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下)(求推荐票、收藏、投资)

    石不全一行三人来到宗人府大牢之中,宗人府大牢与其他地方的大牢唯一的不同就是,宗人府大牢的环境要比地方大牢环境好的太多了,抛光的青石地面,墙上精美的雕刻,还有每个牢房那可都是最高配置,红色的地毯,金色的背景墙,杉木的牢房柱子,每日狱吏就像是奴才一样精心侍候着,美酒佳肴都是每日狱吏精心准备着,甚至一些王爷还有歌女舞女相伴,说好听点这是大牢,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换了个地方享受罢了。想来也是,这地方都关着些什么人?狱吏哪敢怠慢,如果哪个王爷被无罪释放,那侍候的不好的狱吏岂不遭殃?可以说整个大晋的土地上的牢房,只有这里的狱吏最像太监,整日都在侍候大爷。

    官吏要想进入宗人府找犯人问话,都需要经过重重检查,吃食不得带进大牢,如果要将吃食带进大牢需要有严格的检查,首先有人试吃,防止下毒,有人将吃食里面检查,防止暗藏凶器,甚至还规定吃食不得用盘子和木盒带进大牢,毕竟盘子打碎了也是利刃,只能用油纸包着送给犯人;其次就是所有的酒水也需要专人试喝,而且酒不能用坛子装,要用银壶,所以这宗人府门口摆着一堆银壶,专供给犯人装酒用的;人要想进入牢房,那就更过分了,需要在旁边的房间里,接受全身检查,所有一切带腔的,带金的,长条状的都是不能带进去的,甚至衣带都不能带进牢房,防止藏毒,或者成为凶器。更过分的就是,女子要仔细检查隐秘的地方,听说曾经有女子隐秘之处藏凶器,杀害犯人,于是便多了这么一条规定,这雪儿可尴尬毁了,两个男性狱吏非要给雪儿检查,石不全见状怒喝道,“你们这儿没有女人给检查吗?光天化日,一堆男人要给小姑娘做全身检查,成何体统。”

    “大人勿怪。”这时一个狱吏赶忙上前说道,“我们都是阉人,给女子检查也未尝不可。”

    雪儿躲在石不全身后吓得全身瑟瑟发抖,毕竟雪儿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现在雪儿跟除了石不全可以在一间房间以外,跟其他男子在同一个客栈,她都会吓得全身抽搐,石不全怒斥道,“阉人也不行,你们曾经也是男人!姑娘清白不可毁于你手,快去找个女人来检查!否则我去找司马丞相,治你俩的罪。”

    “这。”两个狱吏面面相觑,然后说道,“我们牢中真的没有女子当值,请大人见谅。”

    “好啊,为难我是吧。”石不全拉着雪儿转身就要往外走边走说道,“我去找司马丞相。”

    两个狱吏听说要找司马丞相,吓得赶忙一路小跑跟了过来,拦住石不全,恭敬地道,“大人切莫去找丞相,我这里有服侍犯人的舞女,可以让她们替小姑娘检查。”

    石不全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狱吏,狱吏冲另一个狱吏挥了挥手,那个狱吏便走进大牢,石不全带着雪儿回到大牢门口。

    不多时,从牢里走出一个身材曼妙,容颜姣好的女子,那女子身着一层薄纱,美妙绝伦,其实她真的就穿了一层薄纱,透过薄纱里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那司马熙眼睛都看直了,嘴里还不住念叨着,“生错人家了,若是生在皇家,坐牢都坐的这么香艳,那我死也甘心了。”其实石不全看着那女子也是鼻血差点流了出来,雪儿在一旁狠狠的踹了石不全一脚道,“你不许看!大色狼!没听说过非礼勿试吗?”雪儿嘟着小嘴儿,生气的看着石不全。

    “大人,唤我来所为何事啊?”这时那个女子娇媚的问道。

    “快快,替这个小姑娘检查一下。”那个狱吏说道。

    “好。”说着走到雪儿面前娇媚的说道,“小妹妹随我来。”将雪儿领进了那间房间去了。

    “嘿,石公子,想不想坐牢?”司马熙目送着那个女子进了小屋,然后用胳膊肘顶了顶石不全问道。

    “大人,你这是咋了,好好地自由人不想做,想坐牢?”石不全看了一眼司马熙说道。

    “公子,你别装正人君子了,刚才你眼睛不也看直了。”说着从门口指了指临近门口的几间牢房,然后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说道,“你瞅瞅,那衣服少的,再看看那身材,那屁股多白,再看看那长相多美,你难道不想每被这么多美女相伴?”

    “想。”石不全看了一眼司马熙说道,“我更想自由。”

    “切。”司马熙不屑的看了一眼石不全道,“你就是块木头。”说着便口中垂涎的看着那几个牢房里跳舞的女子,还不禁自言自语道,“这胸”“呦呦呦,屁股扭得。”“哎呀呀,披纱掉了。”“快看快看,坐怀里了。”那一脸花痴的样子。

    “还看还看。”雪儿从房间走出来,指着石不全道,“再看把你眼睛抠出来!你个色狼,找不到女朋友活该。”说着伸出两个手指朝石不全戳过去。

    石不全顺手拉着雪儿的小手道,“好了,不看了,我们进去吧。”说着石不全便拉着雪儿跟着狱吏朝牢房内走去。

    司马熙一边走一边激动的看着每个牢房,还不时的发出难以言喻的声音,“石公子,你快看,那个女的,快看。”

    “行了!”雪儿冲司马熙怒吼着,然后把石不全推到墙边道,“你不准看,脸冲墙。”

    石不全看着雪儿,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一间牢房,这间牢房和别的牢房略有不同,别的牢房都有歌女、舞女,而这间牢房里只有一个男子坐在地上,而且牢房的柱子上全都被棉被裹的严严实实的,那个狱吏指着这间牢房道,“临川王便被关在这里。”

    这时那个男子抬起头问道,“你们是何人?”

