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东阳郡刘牢之军帐内,刘牢之高坐帅案,正与众将军商讨军情。

    “刘将军,御林军副都统赵错来了。”一位旗牌官走进帐中通报道。

    刘牢之沉思了一会儿道“今天就到这儿了,众将都散了吧。”

    众位将领各自出账回营去了。

    “快去把赵都统请进来吧。”刘牢之吩咐道。

    “诺”旗牌官应声出门,将赵错请了进来。

    赵错走进帅帐,刘牢之赶忙迎上前去道“赵都统一路辛苦了,此来所为何事。”

    “皇帝密旨。”赵错轻声说。

    刘牢之心领神会道“左右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准许任何人不得靠近营帐,违令者军法处置!”

    “诺。”帐中各军士领命退出帐去。

    “陛下密旨,看后销毁。”赵错说着从胸前掏出一个信封交给刘牢之。

    刘牢之打开看过之后,对赵错道“好,回去告诉陛下,臣定当遵旨。”说着把信投到灯火之中。

    如墨的夜色侵染着京都丹阳,夜色中渗出了一个如鬼魅般飘荡的身影,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都城的巷子里回荡“还要多久才能到啊。”原来是石不全领着雪儿穿梭在这片黑暗之中。

    “怎么,才走这几步就累了?”石不全微笑的问道。

    “哎呀。”雪儿扭捏了一下说道,“这不今晚的桂花酥太好吃了,就多吃了两块。”雪儿红着脸继续说道,“现在吃的有点走不动了。”

    “你以后少吃点吧。”石不全一脸嫌弃的说道,“小心吃胖了,以后嫁不出去。”

    “切”雪儿不屑的看了一眼石不全道,“那也比你找不到媳妇强。”

    “又提这事儿,小心我把你自己扔在这儿,不要你了。”石不全玩笑的说道。

    “好了好了,不提还不行。”雪儿憋着小嘴儿委屈的自语道,“还不是你先提的。”

    石不全笑了笑冲前边一努嘴道,“就是这儿了。”

    雪儿顺着石不全努嘴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座气派的大红钉门,门上钉了五五之数的铁钉,门额挂了一块匾,上面赫然红底玄字写着“房将军府”四个大字,异常醒目。

    石不全走上台阶,叩响门环,不多时一个仆人样的人物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石不全道“近日夫人身体抱恙,闭门谢客,请回吧。”

    “请通报一声,就说丹阳府为房少爷案来例行询问。”石不全拱手道。

    那个衙役又打量了一下石不全,看着旁边站着个小姑娘道“你是丹阳府的?”

    “不是。”石不全恭敬回答道,“但是却是协助丹阳府查案的。”

    “既然不是府衙之人,夫人也不必见你,请回吧。”那个衙役转身便走进府内,关闭了大门,把石不全晾在了外边。

    “残公子,这也太不厚道了,我们为他们儿子伸冤,现在可倒好,把我们关在外边,这叫什么事儿啊。”雪儿在一旁抱怨着。

    石不全转身坐在台阶上道“我们又不是公门中人,人家不理咱们是天经地义的,有什么可抱怨的。”说着石不全从怀中取出一张手帕铺在地上道,“坐,进不了门,在这儿赏赏月也是好的。”

    “嗯。”雪儿挨着石不全,坐在手帕上,用双手拄着下巴,宛如一朵盛开的小花。

    “哥,你说这次出来几天了。”雪儿望着月亮表情凝重的问道。

    “我记得从家里出来那天是上弦月,如今已经满月了,想来出来也有日了吧。”石不全望着月亮回答道。

    “也不知爹娘在上边过的好不好。”雪儿出神的望着月亮,自言自语道。

    “你父母是好人,他们一定在上面过的很幸福。”石不全安慰道。

    “我好想上去陪陪他们啊。”雪儿若有所思的望着天空。

    石不全听了雪儿的话,知道雪儿心里还是介意三年前的那件事,于是便安慰道“雪儿,你知道吗,你的爹娘一定天天在天上看着你,希望你过的幸福过的开心。”

    “他们能看到吗?”

    “能,一定能。”石不全肯定的回答道。

    “那他们要是看到你在我身边,一定会很欣慰的。”雪儿恍恍惚惚的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我,疼我的哥哥啊。”雪儿俏皮的一笑,搂着石不全的胳膊道。

    “哥,你会不会不疼我了啊。”雪儿倚在石不全的胳膊上,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话从何处说起呢?”石不全用手臂将雪儿揽在怀里,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她问道。

    “因为我早都已经不……”说着说着雪儿开始哽咽了,石不全知道雪儿要说什么,也知道雪儿三年前经历了什么,石不全原来觉得雪儿虽然会介意这件事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渐渐的将那段最痛苦的回忆给忘记,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三年过去了,似乎这件事对于雪儿来说却如鲠在喉,更加在意。

    “没事的。”石不全将雪儿抱得更紧了,“哥哥会一直疼你的,就算你以后嫁人了,哥哥还是会疼你的,疼你一辈子,好不好。”

    雪儿眼泪闪着泪光将头靠在石不全的怀里问道“那要是哥哥找了嫂子,那哥哥就疼嫂子不疼我了。”

    “那我就不找,这一辈子陪着你。”石不全看着雪儿怜爱的笑了笑道,“等有一天你嫁人了,我就做你的陪嫁,然后天天陪着你好不好。”

