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石不全揭秘临川,姜雪儿流箭重伤

    第一节童谣乱政

    凄冷的阳光照在建康城冰冷的街道上,城里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一点生气,路上行人都悄无声息,东张西望的缓步前行,街道两旁的商家大多都没有开门,而只有少数的几个商家开门做生意,可完全听不到一点点的叫卖声,到处都透着诡异与死寂,只是偶尔会听到孩童唱着歌谣“建康宫,传旨队。头儿掉,身儿跑。不见棺材不见碑,只剩血色泪儿趟。”鬼魅般的歌谣声,在建康城的上空挥之不去。与之相反的则是建康城门口,挤满了出城的百姓,熙熙攘攘的裹着大包小包,扶老携幼叫嚷着要出城去。

    此时建康宫里正值早朝时分。

    “今日各位皆无本奏?无本便退朝了。”司马元显看着殿下交头接耳的大臣们,高声说道。

    大臣们面面相觑,皆面露难色不知所措,正在此时从殿外跑进一个黄门卫士高声禀报道“禀报陛下,现在建康城四门皆被百姓堵得水泄不通,城外商队难以入城,城内的百姓难以出城,守门将军不知如何是好,特来请示陛下。”

    司马元显听到禀报心生疑虑,质问道“怎么回事,怎么百姓都堵在城门口了?”

    “这……”黄门卫士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

    “快说!”司马元显大声呵斥道。

    “因为一首童谣。”卫士见司马元显面有怒色,吓得脱口而出。

    “恩?”司马元显的不解的问道,“什么童谣?”

    孔安国走出朝班奏道“禀陛下、丞相,是近日城内盛传的一首童谣,不知陛下、丞相想不想听一听?”

    司马元显听了孔安国的奏报,一皱眉头不耐烦的道“快说,什么童谣!”

    “宫外孩童传唱的童谣是这样的‘建康宫,传旨队。头儿掉,身儿跑。不见棺材不见碑,只剩血色泪儿趟。’”孔安国奏报道。

    司马元显听到童谣,心中大惊,而晋安帝听了这个童谣,也不顾身份,“哇”的大叫一声,浑身颤抖着躲在了龙椅了后面,孔安国见状都赶忙跪倒在地,叩头道“陛下息怒,是臣言语不当,让陛下受惊了。”

    “无……无……妨,孔……孔爱卿,平……平身。”晋安帝扒着龙椅的椅背,颤抖着说。

    司马元显不屑的看了一眼躲在龙椅后面的晋安帝,轻声催促道“陛下,当着满朝大臣,成何体统,快出来坐回龙椅上。”

    “朕……朕不出去,不……不去。”晋安帝蜷缩在龙椅后面全身颤抖的道。

    司马元显见状赶忙向晋安帝身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心领神会,走到龙椅后面,把晋安帝驾了出来,摁到了龙椅上。

    “吏部尚书何在?”司马元显高声问道。

    “臣史云海在。”史云海走出朝班,跪拜道。

    “这维护京城治安乃吏部之责,那你说说,这事该如何办啊?”司马元显笑着问道。

    “这……这……”史云海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

    “你已经是吏部尚书了,应该学会处理紧急状况,你说说现在这种情况该如何办?”司马元显笑着说道。

    “这……”史云海还是支支吾吾的,一脸难色的看了看身边的孔安国又看看了朝堂上的司马元显。

    “快说!”司马元显没有耐心了,高声喝道“你要再不说我就治你个藐视朝堂之罪!”

    史云海见状,吓得赶忙说道“臣以为应该封锁四门,只准进不准出。”

    司马元显笑着点点头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史云海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才张嘴说道“然后全城搜捕传出童谣之人,绳之以法。”说着史云海偷偷的瞄了一眼司马元显。

    “好,就按吏部尚书这么办。”司马元显看着史云海笑着说道。

    史云海见司马元显没有怪罪,才长舒一口气,可这时身旁的孔安国却劝阻道“丞相不可啊。”

    司马元显听到孔安国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了怒色,不耐烦的说“如何不可啊!”

    孔安国面不改色的回道“我建康城乃大晋国都,如果四门皆锁必会让天下百姓更加人心惶惶,如此我大晋将会失去民心啊,而且建康城如此之大,民有数十万户,即便封锁四门,有如何能查得到这传出童谣之人?难道要一家一家调查,那要何事才能查的完?”

    司马元显听了,眉头一皱阴阳怪气的道“孔爱卿的意思是说就让祸乱京都之人逍遥法外?”

    “臣并无此意,不过臣以为封锁四门,绝非上策,望陛下、丞相三思。”孔安国劝谏道。

    “那孔丞相有何上策,说来听听。”司马元显冷冷的问道。

    “这……”孔安国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司马元显见孔安国半天都不说话,高声笑道“孔爱卿,你怎么了?没主意了?”

    孔安国勉强辩解道“臣乃儒臣,只懂死谏,不懂查案之事。”

    司马元显听后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啊,你说你不懂查案,没有对策,别人有了对策你又不同意,你这是担心别人抢了你的左仆射的位置是吗!”说着司马元显拍案而起,高声斥责。

    “臣……,臣……”孔安国被司马元显辩哑口无言。

    “行了!别说了!”司马元显不耐烦的喝道,“就按照吏部尚书的吩咐办。”

    “诺。”堂下的黄门卫士应声退了出去。

    司马季度回到临川王府,点齐了五千人,一同前往芙蓉山,司马季度将人手全部撒了出去,一山顶为中心,向外扩张搜寻,可是搜寻了几个时辰,就连一点被掩埋的影子都没见着,跟别说木头了,司马季度走到石不全身边问道,“我这五千军士漫山搜了几个时辰,就连木头架子的影子都没见到,是不是你的推理出现问题了?”

    石不全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来到这边,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说着蹲下身来,在地上摁了摁道,“我在这里观察了好久,发现这里有两个地方的土要比其他地方空的多”说着指着地上的一个大概几寸的范围说道,“虽然这里被人回填过,可是无论怎么掩饰,都是有痕迹的。”

    说着命令军士拿来一竹筒水,便往石不全指的那个地方轻轻倒下去,奇迹就在眼前,只见此处的土地倒下水之后,这个几寸的范围的土却凹了下去,露出了一个几寸来粗的圆形凹洞,司马季度一看惊奇的说道,“这里怎么会下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