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石不全一箭双雕,建康城噩耗再传

    第一节

    五年前,石不全的祖父石嵩听闻京城有一种丝锦,轻如浮云,色若彩霞,细如牛毛,纹若天虹,便决定携家中女眷去京城寻找这种传说中的丝锦,并学习这种丝锦的制作工艺,可是寻遍京城,都未曾得见。

    “老爷,我们来京城也已经有些时日了,可是打听这许久,没有一家绸布庄听说过这种锦缎的,可能这只是一种传说罢了,再找也是徒劳,还是回家吧。”一个老妇走到石嵩身边说道,这个老妇就是石不全的奶奶许氏。

    “哎”石崇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今日再去一个地方,如果那里再看不到这种传说中的丝锦,我们便启程回乡。”

    “老爷要去哪里?”许氏听了不解的问道,“我们都把京城大大小小的绸布庄都走了个遍,可是根本就没有人听说过啊。”

    石嵩想了想说道,“我认真的想过,绸布庄没有见过,应该是因为这种丝锦只供皇家和宫中使用。”

    “皇家。”许氏听了吓了一大跳道,“老爷,这皇宫可闯不得啊,弄不好要遭杀身之祸的。”

    “你想啥呢。”石嵩笑了笑说道,“谁说我要闯皇宫了,我是要去找一位故交,他曾做过左民尚书郎,遍览天下珍宝,如果他没见过,那就说明那真的就只是传说,世间并无此神物了。”

    “老爷,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有这么一号故交呢?”许氏好奇的问道

    “那是我年轻时候的朋友,你当然不知道了。”石嵩惋惜的叹了口气道,“大概有四十年没见了吧。”

    “都四十年没见了,老爷知道此人现在身在何处,如何去寻?”许氏担心的问道,“如若他要是将老爷忘记了,又当如何?”

    “无妨。”石嵩从怀里掏出一个金牌道,“他看到这个自然认得我。”那牌子就是赏赐江南第一世家的那一块。

    “老爷,我一直想问,这牌子你在家中天天供奉着,谁也不让碰,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何意义呢?”许氏不解的问道。

    “这是个不祥之物,你还是不知道为妙,否则惹祸上身,危害后代啊。”石嵩叹了口气道,说来也奇怪,在司马元显那里这是上可打君,下可诛臣的利器,可到了石嵩这里却成了万恶缠身的不祥之物。

    “如此不祥之物,为何不将其丢弃,反而天天供奉呢?”许氏不解的问道。

    “请神必须安神。”石嵩叹了口气道,“不能安神则祸患无穷啊,焉可弃之乎?”

    石嵩独自一人来到了丹阳郡城东北角处,那里是当年西晋灭亡之后,从北面逃难过来的汉人聚集的地方,石嵩来到户人家门前,那户人家只有一个用篱笆围成的不足三丈见方的院子,院子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一根晾衣绳,一个石墨以外,就再也见不到什么东西了,院子后面是一座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茅草屋,屋顶东边的茅草似乎是被风卷起了一大半,木头做的屋门在风中忽闪忽闪的摇摆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这时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妇端着一木盆的衣服走到晾衣绳前,将木盆放到地上,费力的弯着腰,将盆里刚刚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晾在绳子上。

    “喂,大姐。”石嵩隔着篱笆高声喊道。

    那个妇人朝着石嵩望了一眼,但见一个穿着讲究的老人,那个妇人想了想又接着晒衣服,她知道这肯定是有钱人家的老人,有钱人家怎么会喊自己一个落魄的老婆子“大姐”呢,石嵩见那个妇人没有理自己,便又叫了一声“大姐。”

    那个妇人又朝石嵩看了一眼,石嵩赶忙冲妇人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那个妇人拉起衣襟,用衣襟把手上的水擦了擦,走了过去,毕恭毕敬的问道,“你是谁啊。”虽然她的衣服已经满是补丁,脸上堆满了皱纹,但是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肯定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子。

    “这里可是姜大人家吗?”石嵩恭敬地问道。

    “姜大人?”那个妇人嘟囔了一句,然后一拍脑门道,“你是说姜尚?那是我夫君,您又是哪位,找我夫君所为何事?”