    “草民石不全。”石不全拱手拜道,这时的司马熙还沉浸在刚才美女的幻想中,呆呆的发笑,这时石不全狠狠的用胳膊杵了一下司马熙,司马熙才回过神来,看到牢中之人,拱手道,“我是丹阳郡郡尉司马熙。”而雪儿则躲在石不全身后偷偷的伸出头望着牢里的那个人。

    司马宝眼皮都不抬的瞄了一眼道,“一个小小草民,也能进这宗人府大牢?这宗人府的狱吏是不想活了啊。”

    “此人是司马丞相请来查您的案子的人。”那个狱吏恭敬地说道。

    “我的案子?我什么案子?”司马宝慵懒的抬起头问道。

    “您谋反的案子。”那个狱吏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谋反?谁谋反?谋反的是她李陵容!”司马宝听到狱吏说“谋反”二字,疯了一般站起身来冲到石不全面前,抓着大牢的柱子,嘶吼道。

    “大王,请勿激动。”石不全拱手道,“我今天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哼!”司马宝冷哼一声道,“我没有必要回答你。”

    石不全笑了笑冲狱吏说道,“把门打开,我进去和大王谈。”

    “唯。”狱吏应了一声将门打开,石不全笑着走了进去,在司马宝耳边说了什么,然后转身便朝门口走去道,“说不说由你,我言尽于此。”

    司马宝听了赶忙说道,“你要问啥,问吧,我必然知无不言。”

    “好。”石不全笑了笑问道,“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了,当年的往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这个……”司马宝想了想回答道,“是一个叫许迈的道士告诉我的。”

    “许迈?”石不全听到这个名字陷入了沉思,“当年许迈确实是参与此事的,但是为何如今还活着,想着那道士活到现在应该七八十岁了吧。”

    “那个许迈长什么样子?”石不全便想便问道。

    “那个道士大概二十岁上下,个头很高,一席白色的道服,眼睛很大,鼻梁很挺,而且眉间有一颗红痣,红痣上长着一根白毛,看着不似我中土人士,倒有几分西凉人的长相。”司马宝回忆道。

    “二十岁上下?”石不全听了却实是吓了一跳,心中暗想这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之术?

    “你确定那人是许迈?”石不全不可思议的问道。

    司马宝点点头道,“他手里有出家的文碟,而且先帝还曾封他为国师,所以他还有先帝赏赐可以自由进出皇宫的玉牌。”

    “许迈做过国师?”石不全又是一惊问道。

    司马宝点点头道,“先帝登基之后,便封其为国师,不过世人并不知晓罢了,因为此人被封国师之后的第二天便离奇失踪了,当时朝野都在传此人羽化成仙了;我想我见到的就是这位仙人,要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年轻呢?”

    “你之前见过此人?”石不全想了想问道。

    “没有,第一次见。”司马宝摇了摇头道,“不过听说许迈眉中有红痣,若佛祖眉间的白毫一般,而且此人眉中也有红痣,痣上也有白毛,如此奇怪的特征,想来必是其本人无遗。”

    “那雪儿也是他交给你的?”石不全想了想问道。

    “不错,他将当年的事告知与我,然后说天下将异主,玉帝命他下界寻真龙天子,他下界后见临川有龙气,而且帝星照耀,我便是下届皇帝,让我带着小姑娘,以当年之事威胁朝廷,到时太后为息事宁人,自会下诏让位于我。”

    “这你都信?”石不全嘲笑道。

    “如何不信,其人都能长生不老,如何不信?”司马宝想了想说道,“而且临川近年祥瑞频现,岂非吉兆?”

    “有何祥瑞?”石不全问道,“血色灵芝,麒麟现世算不算祥瑞?”

    “麒麟?想多了吧,麒麟乃传说,如何能出现在现实之中。”石不全笑着说道。

    “你不信?我都看到了,在天上。”司马宝争辩道,“临川许多人都看到了。”

    石不全听了司马宝的话将信将疑,口中念叨着,“这世界真的有神仙?”

    “你可别不信,真有。”司马宝肯定的说道,“否则我也不会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来到京城逼宫啊,谁想太后竟然死了。”

    石不全笑道,“若是那道士说的是天神,那为何你没有进位皇帝,反倒被关进大牢?若那道士真的是天神,为何没有算到太后会过世?你是被骗了。”说着便快步转身离去。

    “石公子,这司马宝开始如此倔强,你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才肯开口和你说的?”司马熙不解的问道。

    “我就是和他说,昨夜丞相派人夜袭临川,活捉了其子司马脩之,现在只有将此事查清,才能保住他和他儿子的安全,否则必当谋反论处,他为了救儿子也得说实话。”石不全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司马熙问道。

    “我要去会稽,你快去禀报丞相,要他允许雪儿与我同去,并且可以让护卫随同,保护我们的安全。”石不全说着便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