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上)

    阴冷的夜,寂静的小路上,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死寂的街道上,都官尚书带着几个衙役从大牢刚刚提审过那两个黄门侍卫,可却一无所获,都垂头丧气的走到了衙门口。

    都官尚书看到空荡荡的衙门口,气愤的转身冲身后的衙役们高声怒喝道“这堂堂衙门守门的衙役都哪去了?”

    只见衙役们瞪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方,一脸惊恐的指着衙门上方的斗拱,断断续续的道“大……大人,在……在……那。”

    都官尚书顺着衙役们指着的方向望去,吓的“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只见两个守门的衙役被人高高的吊在了斗拱之上。

    “这……”都官尚书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还进……进衙门吗?大……大人。”一个衙役结结巴巴的问道。

    都官尚书狠咽一口口水,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盯着吊在衙门门口的两个人,壮着胆子大声喊道“进!”

    话音刚落,都官尚书便带头猫着腰缓缓地向着衙门的大门走了过去,都官尚书走到大门前突然站住了,后面的衙役也跟着停在大门口,都官尚书推开大门,阴沉的“吱”的一声,大门应声打开了,死寂的衙门什么都没有,黑漆漆一片,都官尚书带着衙役们轻轻地迈步走进大门,轻声道“你们去其他几间屋子看看,我去一堂看看。”说着便朝一堂走了过去,黑洞洞的大堂显得更加恐怖,突然有两个人影从房梁上窜了下来,吊在了半空中上,都官尚书“哇”的一声向屋外冲去,只听“啪”的一声,大堂的门应声紧紧的关上了。瞬间屋内灯火通明,只看见一个人影缓缓地向着门口的都官尚书走了过去,屋里传来了都官尚书惊恐地喊声“是你”,紧接着挣扎了两下,便没有声音,同时屋内的灯也一瞬间全都灭掉了,大堂又恢复了刚才的黑暗与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周季才又渐渐苏醒过来,这次他躺在地上,四周黑漆漆的,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回荡在身边“你可知罪。”

    “你是谁,你是谁。”周季惊恐的望着四周问道。

    “我是阎罗王。”那个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突然一道光从天而降将眼前照亮,一个高大的阎罗王面目狰狞的坐在他的面前。

    “还我命来~”这时有两个阴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那个一身素服腹部插着剪刀的女子,和那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男子。

    “你可认罪。”阎罗王洪亮的声音又一次响彻耳边,而且语气步步紧逼。

    “我认罪,我认罪。”周季惊慌的跪在地上直叩头。

    “说明你的罪状。”阎罗王肃穆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是我杀了姜百合和他的丈夫姜魁。”他惊慌的说。

    “为什么要杀害他们。”阎罗王质问道

    “因为……因为……”他犹犹豫豫的不肯说。

    “你若不快交代我就将你交给他们处置。”阎罗王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紧逼道。

    周季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两个人面目狰狞,正张牙舞爪的向他飘过来。

    “我说我说。”他吓得赶忙交代道“因为我与姜百合相好,我想娶百合,还想得到姜魁的钱,所以杀了他。”

    “你撒谎!”阎罗王严厉的呵斥道“不说实话,就由他们处置你。”

    话音刚落,那两个人又向他靠近,他赶忙叩头解释道“我没有撒谎,我说的句句属实。”

    “你真的想娶姜百合吗?还是只想要钱。”阎罗王不耐烦地问道。

    “这……”他犹犹豫豫的不肯说。

    阎罗王又一次逼道“快说,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我说,我不想娶百合,因为她丈夫很有钱,我就想要钱。”周季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好,那你为什么要杀死姜百合。”阎罗王的声音更加洪亮了。

    “因为她逼我娶她,如果不尽快娶她,就把我杀了姜魁的事情告诉官府,所以我才不得已杀死她的。”周季泪流满面道。

    “哈哈哈哈”这时从门外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四周的灯火都亮了起来,原来这里是嘉兴城内的一座阎王庙,而阎王的泥胎塑像就是周季所看到的阎王,而那道光就是有人在屋顶拿下一片瓦,月就照亮了神像,旁边的两个鬼魂是县太爷雇来的两个唱戏的假扮的。

    一个清秀的公子走了进来道“你终于认罪了。”此人正是石不全。

    “没想到真的是你。”从阎王泥胎后面转出一个胖老头,此人正是县太爷。

    “太爷饶命,太爷饶命啊。”周季不住叩头的恳求道。

    “饶你命?不可能!”县太爷怒目斥道,“如果你如实交代我尚可免尔皮肉之苦,否则棍棒相加,定让你生不如死。”

    “我招,我全都招。”周季不停地叩头道。

    “说!”县太爷厉声喝道,“你是怎么杀害姜魁的。”

    “是,我让姜百合在姜魁每日必喝的安神汤里面加了一种的慢性毒药。”周季交代道。

    “恩,今天下午开棺时,姜魁尸体通体血红,应该就是长期使用此药所致。”石不全解释道。石不全微微一笑回忆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