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上) 单刀闯营

    且说夏侯宗在秦军军营辕门前,手持长刀杀死了两个门卫之后,被数十军士堵在辕门口,可是士兵们见到夏侯宗杀害守门卫士的情景,一阵胆寒,虽然都拿着武器,堵在辕门口,可是却不时的往后退,这时人群中一人喊道,“他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而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杀了他。”

    话音刚落,只听一阵喊杀声,所有军士用枪指着夏侯宗,刺了过去,夏侯宗却是气势甚大,每走一步都犹如地动山摇一般,单凭这气势,军士们的士气就已经削弱一半了。

    夏侯宗冲进人群中,这时众军挥矛朝他胸口冲了过来,夏侯宗蹲下身来举刀格挡,若不是臂力惊人,恐怕没有人敢如此。

    说时迟,那是快,只见夏侯宗双腿一蹬,猛地一跃而起,将众军的矛在空中散开,然后借着空档将刀一横,在地上快速旋转,便在周围将士脖颈上画开了一道口子,倒在了地上。

    其他将士见状,就再也不敢上前只是拿着矛对着夏侯宗一路往后退,夏侯宗高声喊道,“姚崇,你给我出来!”

    姚崇正坐在帐内沉思,他现在也不知所措了,到底是不是姚兴派人请的燕队,虽然姚兴说并没有请,但是南燕国主说的如此信誓旦旦,不像是假的。

    可是姚兴若是没有撒谎,那是谁去通知的南燕国主?若是姚兴撒谎了,那看来自己离死期不远了,可是看着早上姚兴的表现,也不像是在撒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崇完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时突然听到帐外有人高声叫喊“姚崇,你给我出来!”然后有听到刀兵之声,于是便起身走了出去,正见一队士兵拿着矛围成了一个圈,将一个人困在中间,而中间的那个人满眼凶光,手持长刀,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姚崇高声问道,“适才何人唤我?”

    “你就是姚崇!”夏侯宗高声喝道。

    原来夏侯宗和姚崇见面,每次都是一个城上,一个城下,隔着几十丈远,如何能看得清,这次可算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看着姚崇,可比在城上看着高大的许多。

    姚崇看着夏侯宗仔细的上下端详着一番问道,“你是夏侯宗?”

    “不错,我就是夏侯宗。”夏侯宗用手里的刀指着姚崇厉声喝道,“快把辛恭靖给我弄出来!我要祭奠我死去的兄弟的英灵。”

    “这可不行。”姚崇笑着说道,“辛恭靖现在是洛阳太守,是我们大秦的官员,如何能交给你?”

    “秦国无人了?找个叛徒当太守。”夏侯宗假笑两声道,“我就问你,辛恭靖你到底交不交出来,若是不交出来,我就要大开杀戒了,我知道单凭我一个人不可能将所有秦军消灭,但是我能杀一个杀一个,我要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我说你这个人有意思。”姚崇本来气就不顺,正好来了个夏侯宗,总算能有个人出气了,然后继续说道,“战场如赌场,不过一个赌的是命,一个赌的是钱,能活下来是运气,活不下来是命,辛恭靖这样的就好比是跟投,只不过他原来跟的是你,现在跟的是我,跟谁是他的自由,你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

    “行了,我也懒得和你辩解。”夏侯宗厉声喝道,“我就问你到底交不交人。”

    姚崇笑着一个字一个字铿锵的说道,“不可能!”

    “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说着举起刀便要杀,姚崇赶忙阻止道,“且慢,你若是要杀可以。”姚崇笑着说道,“不过你跟我打,若是我打输了,我愿赌服输,满足你的要求,若是你输了,就给我滚。”

    然后高声命令道,“所有人都退下!”说着从腰间拔出长剑,朝着夏侯宗飞奔而来。

    夏侯宗哪里能示弱,手握长刀举刀便朝夏侯宗砍了过来,姚崇的长剑猛地朝夏侯宗面门砍过去,夏侯宗赶忙出刀格挡住,姚崇猛一抽剑,夏侯宗顺势往旁边一闪,横刀朝姚崇腹部看去,姚崇见状猛一吸气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躲过夏侯宗的这一刀,姚崇看着夏侯宗笑着说道,“这可以啊,功夫不赖啊。”

    说着快步上去用快剑朝夏侯宗身上猛刺过去,旁边的军士看着就只能看到几剑的残影,而夏侯宗却剑剑都格挡了下来,虽然夏侯宗接的十分辛苦,但是却都勉强接了下来,这几点虽然轻但是速度极快,这一套打下来,姚崇却是累得不轻。

    夏侯宗见姚崇速度慢了下来,抓紧空档猛地朝姚崇跑过去,刀剑直指姚崇的心口,姚崇虽然略有疲惫但是生死攸关,赶忙抖擞精神将夏侯宗的刀格挡出去,然后一脚踢在夏侯宗的胸口,正将他踢倒在地。

    夏侯宗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姚崇赶忙说道,“停吧,不打了。”姚崇深吸一口气道,“我看你也是个人才,原来我只知道你打仗是一把好手,没想到功夫还不错,要不你就留下来,在我军中做个将军如何?”

    夏侯宗虽然气喘吁吁但是还是厉声喝道,“我不会做叛徒,休想诱惑我!”然后勉强用刀指着姚崇道,“快把辛恭靖给我交出来。”

    姚崇笑着说道,“可以,不过你要留在我军中做将军,否则我是不会把辛恭靖交给你的。”

    夏侯宗笑着说道,“不交人,我自己杀进去将他抓出来!”

    “你敢!”姚崇嘲笑的说道,“在我军营之中,如何能由得你,来人将他抓进大牢。”

    再说石不全这边,石不全牵着雪儿带着军士们走了好久,突然一个军士指着前方高声喊道,“鬼……鬼……。”

    其他军士被吓得差点往回跑,石不全朝着那个军士指着的方向望去,什么都没有,厉声喝道,“什么鬼!什么都没有啊!”

    “鬼打墙了。”那个军士指着前面,满脸惊慌吞吞吐吐的说道,“坟……坟……”

    众人仔细看着那个军士指着的方向,正看有三座土坟,分外三棵巨树,司马季度不解的看着那三座土坟惊恐的说道,“这……这怎么又……又回来了。”然后转头问石不全道,“石公子,你说这是不是我们刚才把人家坟给抛了,这死者不愿意了,要把我们留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