    “我姓石名嵩,从嘉兴来的,是你相公的故交。”石嵩亲切的说道,“妹子啊,大人在家吗?”

    “他去朝里当差去了,还没回来,要不你先进来坐一会儿,看这天一会儿晌午了,他也差不多快回来吃饭了。”说着那个老妇走到门前打开门将石嵩迎了进来。

    石嵩跟着老妇走进屋里,一进门一股烟火味扑面而来,差点把石嵩熏了出去,原来灶台就在旁边,那灶台是用黄土堆砌而成的,上面镶着一口大铁锅锅上用木头盖子盖着,旁边放了三只大陶碗,灶台旁边是一口大缸,用木头盖子盖着,石嵩掀起缸的盖子,往里一看不禁掉下眼泪来,偌大的米缸,里面只有即将见底的粟,由此可见自己的老兄弟日子过得如何艰苦。

    “来,快进屋里,外面烧的柴火,烟气太大。”说着推开左耳室的门将石嵩让了进来。石不全走进耳室,还是一样的徒有四壁,只有一个破木床,但是床上却睡着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儿,石嵩会心一笑道,“老哥挺厉害啊,这么大岁数了,还生一闺女。”

    妇人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她不是我和夫君的孩子,她是七年前被人丢弃在路上,后来被我和夫君捡回来收养的。”

    “妹子,这大人可是左民尚书郎啊,正四品的官,怎么家里却如此破败。”石嵩不解的问道。

    “哎。”妇人摇了摇头说,“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现在他在著作省做著作佐郎,七品的小官,年俸虽然也有三十来斛粟,但是经年战乱,朝廷俸禄逐年减少,再加上我那夫君不愿贿赂上官,上官年年克扣,结果现在年奉连十斛粟都没有了,所以现在生活就变成这样了。”

    “夫人,我回来了。”正说话间,院中传来一个男子雄壮的声音。

    老妇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甚是高兴,说道,“夫君回来了。”说着便朝屋外走去,石崇也跟着走了出去,正见一个面目沧桑的老人站在眼前。

    “夫君饿了吧,来我今天做了粟面糊糊,尝尝。”那个老妇对那个老人嘘寒问暖。

    “哎。”那个老人摇摇头道,“你以后在家里就别瞎忙了。”说着回头看了看晾在绳子上的衣服道,“你看你,还在家里洗衣服,我不是说了吗,等下了差,我回来洗。”

    “我现在早都不是唐府的大小姐了,我就是你的夫人,哪有夫人闲着,让夫君干活的道理?”那个老妇一脸幸福的看着那个老人道,“你说你,这么多年了,还把我当大小姐惯着,我啊,早晚有一天让你惯坏了。”

    石嵩听到两人亲昵的对话,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见到老友激动,或者是沙子迷了眼睛,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姜尚老弟。”石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说道。

    “你是……”姜尚思索着,总觉得眼前这人似曾相识,但又记不起此人是谁。

    “我是石嵩啊,你忘了?”石嵩从怀中掏出金牌递给姜尚,姜尚看了看牌子又看了看眼前的石嵩,眼泪也是禁不住从眼角落了下来,不禁喊了一句“老兄弟。”两人便相拥在一起。

    唐夫人看着两个老头抱在一起,偷笑着说道,“好了,赶快收拾桌子吃饭。”听了唐夫人的话,俩老头才分开。

    “你等着,我去加个菜。”姜尚笑着说道。

    “不用忙了。”石嵩刚要阻止但是姜尚,老友重逢,分外高兴,直径跑进屋里。

    不多时,唐夫人端着一个缺了一角的小木桌走了出来,放在院子中间,又从屋里拎了两个小木凳放在桌子两边,对石嵩道,“您请坐。”

