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下)(求推荐,求投资)

    其实还有更让石不全想不通的就是,如果改过名,应该户籍档案会有记录,更何况连姓都改了,户籍档案怎么可能没有记录呢?改姓无非就一种情况——过继,那他去任何地方定居,当地的户籍档案更会有详细的记录,可是这五年就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石不全从怀中取出那个木匣子,一边仔细打量着,一边回想着爷爷给他讲述的当年的事情,突然好像知道了什么自言自语道,“爷爷说过这云锦的秘密只有姜氏的族谱记载过,那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就一定是姜家人,如果当年将云锦的事情传出去的是姜家人,那他们的目的一定是为了云锦里的宝藏,也就是说杀害姜尚夺取云锦的是姓姜而不是姓刘,至于老鸨说他姓刘,是因为刘姓才是他到京城之后改的假名,而他本来就姓姜,所以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户籍档案没有记录了,因为有两份身份文碟,一份是京城的假名,那里的户籍档案很有可能有写过继的记录,而出来之后用的就是姜,这本就是他的本姓,所以根本不会有记录。所以在户籍档案中根本找不到刘姓员外。”

    石不全想到这一点又在堆积如山的档案里四处翻找,最终在三年前的一个档案中找到了一个姜姓的迁居户,此人叫姜魁,石不全查到这个人,不禁紧皱眉头,似乎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他此时看了一眼锦盒,突然想到了复兴村杀人案,那个案子里的死者姜百合的丈夫好像就叫姜魁,石不全为了确认这个姜魁究竟是不是就是他所要找的那个改名刘姓的员外,便连夜敲开了县令大人的门。

    “大人,快叫衙役都起来,我们去复兴村案发现场。”石不全焦急的说道。

    县令大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非要现在去啊,明天去不行吗?”

    “现在就去。”石不全赶忙说道。

    “好吧。”县令极不情愿的叫起了衙役跟着石不全来到了复兴村。

    嘉兴城外复兴村的命案现场,石不全仔细的端详着屋里的陈设。

    “这姜魁究竟是什么来历,大人可知道啊?”石不全看着这屋里简陋的陈设问道

    “这姜魁本是嘉兴城的大户人家,家底十分殷实。”县太爷解释道,“可是后来这姜魁患上一种怪病,散尽家财也没能治好,最后无奈只能把嘉兴城的里的宅院卖了,来到这小渔村。”县太爷说完惋惜的长叹一口气。

    “散尽家财?不见得吧。”石不全说着朝着桌子走过去,从桌上将一个香炉拿了起来,端详了一番道,“这香炉从款式看应该是周代的三足立耳炉,而且从上面的花纹来看是皇室专有之物,算来少说也值百两黄金。”

    周代的香炉,这正好印证了石嵩从姜尚那里听来的关于云锦的故事,因为周代的古董,传到今天的已经少之又少,特别是周王室的古董,那更是凤毛麟角,而且都存放在皇宫之中,如果按照当年姜尚所说的,那周王室的古董应该都存放在那个宝藏之内,但是如此精美的香炉怎么会出现在此,想来应该是当年周赧王将云锦交给姜氏祖先的时候,赏赐给他的财物。

    “这……”县太爷看了香炉,也不知该如何说了,思考了好久,才勉强问道“这会不会是传家之宝,所以不曾当掉。”

    石不全看了县太爷一眼笑道“你说谁会把传家之宝摆在这么明显的桌子上,这不等着被人偷吗?而且我想既然是传家之宝更不会有人用它来焚香吧。”

    说着石不全打开香炉盖子,里面还有香灰,“而且你看死者的衣物,皆由蚕丝制成,何其贵重,焉是落魄人家可用得起的?所以我在想,这样的周代的宝物,应该姜魁家中还有很多,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线索,不知道存放何处。”

    “这……”县太爷看了看死者的衣物,又看了看石不全手中的香炉,竟然无言以对,吱吱呜呜的不知该说什么。

    “这姜魁是怎么死的?仵作有去查验过吗?”石不全想了想问道。

    县太爷赶忙小心的解释说“听说是病死的,所以死者家属也未曾报官,因而我们也没有派仵作前去查验。”

    石不全点点头道“这不怪你们,本来无人报官,官家也不能主动上门给人验尸。”

    “对啊,对啊。”县太爷赶忙应和道。

    石不全想了想道“太爷,你让衙役们去打听一下,这吴魁死后葬在了何处。”

    “你这是要做什么?”太爷不解的问。

    “我要开棺验尸。”石不全坚定地说。

    海盐城外的刘裕军营之中,石不全离开后,刘裕看着那具尸体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道,“这具尸体的伤口怎么看都是军中专用的腰刀才能砍出来的,可是今日军中并没有人随意出入,难道是……”

    “将军,你发现了什么?”赵灿听到石不全自言自语的话,赶忙问道。

    “我在想,这具尸体。”刘裕拖着下巴分析道,“如果不是军中斥候干的,就是嘉兴附近有别的军队。”说着刘裕又陷入沉思道,“如果是斥候所为,那就说明我军中已经有了内奸,如果是附近另有别的军队,那我们更要提高警惕了。”

    “赵灿,你去暗地里查一查斥候营的所有人的底细,如果发现有人有问题,立刻斩首,绝不姑息,大战在即,宁枉勿纵。”刘裕命令道。

    “唯。”赵灿应了一声便出帐去了。

    “熊灼,你调集亲信兵卒,埋伏在大营以外,如果附近另有别的军队,防止他们偷袭。”刘裕命令道,

    “知道了。”熊灼也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这时,一个斥候闯进帐来回报道“报告将军敌军还有三日水程便可以抵达海盐了。”

    “三日?怎么那么快。”刘裕奇怪的问道。

    “因为昨日起海上刮起西风,贼军的帆船迎风而来,船速快了一倍。”斥候回答道。

    “什么都想到了,就把风给忘记了。”刘裕懊恼道。

    “我军主力何时能到?”刘裕急切地问道

    “今日清晨已然出发,大概五日左右就会赶到嘉兴。”斥候回答道

    “去,飞鸽传书,让他们日夜兼程三日之内必须赶到。”刘裕吩咐道。

    “诺。”

    石不全在屋中来回踱步思索着,如果这姜魁便是当年杀害姜尚的罪魁祸首,也是抢夺云锦的罪魁祸首,那为何这么多年都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就算搬来了嘉兴也未见对雪儿做什么?为何姜尚死了之后,还有人会掳走雪儿?留下装云锦的木匣子?姜魁是如何死的,是谋杀?还是生病?雪儿现在究竟在何处?一切一切的谜团不停地在石不全的脑海中浮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