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下)狱中对饮

    江陵城内桓玄听说临川王要起兵攻打便召集众大臣商议是否要与临川王一同起兵攻打扬州。

    “现在朝廷南被秦、燕二军牵制,北府军被临川王牵制刘裕在海上抗击海盗孙恩,此时是扬州最空虚的时候,今日让诸位来就是商议一下是否应该趁此机会攻打朝廷。”桓玄说道。

    “现在朝廷空虚,若错此良机,恐怕日后再想打就难上加难了。”符宏拱手道。

    “不可啊,将军不可。”范卞之赶忙阻止道,“现在虽然临川王欲起兵讨伐朝廷,但是临川王也是司马家的人,那是司马家内部的事,但是若我们此时也起兵攻打扬州,那两家必定都不愿看到将军攻进扬州,说不定能够促使两家和好,共同讨伐我们,这样我们就是腹背受敌,而且现在吴甫之将军在与秦队开战,到那时我们就成了天下共敌,四面楚歌。”

    “那依你之见,我们当如何?”桓玄问道。

    “臣听闻南凉起兵攻打宁州,依臣之间,将军当以援兵之名,派兵增防宁州边境,以待时机吞并宁州,若是可以再挥兵北伐,攻下南凉,如此天下半数土地便并入将军麾下,此事将军便拥有天下最大的土地,势力之大,朝廷也莫能与你匹敌,此时再攻打扬州,岂不是轻而易举?”

    桓玄想了想说道,“卞之说的有理,那就由符宏为帅,皇甫敷为副将领兵十万,增援宁州。”

    “唯。”二将拱手道。

    “我给你复仇的机会,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啊。”桓玄笑着说道。

    “微臣定当不负使命。”

    南凉王拓跋利鹿孤派遣杨轨和田玄明等人率领五万大军南下攻打东晋的宁州,可是杨轨等人到了宁州边境,却并未急着攻打,而是命五万大军,驻扎在边境观望,这时有一个军士走入杨轨的营帐道,“将军,帐外有人说是您的故友,想见您。”

    “我的故友?”杨轨想了想问道,“他有报上名号?”

    “他说他的名号不可说,将军召见,自然得知。”那个军士禀报道。

    杨轨想了好久道,“叫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此人是谁。”

    “唯。”那个军士应了一声便出帐将那人唤了进来。

    杨轨见到那人便笑着站起来迎接道,“哈哈哈哈,乞基兄,多年不见了,听说你继承了令尊的汗位,现在做了田胡部落的可汗,想来现在应该事物众多,怎么有空来看兄弟啊。”

    “来看看老友不行啊。”王乞基笑着说道。

    “以你现在的身份,怎么好意思让你来见我,应该我去拜访你才是啊。”杨轨想了想笑着问道,“你今日前来不单单是来看老友的吧,是不是有事要说?”

    王乞基点点头道,“此处我不能逗留太久,我就开门见山了。”王乞基想了想说道,“不知兄长有没有自己当皇帝的想法?”

    杨轨听了怒道,“难道你要劝我篡位!此事万万不可,我本是降将,若是篡位,岂不是将我至于不忠不义的境地,若兄弟再说此事,我必将你军前正法。”杨轨早就看不惯南凉王拓跋利鹿孤了,经常私下里和亲信说这拓跋利鹿孤,乳臭未干,竟然天天对自己呼来喝去。但现在杨轨也不知这王乞基究竟想干什么,会不会是利鹿孤的细作,来探口风的,所以纵使有篡位之心,也不敢说出口来,否则被传到拓跋利鹿孤耳朵里,那可就是灭九族的罪过。

    王乞基知道杨轨所想,笑着说道,“我已经联合荆州桓玄,荆州桓玄已经答应帮助我起兵攻打,趁南凉南侵之际,内部空虚,一举拿下南凉,之后立你为王,但是你现在如此忠诚的拓跋利鹿孤的一条狗,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来日战场再见吧。”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王兄,且留步。”杨轨赶忙叫住王乞基道,“虽然大王让我南侵,但是只交给我五万人,现在大王身边还有十五万军队护卫,若是轻举妄动,很有可能血本无归啊。”

    王乞基叹了口气道,“若是你配合我们,我们必定成功,既然你对利鹿孤如此忠诚,我们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与他开战了。”

    “我的配合?”杨轨想了想问道,“你要我如何配合?”