    石嵩赶忙拦住唐夫人道,“你去告诉姜尚别忙活了,有点啥吃点啥就行。”

    “那可不行。”姜夫人笑着说道,“不忙,一会儿就好。”

    不多时,只见姜尚从屋子里端出一个热腾腾的陶碗放到桌上道,“你看,前几日我去淮河里钓鱼,钓到一尾白色的鲤鱼,一直养在缸里没舍得吃,今天老友来了,就当添上个下酒菜了。”说着走到院子的东南角,用手从地里抛出一个用石膏封存的坛子,双手小心翼翼的捧到桌边,笑着说道,“这是去年元日皇帝赏赐给官员的酒,我没舍得喝,埋在院子里,今天我给挖出来,咋俩喝个痛快。”

    石嵩不想这多年不见的老友,竟然将家里所有存货都拿出来招待,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应了一声“好。”

    姜尚坐在石嵩对面,将坛子启开,豪气的说道,“家里也没有酒杯,咱这回就做一回绿林好汉,用碗喝。”

    “好。”石嵩也豪气的回应,不一会儿姜夫人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两只陶碗,把碗放在石嵩和姜尚面前,便要回屋去,石嵩见状赶忙拦下姜夫人问道,“夫人不与我们同席?”

    “妇道人家,这席上之事自然回避。”姜夫人笑了笑说道。

    “夫人这就见外了。”石嵩赶忙说道,“夫人何不带着孩子和我们同席而坐?人多也热闹些。”

    “这怎么好?”姜夫人拒绝道,“你们男人谈事情,女人就该回避的。”

    “回避什么啊。”石嵩本来就过意不去,现在又要回避,这怎么能行,虽然孔老夫子是这么教的,但是石嵩就是个从来不信夫子的人,“如果我来却要让夫人回避,那我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欣儿。”坐在一边的姜尚说道,“既然老弟不嫌失礼,你就和雪儿一起出来吃饭吧,要不显得咱矫情了不是,再说石兄也不是外人,不用回避。”

    “既然夫君如此说,也罢。”姜夫人走进屋里,把雪儿领了出来,对雪儿说,“快叫叔叔。”

    “叔叔。”雪儿萎缩在姜夫人身后,偷偷的露出两只小眼睛,奶声奶气的说道。

    “来,来叔叔这儿,让叔叔看看。”石嵩怜爱的冲雪儿招了招手道。

    雪儿抬起头来看了看姜夫人,姜夫人微笑着蹲了下来道,“石叔叔叫你呢,快过去吧。”

    雪儿见夫人同意了,便扭扭捏捏,蹒跚的走到石嵩面前,石嵩把雪儿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亲切的问道,“你叫雪儿啊。”

    雪儿也不说话,狠狠地点了点头。

    “你今年多大了?”石嵩继续问道。

    “七岁了。”雪儿奶声奶气的说道,别看雪儿年龄还小,但是甚是可爱。

    “姜兄啊,你看你有个女儿,我有个儿子,要不咱俩就给这俩孩子定个娃娃亲,以后咱俩做个亲家可好。”石嵩玩笑着说道。

    姜尚听了石嵩的话愣住了,甚至有点不知所措,毕竟石家是嘉兴大户,财力雄厚,而自己现在就是个小小七品的著作郎,家境贫寒,如何能配得上呢?谁能想到石嵩能主动开口说这事儿,不禁大吃一惊道,“石兄,你难道不嫌我家贫?你儿子定亲,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才好啊,怎能找我这个粗鄙之女呢?”

