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下)(求推荐、投资、收藏)

    然后剩下记录的就是每日司马昱招来侍寝的详细记录了,虽然石不全不愿意看,但是还是得看,于是石不全从第一个妃子,往下看,发现这司马昱真的是每日换一个妃子,日日临幸,且不说他这样是否会肾虚,就说他这广撒网也是够厉害的,石不全之后往下看了好多本,最后终于有一个妃子怀孕了,就是徐贵人,但是后面的记载是徐贵人生了个女儿,之后的记载便是司马昱每日都宠幸这个徐夫人,想来是觉得她怀过一个女儿,早晚应该能再生个儿子吧。

    可是再往下就没有什么记载了,唯一有点奇怪的记载就是八年后,司马昱每天临幸的女子人数逐渐增加,好像很卖力的样子,这一点石不全看了很奇怪,为什么八年后的记载司马昱那么想生孩子呢?再次记载就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记载说司马昱听说有个道士许迈看一眼女子便知她能不能生儿子,司马昱找来了后宫所有的妃、嫔甚至连所有的婢女都找来了,可是许迈一个都没有看中,但是看完那些女子后,许迈就好像中了邪一样,直奔后宫而去,然后停在了织布作坊的门前,冲了进去,指着最里面的角落里一个长的黝黑的织女道“此人即是。”此织女便是昆仑奴李陵容。

    石不全读到这里兀自的奇怪,石不全素来不信什么通灵之事,所以这许迈的记载未免让他觉得蹊跷,如果这记载没有被篡改过,这所有的婢女都被许迈掌过眼了,可他如何得知织布作坊内还有一女的?如果没人告诉他,他是不会知道的,可是究竟是谁告诉他的?为什么专门挑选这个人呢?想来想去,石不全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想是这李陵容买通了这个道士许迈,可是买通与否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无伤大雅,主要是雪儿究竟是不是李陵容的外孙女,这个很重要。

    可是再往后查便查到一年后,便诞下一子,便是先帝司马曜,说来也奇怪,这司马昱这十数年间,临幸如此多的女子,甚至连婢女都临幸,怎么一个怀孕的都没有,可是临幸了几次这个李陵容,便诞下了皇子,这不是很奇怪吗?如果说是司马昱不能生育,可是李陵容如何怀孕的,如果是女子不能生育,可是如此多的女子怎么可能每个都不能生育呢?这着实让石不全敢到奇怪,要么就是司马昱不能生育,而这个儿子是李陵容与别人的儿子,可是转念一想,既然司马昱封了李陵容,李陵容必然被王府看管甚严,通奸之说自然不成立;难道是说在司马昱之前,李陵容就已经怀孕了?这想想也不可能啊,这记载着,因为李陵容相貌丑陋,所以司马昱是封李陵容为贵人之后,司马昱纠结了半年之久才临幸的她,十个多月才诞下皇子的,如此算来李陵容绝对不能在封贵人之前怀有身孕,毕竟不可能怀孕十六个月,可是为什么其他女子不能怀孕只有李陵容怀孕了,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种奇事?

    虽然石不全对这件事也是十分好奇,但是现在的燃眉之急是雪儿的身世,所以好奇心也就只能放一边了,石不全在后面的档案里更发现司马元显的父亲司马道子也是李陵容所生,由此看来司马昱并非不育,肯定是李陵容用了什么办法让阖府女子不孕的,再往后便是十年后司马昱即位称帝,从档案记载来看,司马昱即位后身体很健康,但是却在一年后暴毙,之后李陵容的儿子司马曜即位,从档案上来看,这个李陵容确实有问题,但是却根本看不出来李陵容是否如司马宝所说的做过偷梁换柱之事。可是如果司马宝所言属实,那么现在只能去会稽郡寻找是否还有当年活着的当事人了。

    嘉兴城外,刘裕的军帐中,刘裕正在研究海盐的地图,这时一个军士走进军帐。

    刘裕抬起头问道“什么事情。”

    “禀报参军刚才接到华斌将军传信,他们已经突出重围,正驻守在句章城。”军士跪地回报道。

    “信里还说什么了。”刘裕瞥了一眼军士,然后继续看着地图,顺口问道。

    “信里还说此次损失惨重,恐不能及时支援,望将军详之。”军士从腰间取出纸条念道。

    “恩,好,知道了”刘裕点了点头吩咐道,“你下去吧。”

    “诺。”

    当天晚上,史进探查过都官尚书的死亡现场后,由护卫队保护着回到了尚书府。

    “赵将军有劳了。”史进向着身后的一个身着金甲的青年人施礼道。此人正是御林军副都统赵错,原来是司马元显命令赵错在御林军挑选百来精壮组成护卫队保护史进安全,并且任命赵错为队长。

    “分所当为,大人切莫挂心。”赵错还礼道。

    夜里,史进独自一个人坐在桌前研究案情。

    “谁。”只听门外守门的卫士高声问道。

    “我。”一个清脆的声音回道。

    “是公子啊。”卫士赶忙赔笑施礼道。

    此人正是史进的独生儿子,名叫史云海

    “是啊,这么晚了父亲还在工作,所以给父亲沏了茶水。”史云海端着茶盘解释道。

    “恩,进去吧。”卫士看了眼茶盘道。

    史云海笑着走进书房站在书桌前,将茶盘放在桌上笑着说道“父亲,这护卫队还挺敬业的,大半夜都不放松警惕。”

    “敬业?”史进冷哼一声接着说,“你以为他们只是护卫我安全的?”

    “是啊,那他们除了护卫父亲的安全还能做什么?”史云海不解地问道。

    “他们是来监视我的。”史进伏在史云海的耳朵上轻声说道。

    “监……”史云海听到父亲的话大吃一惊,脱口便喊了出来,史进眼疾手快,赶忙用手捂住史云海的嘴,看了看门口轻声道“你小声点。”

    “他们为什么监视父亲啊。”史云海奇怪的轻声问道

    “司马元显担心我因为难以破案而携家连夜逃走,所以命令他们来看着我,表面上是来保护我,实则就是监视。”史进轻声解释道。

    “那父亲,案子查的怎么样了?”史云海转移话题问道。

    “恩,有一点眉目了。”史进冲着史云海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快去睡觉吧。”

    深夜,建康府衙的停尸间内传来一声惨叫,这时几个衙役冲进停尸间,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快去,报告史大人。”

    “诺。”一个衙役飞一般的冲出了府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