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上)(新书求推荐)

    海面上,几艘硕大的帆船借着东风向着海盐疾驰而来。舱内孙恩拍案而起,大骂道“废物!五万人的队伍竟然被五千人不到一个时辰就全歼了!姚盛个废物,还号称第一勇将!没用的东西。”

    “孙将军请息怒。”这时旁边的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上前宽慰道。

    “息怒?让我如何息怒!本想他能挺十天,我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海盐登陆,两路人马两面夹击拿下嘉兴,进而就可以取下扬州,没想到姚盛这个废物!”孙恩越说越生气,不禁又破口大骂了起来。

    “孙将军,刚才接到扬州传书说现在海盐只有刘裕的五千人马,而他的大队人马都将会被牵掣在了会稽山一带,我们现在顺风估计三天便可到达海盐,只要以最快的速度攻下海盐一样可以北上攻取扬州。”书生模样的人分析道。

    孙恩听了这番话,瞬间转愤为喜道“不愧是军师,说的有理。”,那个书生模样的人便是孙恩的军师卢循。

    石不全离开刘裕大营便拿着装着云锦的盒子,直奔县衙而去,因为石不全知道,有人掳走雪儿,就是为了云锦,所以要救雪儿,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查到当年的刘员外究竟是谁,这是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可是石不全在嘉兴城住了这许多年,从未听说过姓刘的员外,想来刘员外已经改名换姓了,如果要想查到此人,只能去县衙翻阅户籍,查找近五年在嘉兴定居的所有人,从里面进行筛选,石不全来到县衙已经是黄昏时分。

    “我要见县令大人。”石不全来到县衙门口对看守县衙的衙役说道。

    “你谁啊,县令大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守在门口的衙役不屑的说道。

    “石不全。”石不全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就去禀报大人,石不全来了。”

    “石不全?”那个衙役一听是石不全来了,立马变得恭敬了许多道,“石公子你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大人。”说着便进了县衙。

    没过多久,就看到县令扭动着他那肥胖的身子从影壁后面绕了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石不全满脸堆笑的走过去问道,“公子找到令妹了?”

    石不全摇摇头道,“我想查阅近五年嘉兴所有的户籍账册。”

    县太爷听了石不全的请求皱着眉头问道,“公子要查户籍账册所为何事啊?”

    “没事,就是查来看看。”石不全不敢再打草惊蛇,可是雪儿丢失让石不全满脑子全是浆糊,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公子有所不知。”县太爷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这户籍账册若非是户部派人查阅,我这样的九品县官是没有权限将其借与他人的,否则我这可不单单是顶上乌纱不保,甚至脑袋都不保了,请公子谅解。”

    石不全想了想问道,“要是廷尉办案,可能查阅?”

    太爷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如果是廷尉府办案需要,当然可以。”

    “那好。”石不全慌忙的从怀中掏出了司马元显给的那枚玉牌道,“有了这块令牌,太爷总该可以让我查看了吧。”

    县太爷手里拿着那枚玉牌端详了一番道,“既然有廷尉府的腰牌,自然另当别论。”说着县太爷将石不全让进了衙门,来到了档案间,县太爷道,“这档案间里放了近数十年嘉兴城的所有户籍档案,每个架子上都有年份标签,石公子可以自行查阅。”

    “好。”石不全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石公子,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复兴村杀人案总要有个定论,不知公子何时帮我破案啊。”县太爷满脸堆笑的请求道。

    石不全头也不回的回答道,“等我找到妹妹之后,便帮你破了那个案子。”

    “那公子,您请便。”县太爷说着便将档案间的门关上,退了出来。

    石不全整夜都将自己埋在档案间的户籍档案内,比对了近五年来所有的户籍档案,可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刘姓员外的线索,石不全坐在地上,梳理着这个案件,最初是五年前的姜尚被杀案,然后雪儿被刘员外卖到了春香楼,“为什么不连雪儿也一起杀掉,而是卖到春香楼呢?”石不全想着自言自语道。石不全说着又陷入了沉思,“那刘员外为什么要跑呢?要来嘉兴,意义何在?如果要是因为发现雪儿在嘉兴所以才追来的话,那为什么刘员外如此忌惮雪儿呢?可是来了嘉兴却又并有把雪儿抓回去,这又是为什么?如果做出一个假设,当年刘员外被人雇佣杀害姜尚一家,可是雪儿没死却被卖到了妓院,想来应该是刘员外见雪儿姿色出众,但是想想既然刘员外能将雪儿卖去春香楼,就说明这之前刘员外和春香楼的老鸨经常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交易,否则老鸨也不会连姑娘的出处都不问,就买了雪儿。这样就可以解释的通刘员外离开京城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雇佣刘员外杀人的那群人发现雪儿没有被杀,便追杀刘员外,所以才有了刘员外出逃京城的事。”

    石不全思索着,“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老鸨子如何知道刘员外来到了嘉兴呢?如果是出逃,难道出逃之前还会特地去告诉老鸨自己的去向?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石不全皱着眉头在地上坐了好久,也想了好久,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如果假设老鸨就是当年雇佣刘员外杀人的雇主,那刘员外将雪儿卖给春香楼就顺理成章了,可是不杀害雪儿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老鸨子就是当年雇佣杀人的人,那她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是为了云锦里宝藏的线索?可是他如何知晓云锦中的线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