    “怎能粗鄙,你可是做过尚书郎的人,我还怕我儿高攀不上呢。”石嵩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既然石兄没有意见,那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姜尚回答道。

    石嵩点着雪儿的鼻尖笑着说道,“你以后可就是我的儿媳妇了。”

    “儿媳妇是什么,能吃吗?”雪儿瞪着两只大眼睛疑惑问道。

    “哈哈哈哈。”石嵩其实早就注意到雪儿的眼睛一直盯着那碗鱼,石嵩笑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到碗里,把鱼刺一根一根的挑出来,然后将鱼肉再次夹起来送到雪儿的嘴边道,“来雪儿,吃鱼。”

    雪儿似乎是不知所措了,呆呆的望了蹲在地上的姜夫人,姜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叔叔夹的,你就吃吧。”

    雪儿见夫人答应了,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张开小嘴儿,石嵩将鱼送进雪儿的嘴里,雪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石嵩看到雪儿仅仅只是吃了一块鱼,但是脸上却是满脸的幸福,不禁有了些许心疼,实在是难以想象姜家的日子是如何过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好吃么?”

    “恩恩。”雪儿不住的点头道,“我还没吃过鱼肉呢。”雪儿开心的说道,“这鱼肉比鱼骨头汤好吃多了。”雪儿越是开心,石嵩心中越是不舍。

    石嵩把雪儿从腿上抱了下来,然后站起身来,将凳子拖到雪儿身后道,“来,雪儿坐这儿。”说着石嵩一屁股坐到地上道,“叔叔做你身边,给你剥鱼肉吃好不好。”

    “这怎么能行呢,怎么能让客人坐地上呢。”姜夫人赶忙上前要把石嵩扶起来。

    “这有什么的。”石嵩笑了笑说道,“这叫接地气,大老爷们的席地而坐那叫交情,怎么了?雪儿现在可不单单是你俩的女儿,他也是我的女儿了,日后她还得叫我一声爹呢,爹疼女儿那有什么不行的。”说着微笑着看着雪儿问道,“对不对啊。”

    “好,既然石兄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就冲这份交情,来咱俩就席地而坐。”说着将屁股下面的凳子拖了出去,也坐在地上,道,“来欣儿,你坐凳子。”然后看了看雪儿道,“雪儿,你也坐。”

    站在一旁的姜夫人看着这两个老头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缓缓的坐在凳子上,雪儿看着姜夫人坐下了也开心的坐在凳子上,屁股向后面尾了尾,那样子可爱极了。石嵩把雪儿的碗拿了过来,从鱼碗中捞出了一个鱼尾,放在雪儿的碗里,一点一点的把肉剥出来,边剥边说道,“雪儿,这鱼尾巴是鱼身上最香的,因为鱼天天在水里游就靠这尾巴摆动,所以鱼尾的肉最紧致,口感最细腻。”说话间,石嵩将鱼肉剥了出来,把鱼刺都挑到桌上,然后把碗端给雪儿道,“来雪儿,尝尝,看看叔叔说的对不对。”

    雪儿用筷子从碗里夹起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小嘴一动一动的嚼着鱼肉道,“嗯,叔叔说的对。”

    石嵩笑着说道,“快吃吧,吃完叔叔再给你剥。”雪儿听了,笑着点了点头。

    “石兄,你别光顾着给雪儿剥鱼啊,你自己也吃。”说着姜尚给石嵩夹了一块鱼放在碗里,然后微笑着问道,“你今天来,不会就是为了来看看我的吧。”

    “其实吧。”石嵩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当过左民尚书,遍揽天下珍宝,我听说京城有一种传说中的锦缎叫云锦,色泽艳丽,美艳动人,我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你听何人所说?”姜尚听了脸色大变,严肃的问道。

    “我在嘉兴有一家绸布庄,我听给我进货的伙计说的,所以我带着家眷想来学习如何制造这种锦缎,好带回嘉兴。”石嵩一五一十的和姜尚说道。

    姜尚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问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姜尚摇了摇头说道,“你想学习云锦的织造工艺已经不行了。”

