家的反应不对,便赶忙问道“你难道早就这道这个童谣了?”

    “是啊。”老管家说道,“我是今早出们去给老爷买茶叶的时候,听到满大街的小孩都在唱诵,听着怪瘆人的。”

    “是啊,太瘆人了”司马元显叹了口气点头道,“今天早上孔安国上奏的。”

    “孔仆射在朝堂上说这个做什么?”老管家不解的问道。

    司马元显长叹道“今早朝堂上,守门卫士报说建康城们被百姓堵了,就因为这首童谣搞得人心慌慌。”

    “一首童谣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老管家不解的问道。

    司马元显冷哼一声道“这童谣的威力可远不止如此啊。”

    老管家也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吏部尚书府内,史云海坐在堂上,堂下衙役分列两侧。

    “来人。”史云海高声说道。

    “在。”两个捕快上前回道。

    “把全建康城的所有衙役捕快全部撒出去,抓捕传颂童谣的人。”史云海命令道。

    两位捕快听了史云海的话面面相觑,然后说道“大人,这样不好吧。”

    “如何不好!”史云海理直气壮的问道。

    “大人这建康城乃京畿重地,每日都需巡逻,维护治安、探案缉凶等等的一些事情的衙役、捕快,可如今大人要全城捕快衙役去抓传唱童谣的人,那京畿治安该当如何啊。”其中一个捕快回答道。

    “如今抓捕传唱童谣的人才是头等大事,那些小事日后再说。”史云海不耐烦的命令道。

    两个捕快听了史云海的话,无奈的应了一声“诺”便出门去了。

    石不全昨夜搂着雪儿,雪儿一直都全身发抖,毕竟一个小姑娘,还是第一次住在野外,可是这第一次野外的体验却是在坟地旁边,这任谁都会害怕。

    石不全只得把雪儿搂在怀里陪她说话,转移注意力。

    石不全依着一棵大树,雪儿蜷缩着躺在石不全怀中,把脸埋在石不全的胸口,石不全搂着雪儿,轻拍着她后背,雪儿轻声说道,“哥,要是你能一直这样搂着我,我倒是还挺希望就一直住这儿的。”

    石不全拍着雪儿的背,看着在自己怀中缩成一个团的雪儿笑着说道,“你看你都害怕成啥样,还一直住这儿。”

    “我不想回去。”雪儿趴在石不全怀里说道,“你回去就要和那个苏倩……咱俩别回去了好不好。”

    石不全笑了笑说道,“咱俩不回去,那爷爷怎么办啊。”两人聊了好久,慢慢的雪儿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趴在石不全怀里睡着了。

    “快快快,他们人在这里。”

    睡梦中的石不全被吵杂声吵醒,微微睁开惺忪的双眼,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带领这几个士兵,快步跑过来。

    石不全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正是司马遵,昨夜司马遵听说石不全和司马季度等人走丢了,十分焦急,但是谋士说道,“不如明天早上天亮了再去寻找,这大半夜山里黑灯瞎火的,就算找,也必然难以寻到。”

    司马遵点了点头道,“说的有理。”

    于是天刚蒙蒙亮便动身进山搜寻,听到有一个军士禀报说司马季度和石不全二人进了林子深处,便找了个军士带领,一路来到了这里。

    “司马大人,你怎么来了。”石不全轻轻推推雪儿,雪儿也微微转醒,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两只手揉了揉眼睛,从石不全怀中爬了起来,依着大树坐在地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甚是可爱。

    “石公子,你们为何在这里?”司马遵不解的问道。

    石不全便将昨日寻找证据的经过还有那三个坟包的事情告诉了司马遵,司马遵摇了摇头,指着那三个坟包问道,“你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石不全摇摇头,司马遵继续说道,“我也是听这里的农民说的,这山里有一座三坟冢,据说那里面埋着的人与姜子牙有关,当地人都传说,没有这三坟冢,那姜子牙恐怕根本就不可能辅佐周武王战胜商纣王。

    “姜子牙?”石不全想了想说道,“我们昨日打开了其中一个坟墓,在里面找到了贼人用来制造麒麟的木架子,顺便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墓志铭。”

    说着让军士将那刻有墓志铭的石头展示给司马遵看,然后说道,“从墓志铭上看这应该是最初发现此地的那个人的坟,墓志铭上说是商康丁年间,有人发现此地,于是摆下风水阵,说风水阵成三代之后必出名人,若是这样算来,民间传说应该是真的,这里就是姜子牙先祖的坟墓。”

    石不全想了想问道。“难道姜子牙的后人失国之后便都来到了此处?”

    司马遵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也是有限,我想宝儿应该知道的比我多,若是问脩之也会知道很多。”

    其实早在建康城时,石不全曾经查过京城的户籍档案,却实找到了个叫刘魁的,这和那个刘姓员外和姜魁似乎都有关联,或许老鸨所说的刘姓员外和嘉兴城死去的姜魁和这个刘魁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个刘魁的户籍档案到三年前便就没有了,证明这刘魁是三年前离开京城的,这与三年前到嘉兴的姜魁正好吻合,所以石不全大胆断定这刘魁就是姜魁。

    而京城记载的刘魁的户籍说原籍是临川的,所以石不全此次来临川不单单是为了太皇太后的案子,更是为了雪儿的案子来的。

    现在得知这个坟是姜子牙先祖的坟,那就也等于这临川确实与姜子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自己之前所推测的姜魁是姜子牙的后代,也得到了一定的佐证,但是现在临川究竟有没有姜子牙的后代他们究竟住在哪里,还需要再探查才会得知。

    司马遵带着石不全等人回到府衙,司马遵笑着说道,“石公子为我军查案劳苦功高,昨日露宿野外,一定没有睡好,今日就休息一天吧,好好睡一觉。”

    石不全摇摇头道,“大人我想去查关于灵芝的事情,之前临川王和我说过有灵芝祥瑞,我想去看看,既然这麒麟祥瑞是假的,那灵芝祥瑞也必然是假,我想尽快查清此事。”

    “你为何如此着急呢?”司马遵想了想说道,“你不会是为朝廷服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