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上)(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求一切)

    。”

    旁边衙役拍马屁道“应该是这样的,县太爷英明。”

    这时屋外传来了清脆的声音“太爷糊涂啊。”

    “你是何人!胆敢冲撞大人”衙役们手按腰刀,厉声问道

    “我名唤石不全。”那公子儒雅的轻鞠了一躬道。

    此人正是石不全,石不全和雪儿整整跑了一夜才来到嘉兴城外的复兴村,这一夜的奔波,让雪儿弱小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差点从马上摔下来,于是便决定在复兴村找一户农家,让雪儿休息一下,然后再进城,可是刚到嘉兴城便看到许多百姓都堵在一户人家门口,石不全拉着雪儿凑了过去,正看到县太爷在断案,听到县太爷错误的分析,才出声说道。

    看热闹的人们听到了,那位公子自报家门,不禁炸开了锅。

    “石不全是谁?”

    “这你都不知道,那可是我们全嘉兴最厉害的神断了,听说只要石公子出手的案子,从没有破不了的,而且从无冤假错案。”

    “真有这么神?”

    “就这么神!而且听说最近石公子在京城破获房将军儿子被杀的案子呢。”

    “石公子,好潇洒啊。”人群中不时有年轻貌美的姑娘发出如此惊叹。

    雪儿虽然已经累得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了,但是还不忘调侃石不全,“你这残少爷,女人缘还不错啊,这么多姑娘追捧你。”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石不全啊,怎么可能不被姑娘们喜欢呢。”石不全自恋的回答道,“不都告诉你了嘛,追我的姑娘可多了。”

    “你就自恋吧。”雪儿迷迷糊糊的说道。

    “石不全啊,就是那个总给衙门捣乱的那个小崽子?”县太爷不屑的瞄了一眼石不全,刻薄的说。

    “也许在您看来是添乱,可在百姓们看来这也许就是为死者讨公道了吧。”石不全不骄不躁的说,“如果都是你这种糊涂官办案,那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

    “你刚才是说我糊涂是吧。”县太爷厉声问道。

    “是的,县太爷真的是糊涂透顶了。”石不全看了看太爷,刷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摇着说道,这石不全还真是爱耍帅,左手牵着雪儿,右手还有工夫把折扇掏出来,打开扇一扇。

    “那好,那你来破此案,如果不能一日之内破获或者和我的结论一样,那我就治你个扰乱县衙办案之罪。”县太爷刁难道。

    “破案可以。”石不全温文尔雅的鞠了个躬,“啪”的一声合上了扇子,继续说道,“但是我的小妹妹有点累了,希望大人给他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来人。”县太爷不耐烦的说道,“给这个小姑娘找个民宅休息一下。”

    “唯。”那个衙役应了一声便要带着雪儿离开,这时石不全补充道,“大人还要派人保护她的安全。”

    “行行行!”说着县太爷便派了两个衙役保护着雪儿。

    石不全安顿好雪儿,在屋里漫不经心的看了一圈问道,“此人姓甚名谁?”

    “此人随夫姓姓姜,惟有闺名唤作百合。”衙役上前回答道。

    “家中可有什么亲人?”石不全又问道。

    “听闻家中父母早亡,后来被其夫买来,做了个老婆。”

    “其丈夫何在啊?”

    “其丈夫姜魁已于上月二十四日病逝。”

    “如此说来,她丈夫死了不到半个月?”石不全奇怪的问。

    “不错,是死了才不到半个月,这有什么问题吗?”衙役见石不全很注意这个细节,便随口问道。

    “她丈夫的死和这起案子都不搭边,别扯没用的!”县太爷不屑的瞟了石不全一眼说。

    “也许这关系还大着呢。”石不全微微一笑道。

    “仵作说说验尸结果吧。”石不全看着站在一旁的仵作道。

    “死者年龄二十三,复兴村人士,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夜亥时至今晨子时之间,死因是钢刀刺入心脏,当场毙命。”仵作上前说道。

    “就这些?”石不全问道。

    “是啊,就这些。”仵作理直气壮的回答。

    “伤口形状,伤口长度为何都未曾验过。”石不全脸色突变质问仵作。

    “只因死者是女性,所以不便解衣验伤。”仵作回答说。

    “女子不便解衣验伤?你这理由可充分的紧啊!仵作的职责就是检验尸体,你如今却以如此借口推托责任,你好大胆子!”石不全步步紧逼,质问仵作。

    “你难道想越礼不成?”县太爷反问石不全。

    “解衣验尸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为死者讨回公道,你县太爷职责如此,如何说是越礼!”石不全转身质问太爷。

    “好了,验吧。”太爷无言以对,只得命仵作解衣验尸。

    泰安客栈的那场大火足足烧了六个时辰才渐渐熄灭,司马熙带着衙役在客栈中寻找起火的原因。

    “大人,这里发现一具烧焦的尸体。”这时一个衙役说道。

    “焦尸?”司马熙走了过去,正见一具烧的焦黑的尸体,只是这具尸体的动作十分奇怪,全身所有关节处都是弯曲的,看了十分瘆人,赶忙转过身去,高声喝道,“快去找仵作来。”

    “唯。”一个衙役应了一声便去找仵作去了。

    司马熙摆了摆手示意掌柜进来,掌柜走了进去,正看到那具焦尸吓得赶忙转过身去。

    “你不是说昨天店里没有人吗?”司马熙质问道,“地上躺着的这具焦尸是谁?”

    “小人不知。”掌柜的回答道,“昨天起火的时候店里却是就我一个人,没有别人。”

    “那这个人是自己跑进来烧死的?”司马熙阴阳怪气的问道。

    正在这时一个身高大概七尺左右的老人,左肩挎了个验尸箱,右手啃着个鸡爪走了进来道,“听说有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