    “怎么会呢?既然你知道云锦,那就必定有人织造过,有人织造过就必然能学到工艺啊。”石嵩不解的问道。

    “这云锦其实是东周时期织造的锦缎,当时云锦有很多,但是由于云锦制作工艺复杂,用料讲究所以价格十分昂贵,一般人家根本买不起,所以这种锦缎后来就成了王室和各地诸侯专用的锦缎了,后来秦武王带领军队去周王室举鼎,将云锦的消息传回了秦国,可当时秦国一直都被世人称作化外蛮荒之地,被世人唾弃,因此即使秦王下令高金招募会织造云锦的工匠,可是没有人愿意去秦国为秦王织造云锦。”姜尚大饮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再往后,始皇帝统一六国,定官衣以云锦制作,所以收天下所有的云锦,并将天下所有织造云锦的女工招募至咸阳城,让她们专为宫廷织造这种云锦,由此云锦就全部被秦王室收集并垄断,可是秦朝寿命不长,很快项羽率大军攻进秦国都城,将城内的大小官员,宫廷的太监宫女全部杀害,当然其中也包括织造云锦的女工,无人幸免,之后咸阳一炬,将咸阳城烧了个干净,也把库存的所有云锦焚烧一空。”

    “难道没有人从项羽手下逃出来的?”

    “应该会有吧,但是之后的几百年,云锦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就算有女工逃过了项羽的毒手,想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云锦的织造工艺也并未传下来。”姜尚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这云锦已经销声匿迹了几百年,而且史料中也并未记载过这段历史,那姜兄是如何知道的呢?”石嵩不解的问道。

    “你值得我信任吗?”姜尚严肃的问道。

    “你觉得呢?咋俩青年就在一起学习,同吃同住,你对我是最了解的了,当然我值不值得信任,你也是最了解了。”石嵩回答道。

    “那好,你随我来。”说着姜尚站起身来,朝屋内走去,石嵩见状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屋内,姜尚在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走进了右耳室。

    “这是?”石嵩见状不解的问道。

    姜尚不语,用菜刀插进一个地砖的缝隙里,轻轻地往上撬,不一会儿将地砖起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姜尚将锦盒交给石嵩道,“这里面就装着一张云锦。”

    “这云锦不是绝迹了吗?你这儿怎么还会有?”石嵩见状不解的问道。

    “你刚才不是问我是如何知道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的吗?”姜尚轻声说道,“其实我本是姜太公的后人,当年田氏代齐,将我的祖先齐康公放逐海上,当时的周王感念姜太公开国之功,便从海上寻回,做了东周的大夫,世代承袭。到了东周最后的一任王周赧王,虽有大志但他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于是登基第一年便命人秘密择址,修建陵墓,待成周国破的前夕,将周国的所有财物都埋进坟墓,并让女工织成了这张云锦,交给了最亲信的我的先祖,说这块云锦藏有宝藏的秘密,日后可以择一姬姓后人,凭此宝藏,招兵买马,重新复国。”姜尚笑了笑说道,“你手上的就是那块藏有宝藏的云锦。”

    “啊,这么珍贵。”石嵩不可置信的说道。

    “是啊,可是现在我要把它送给你。”姜尚笑了笑说道。

    “那怎么行。”石嵩推辞道,“这块云锦对你如此重要,我如何敢收?”

    “东周已灭亡五百年之久,这块云锦留它也无用了。”姜尚回答道,“云锦消失数百年,如今有人竟然又提及此事,必然是冲着宝藏来的,我想如果将这张云锦交给你,要比放在我这里安全的多,我不想让那些有心之人,得到东周的宝藏。”

    石嵩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会保护好这块云锦的,绝不会让有心之人得手。”

    “嗯,云锦你拿走,装云锦的盒子给我留下,我另有用处。”姜尚说道。

    石嵩点了点头,将盒子交还给了姜尚,姜尚将其又放回了地砖下面,而此时天色已暗,石嵩告别姜尚便回客栈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