    “你只消起兵攻打宁州,我和桓玄的军队便会在战场出现,这样,你就可以以敌军势大为由请求利鹿孤派兵增援,如此利鹿孤身边的军队势力便会很大的被削弱,待利鹿孤的援军一来,你、我、桓玄三路兵马会合,便可直奔乐都,如此便可轻而易举拿下乐都城。”王乞基笑着说道,“待拿下乐都城,我们便拥立你为王;桓玄希望你当了王之后,出兵南下攻打宁州,你二家平分宁州。”

    “那你呢?我和桓玄都得到了好处,那你要什么好处?”杨轨知道这些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若是没有利益,多半是欺骗自己的。

    “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开通边境的马市,与我部落通商,若是有人来犯,希望两国出兵增援。”王乞基回答道。

    杨轨想了想道,“好,我答应你们。”

    “但是你的副手田玄明可能会成为我们的阻碍,若想成事,必须杀了他。”王乞基轻声说道。

    “无妨。”杨轨笑着说道,“那田玄明是我的人,他很早便帮我在羌地组建了一只十万人的军队,为我日后反凉做了准备。”

    石不全等人在大牢之中,这时司马季度来到大牢里,拿着府里做的美食和两坛美酒来探望石不全,司马季度拱手道,“公子,莫怪父亲无礼,父亲也是过于谨慎小心。”

    “我知道。”石不全笑了笑说道,“公子带来的这两坛美酒不会是断头酒吧。”

    “当然不是。”司马季度笑了笑说道,“我对公子的才气甚是钦佩,担心牢里的饮食公子不适应,所以特地带了府里的美食来和公子对饮。”

    石不全大笑着说道,“那就好,我还以为我快死了呢。”司马熙将餐盒里的美食端了出来,摆在桌子上,摆了整整一桌,桂花糕,绿豆糕,荔枝凉糕,还有雪儿最爱吃的菊花吊梨羹,除了糕点还有一整盘的酥皮烧鸡,莲花牛肉和桂花鱼。

    “我都快饿死了。”雪儿走过来拿起桂花糕就要往嘴里送,石不全见状赶忙拍了一下雪儿的手道,“放下,季度大人还没吃呢,你怎么能先吃。”

    雪儿立刻心领神会,赶忙把桂花糕放下,然后道,“季度哥哥你快先吃,你吃完了,我才能吃,我都快饿死了。”

    司马季度看了眼石不全道,“石公子是怕我在饭菜里下毒啊,无妨。”说着拿起筷子一道菜尝了一口道,“公子请看,菜很安全。”

    石不全其实心里知道司马遵是不会在杀自己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却还是得让司马季度先尝一下,“哪里,大人怎么会给我下毒。”说着拿起桂花糕咬了一小块,然后递给雪儿道,“给,吃吧。”

    “哼,你咬了一口才给,让我怎么吃啊。”雪儿嘟着小嘴儿假装不开心的说道。

    “嫌弃我啊。”石不全笑着说道,“你现在开始嫌弃我了,好啊,以后看我还会理你。”

    “哎,别别别,我不嫌哥哥。”说着雪儿从石不全手里把石不全咬了一半的桂花糕接了过来,两只小手抱着啃,边啃还边看着石不全说道,“真好吃。”其实雪儿知道,石不全是担心桂花糕有毒,所以自己先尝一口没有问题才交给自己,雪儿坐在石不全身边,自顾自的啃着桂花糕,满脸幸福的表情,司马熙在一旁看着,不禁还有点羡慕,玩笑道,“人家也想人喂。”

    “去去去,你能和雪儿比啊,自己吃去。”石不全嫌弃的说道。司马熙见状学着雪儿嘟着嘴拿了一块凉糕吃了起来还边吃边说,“不喂就不喂,害的我和你一起坐牢,连喂一下都不喂。”也不知道今天这司马熙是怎么了,跟个老娘们似的在那里边吃边念叨着。

    司马季度在旁边看着不禁笑出声来道,“石公子,你这一家人好幸福啊。”说着自斟自饮了盅。

    “怎么?季度公子一家不也是很幸福吗,你父亲对你也是很好啊。”石不全说道。

    “哎。”司马季度叹了口气道,“父亲对我是很好,可是父亲常年在外不在家,都在外面忙,母亲一人独守王府,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吃饭了。”

    “我现在和你也一样啊。”石不全叹了口气道,“我也好久没有和爷爷、奶奶一起吃饭了。”

    司马季度拿起酒杯刚要喝,听到石不全的话,缓缓将酒杯放下道,“公子,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何事?”石不全问道。

    “司马元显已经将你的家眷抓起来了。”司马季度一脸哀伤的说道。

    “那爷爷和奶奶呢?”雪儿听了赶忙问道。

    “全部家眷,应该包括你说的爷爷奶奶吧。”司马季度说道。

    雪儿听了嘴里的桂花糕也吃不下了,眼泪顺着眼角吧嗒吧嗒流了下来,“爷爷、奶奶对我那么好,怎么会……”说着两眼泪汪汪的望着石不全。

    石不全赶忙把雪儿抱在怀里说道,“季度大人不是说‘应该’吗?应该就是季度大人也不知道都有谁,说不定爷爷奶奶不在其列呢。”

    “你骗人。”雪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司马元显得知没有抓到石不全的家眷,只抓到家中的仆役,便命人将他们斩首示众,将首级挂在嘉兴城门,以儆效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