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狱中对饮(上)(求收藏,求推荐)

    郭管家和唐小姐相谈甚久,可是郭管家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娶唐小姐为妻,最后唐小姐决定此生永不嫁,从此唐小姐和郭管家共同经营绸布庄。

    后来晋元帝在南方建都,重续晋朝天下,郭管家散尽家财,代替以石崇的名义将晋元帝接到建康城,晋元帝为感谢石家为晋朝做出的贡献,便将随身的金牌赏赐给郭管家道,“现今天下第一世家,便是石家,无论何时,只要出示金牌,如朕亲临。”

    “真是悲壮啊。”刘裕听了石嵩的讲述长叹一声道,“那后来呢?”

    “后来郭管家为了担心天下第一世家的名号会导致天下大乱,于是便带着我和唐小姐一家来到了嘉兴,可是郭管家始终未曾娶唐小姐为妻”石嵩继续讲道,“等我长大之后,那时唐小姐和郭管家已经都年过半百了,我才为唐小姐和郭管家举行大婚,并在此为父亲和祖父在此立下衣冠冢,并为在长江边牺牲的卫士们立下了石碑,以时常祭奠。”

    “可如今故人已去,人怎可一直留恋过去呢?”刘裕劝解道。

    “但祖父遗训‘莫入仕,莫入史’作为后辈怎敢忘记。”石嵩摇了摇头回答道,“正因如此,当时无论晋元帝如何挽留,郭管家也执意要离开健康,不愿为官。”

    “我想石崇将军应该是不想让后代卷入宫廷党争的危险之中,才有这样的遗训。”刘裕劝说道,“可如今天下黎民受苦,百姓生活艰辛,我刘裕起兵伐贼,只希望还天下黎民一片乐土,然我军却屡屡遭遇贼人暗算。此时正是需要石公子入仕的时候,为了天下苍生,石公子也得入仕啊。”

    石嵩叹了口气道,“且随他去吧。”

    在说临川城,司马遵的斥候回报说,“石府所有人皆被司马元显斩杀在嘉兴城外的刑场之上。”

    “司马元显真的把他府中所有人都杀了?”司马遵听了斥候的回报问道。

    “不错,刚才派去嘉兴的细作飞鸽传书里是这样说的。”那个斥候汇报道。

    “竟然能用自己家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这石不全要么就是见利忘义,不忠不孝之人;要他真的是来当细作的,竟然可以牺牲自己的家人,必然是一代枭雄,此人可用之,但亦须防之。”司马遵听了斥候的话,瘫坐在椅子上说道。

    “那祖父的意思是……?”司马脩之不解的问道。

    “此人有奇才,现在我们必须用他,待到我们功成名就之时,便是杀他的时候了。”然后司马遵叹了口气道,“这种人,脑后都有反骨,用之必须要防。”说着司马遵站起身来道,“走,去看看这个石不全。”

    司马季度和石不全二人对饮,相谈甚欢,但是司马季度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此来是为了试探石不全是否真心投靠的,不时的问道,“公子觉得朝廷如何啊?”

    石不全知道是司马季度故意试探,刚开始还义正言辞的说道,“朝廷忠臣众多,若不是他们逼得太紧,我也不会来投靠临川。”

    听到此话司马季度皱着眉头道,“若是朝廷赦免了你,难道你还要回建康,当那个朝廷的一条狗?”

    石不全笑笑道,“若是朝廷真的赦免了我,我自然也不会信,说是赦免也就是引我回去,我怎么会自投罗网。”说这些话的时候,石不全故意装作一副很尊重朝廷的样子。司马季度听了石不全的话虽然有些不悦,但是却觉得石不全说的并非都是真话,感觉他的回答太过于正式了,大概是故意要装忠臣吧。司马季度这样想着,若是喝点酒或许石不全心声会全部吐露。其实对于石不全来说,这些话也就是说给司马季度听听,毕竟自己的理由是查不出案子才来投靠临川的,所以对朝廷的忠诚还是要有的,这样才更能让人相信自己投靠的理由,至于喝醉之后说了什么,那明天就忘了,谁还记得。

    在这之后,石不全一边照顾雪儿,一边喝司马季度一杯一杯的饮酒,其实石不全从小就带着酒和门前的小乞丐们喝,聊天,听他们讲这自己的故事,因为这事儿可没少被石嵩打,所以石不全的酒量那可不是盖的,可以说是千杯不倒,但是面对司马季度送来的酒,石不全不醉都不行了,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嘛,这喝了酒之后的话才是真情实感,可别说石不全演的倒还不错。

    司马季度醉醺醺的问道,“你觉得那司马元显怎么样,把你逼得都来投靠临川了,他绝对是个混蛋。”司马季度那可是儒将,时常犒军,那喝酒,都是拿着那大口粗瓷碗,咕咚咕咚就一大碗,然后“咣叽”把碗在地上一摔的那种,犒一次军要喝上十来碗,就这么个主,怎么可能被这几杯酒灌醉,石不全心里清楚,这就是在试探自己,当然也是石不全乐意看到的,酒后实话可就敢往外说了。

    “你……你说……说那司马元显啊,那……那……就是个混蛋!”石不全举起酒杯,然后傻笑一通继续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你说对了!”石不全此时故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司马季度,正见司马季度嘴角微微一笑,然后马上又恢复原状,看来这司马季度还是嫩了点,可是石不全这边心里都乐开了花,但这喜悦之意并没有在脸上有一点点体现。

    石不全口齿不清,满脸厌恶的说道,“就……就……就那个司马元显,把这朝堂整的乌烟瘴气的,还……还结党营私,以……以权……权牟利,就是个混蛋,再看看那满朝的官员,全……全……全是蠢蛋,整……整天争来争去的,结果呢,不……不还是什么结果都没争出来。”然后石不全往柱着桌子,把凳子往司马季度身边移了移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司马季度,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嘲笑的说道,“你……你可不知道,就……就那群酒囊饭袋,在秦国和后燕攻打晋朝时,商……商议了一上午,竟然一个结论也没有,最后司马元显还得来问我这个草民。你……你说他们是不是酒囊饭袋,哈哈哈哈。”说完大笑着端起酒杯,大喊一声“喝”,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