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身世之谜(下)(求收藏,求推荐)

    另一方面,郭管家抱着石崇刚出生的幼孙在卫士们的护卫下向南逃去,不知走了几天,便被滚滚长江拦住了去路,这时一个卫士来报“不好了,孙秀带人追上来了。”

    “这孙秀是想赶尽杀绝啊。”郭管家长叹一口气道。

    “来人,留下一只船,其他的都给我砸了。”领头的卫士命令道。

    “诺”剩下的卫士们接下命令,便开始砸船。

    “你们这是?”郭管家见状不解的问道。

    “郭管家,您先带小主人过江,我们留在这里挡住孙秀的人。”领头的卫士说道。

    “不可!”郭管家赶忙阻止道,“孙秀人多势众,而你们区区数十人,这不就是送死吗!”

    “只要小主人平安,我们死不足惜。”卫士们坚定地说。

    “可是……”郭管家听了卫士们的话泪水充斥着眼眶。

    “郭管家快走吧,再不走他们就追上来了。”卫士们催促道。

    郭管家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看了看怀中的小主人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小主人养大成人的。”

    郭管家含着泪跪下向众卫士叩了个头道“我替小主人谢谢众位了,众位保重,我和小主人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

    “保重”卫士们拱手道。

    卫士们站在岸边远远的凝望着远去的郭管家和小主人,此时背后传来了冲天的呐喊声。

    卫士们转过身去,面对着孙恩的数万之众毫无畏惧,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英雄们的鲜血染红了长江水。

    郭管家带着小主人在江南各地四处躲避,后来来到了建康城安顿了下来,并且为了躲避北边朝廷的追兵,只得让小主人跟着郭管家的姓氏,所以取名“郭崇”,郭管家用从司马府带出的钱财在建康城盘下了一个绸布庄,每日郭管家背着小主人在绸布庄出工,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出工,建康城的富人家的妇女见郭管家独自一人带孩子十分辛苦,所以每次来买布匹总是会多给出几个小费,甚至有一个唐家,唐家当时是建康城的大户人家,她家的小女儿看到郭管家如此勤劳,竟然想要嫁给他,但是被郭管家万言拒绝了,郭管家对那户人家的小姐说道,“你看我,还带着个孩子,若是你嫁给我,岂不是拖累于你?况且我身份低微,难以配得起你,还是算了吧。”

    “我愿意和你一起抚养孩子,我会视此子如亲生一般,绝对不会亏待与他的。”唐家小姐恳求道。

    郭管家摇了摇头道,“纵使你不介意,但是我却于心不忍,你正值二八年华,而我已经壮年,我实在不忍耽误你的青春。”

    唐家小姐虽然不舍,但是见郭管家如此绝决,也不多说了,只是每日都会从家中带来美食送到绸布庄,然后帮助郭管家一起忙碌绸布庄的生意,虽然才到建康城没多久,但是由于郭管家的绸布物美价廉,再加上唐家小姐的四处宣传,引得建康城很多大户人家都来郭家绸布庄买布,仅仅一年,郭家绸布庄变成了建康城最大的绸布庄了,而这年刘秀和司马伦被朝廷处死,所以就在这一年,郭管家将郭嵩改回原姓石嵩。

    一年的相处,让郭管家对唐家小姐也有了感情,但是碍于石嵩的关系,完全不敢表露出来;而唐家小姐经过与郭管家一年的相处感情更加深厚了,但是唐家小姐却再也没有提过婚嫁之事,只是默默的陪着郭管家,两人就这样相敬如宾。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唐家小姐的年龄也在一天天的增长,可是此时郭管家对唐家小姐更是满心的惭愧之意,这天趁着店里中午没人的阶段,他正看着唐家小姐在擦柜台,不禁心中更加愧疚,堂堂的唐家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如今却为了自己做这种低下的工作。于是他对唐家小姐说道,“唐小姐,你帮我的够多了,我对你真的十分感激,但是你的年龄也不小了,该嫁人了。”

    “你这是在赶我走吗?”唐小姐听了郭管家的话,先是一愣,然后说道,“你是嫌我烦了?”

    “不是。”郭管家赶忙解释道,“因为你帮了我这么多,让我有了这么大的产业,我实在是无以为报,我知道唐家是名门旺户,想来唐老爷也一定能给你找到良配的,我不希望你在我这里浪费时间罢了。”

    “既然你都对我下逐客令了,我还能说什么?”说着唐小姐放下手里的抹布转身离开了绸布庄。

    看着唐小姐离开的背影,郭管家眼眶渐渐的泛红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之前郭管家带着小石嵩在南方四处漂泊的时候,无论多么苦,多么难郭管家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而近日,郭管家看着唐小姐远去的身影,却流泪了,从这天,唐小姐再也没有来过绸布庄,而郭管家每天都站在店门口落寞的看着唐府的方向。

    而唐小姐回到府中,每日将自己锁着房里,默默的哭泣,任谁叫门都无人应答,唐老爷甚是焦急,女儿整天将自己所在房里不吃不喝的,这如何是好,便命人将郭管家请到府中,郭管家背着石嵩来到了石府。

    “郭掌柜,不知你是何许人啊。”唐老爷亲切的问道。

    “我姓郭,名峰,本是朝廷司马石苞的管家,后来石苞、石崇父子二人被孙秀诬陷,便受石老爷之托,带着小主人逃了出来……”说着指了指背上的孩童说道。

    “既然是石府的管家,那也算是半个官员了,也算是与我门当户对。”唐老爷想了想说道,“我女儿你也见过了,你觉得她人如何?”

    “唐府小姐,大家闺秀,样貌出众,智慧过人,若说美貌与智慧并存,也不为过。”郭管家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听你说来,对我女儿也有意思了。”唐老爷笑了笑说道,“我也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你,我就这一个女儿,你做了我姑爷,日后唐家的产业也全交给你来继承。”

    郭管家摇了摇头道,“唐老爷,您说笑了,您是建康城大户人家,而我只是个绸布庄的掌柜,如何能配的上您的女儿?纵使对小姐心中再多爱慕,也只能藏在心里。”郭管家看了看怀中的小石嵩说道,“而且我还带了个孩子,纵使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我也不忍心拖累她们,况且还是唐府小姐,还是请唐老爷三思。”

    “哎。”唐老爷叹了口气道,“即使我再有钱,那也就只是个被人看不起的三流商人,虽说你现在只是个绸布庄掌柜,但是怎么说也是当过大官家的管家的,财力可能你比不过我,但身份上怎么说我女儿也是高攀于你啊,既然我女儿喜欢,做父母的也不能拦着。”

    “可是……”郭管家刚要说什么,唐老爷打断道,“现在我家女儿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以泪洗面,看的我好生难过,就算是你不愿意娶我女儿,你也去看看她,也许现在也就只有你能安慰她了。”

    “好,既然唐老爷开口,我便去看看她,请唐老爷带路。”

    “好。”唐老爷应了一声便在前面带着郭管家一路穿过唐府的回廊,来到了唐家小姐的闺房门口,唐老爷敲了敲门,可是屋内一声回应也没有,只有一个女子的哭泣声。

    “唐小姐,是我。”郭管家在门外喊了一声。

    唐小姐听是郭管家的声音赶忙打开门,看到郭管家站在门口也不知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反正二话没说便扑到郭管家的怀里放声大哭。郭管家被唐小姐的这一举动整的不知如何是好,呆呆的愣在原地。

    唐老爷在旁边使了好半天眼色,郭管家才将唐小姐抱在怀里道,“好了,别哭了,看到我就哭,是不想见我咋的。”

    唐小姐趴在郭管家的怀里轻轻锤了一下郭管家道,“谁说不想见你。”

    “既然见到了,赶快让我们进去啊,郭掌柜好容易来一趟,不得让人家进去坐一会儿,老在门口站着多累啊。”唐老爷笑着说道。

    “哦,对。”说着牵着郭管家的手进了屋里,唐老爷也跟着一起进屋,坐在桌边。

    “爹,你进来干吗!”唐小姐嘟着小嘴儿,衣服小女儿的娇态说道。

    “准你想郭掌柜,就不准我想闺女啊,你把自己关了几天了,爹就不能看看女儿?”

    “行,你看,看完了出去。”说着便把唐老爷往外轰。

    “看来女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唐老爷叹了口气便走了出去,虽然唐老爷假装生气,但是心里逗乐开了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