    雪儿听了噗嗤一乐道“你做陪嫁,我就嫁不出去了。”说到“嫁不出去”四个字的时候,雪儿又落寞了下去,自言自语道,“我也不想嫁人,纵使嫁出去,也不会幸福的。”

    “那你现在幸福吗?”石不全安慰的问道。

    “幸福,我有疼我的哥哥,还有对我这么好的爷爷,还有管家伯伯,家里的佣人都对我那么好,我当然幸福啊。”雪儿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幸福的表情。

    “这就对了。”石不全抚摸着雪儿的长发柔声道“人啊,要活在当下,何必要去想未来的事呢,未来的事就未来再去想。”

    “嗯。”雪儿倚在石不全的怀里仰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今天的月亮好漂亮啊。”

    浩瀚无边的大海上几艘巨大的帆船向着句章一路疾行。

    “还要几天才能到!”一个青年壮汉迫不及待的问道。此人正是贼兵的头领孙恩。

    “将军,估计明天午时就到了。”一个身着白袍,手持羽扇的少年道。这人便是孙恩的军事卢循。

    “好,去把将军们找来,我要和他们商讨计策。”孙恩说道。

    “唯!”

    房将军府门口,石不全搂着雪儿正在赏月,这时黑暗中传出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哎呀,两位这是吃饱了出来吹风啊。”来者正是司马熙。

    雪儿赶忙站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道“我们在赏月不行啊。”

    “好雅兴啊,赏月都赏到将军府来了。”司马熙调侃道。

    “怎么,不行啊。”雪儿掐着腰,仰着头,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行,怎么能不行呢。”说着冲石不全摆了摆手道,“那我接着遛弯儿去了。”

    “别走啊。”石不全出言拦住司马熙,指了指将军府门,无奈的说出四个字来“拒之门外”。然后凑在司马熙耳边轻声说道,“年代久远,我那金牌也就皇室后裔好用了,现在我是无能为力啊。”

    “哈哈哈哈。”司马熙大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来就是帮你进这将军府的。”说着走上台阶叩响了门环。

    “我不是说了吗?夫人抱恙,不见客。”门内刚才那个仆人大声喊道。

    “丹阳府查案,速速开门。”司马熙高声喊道。

    “你刚才不来过了吗?不见就是不见!”那个仆役回应道。

    “丹阳府郡尉,令牌在此,速速开门。”司马熙大声喊道。

    “郡尉?”仆役半信半疑的把门打开一个缝,把脑袋伸了出去,司马熙将令牌直接放在他的眼前道,“丹阳府查案,速速开门。”

    那仆役见了令牌回应道“请大人稍等,我去通报一声。”说完仆役关上门,便一路小跑来到夫人寝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门。

    “谁啊。”少夫人不悦的问道。

    “我是门仆。”那仆役赶忙回答道,“丹阳府郡尉大人正在门口,要见夫人,说是为了大少爷的案子有事询问。”

    “我都睡下了,不见。”少夫人不耐烦的回答道。

    “别,这得见,要不他们就好怀疑到我们了。”少夫人话音刚落,就听见屋内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轻声说道。

    “烦死了,大半夜的。”说着,对仆役说,“中堂待客,我速速就来。”

    “唯。”

    不多时,那个仆役将大门打开道“少夫人说了,请大人们去中堂等候,夫人马上就到。”说着仆役将众人引入中堂落座,不一会儿一个身材婀娜的少女,青衣飘飘走了进来。

    “这就是我们家少夫人。”那个守门的仆役见女子走了进来,便介绍道。

    “少夫人。”石不全和司马熙起身拱手道,那少女回了个礼,便走到正位坐下,石不全和司马熙见夫人落座,二人也坐了下来。

    “不知大人们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少夫人问道。

    “为了房大少爷的案子。”石不全拱手道,“不知现在是否是少夫人在管理家室呢?”

    “是的。”少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母亲年迈,再加上听到夫君的噩耗便一病不起了。”少夫人强挤了两枚眼泪说道。

    “请夫人节哀。”石不全赶忙起身施礼道“少爷冤死,我们必会严惩真凶,以慰少爷在天之灵。”

    “那小女子就先谢过大人们了。”夫人擦了擦眼泪道。

    “少夫人你嫁入房家多久了?”石不全笑着寒暄道。

    “大概有六年了。”少夫人回答道

    “您跟房少爷相处那么久了,可知少爷在外有一个相好的?”石不全寒暄两句,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于石不全突如其来的发问,夫人不禁慌了神,“不……不知道。”但又很快的镇定下来道,“少爷在外面有相好的,怎会回来告诉我呢?我当然不可能知道。”

    听了少夫人的回答,石不全微微一笑道“那大少爷经常夜不归宿,少夫人可知道?”

    “哎!”少夫人叹了口气说道,“这我当然知道,他每次都借口说要去外面体察民情,其实谁不知道他是去鬼混去了。”少夫人想了想,突然气愤的问道,“他那个相好的是不是哪个青楼女子?”

    “不是的。”石不全否认道,“他那个相好的是个农家女子,我们已经找到了,而且她已经怀了房大少爷的骨肉。”

    “什么?”少夫人听了顿时气愤的问道,“哪家的女子?他在外面还有相好的,这个天杀的。”

    “嗯?”石不全佯装不解的问道,“少夫人刚才用了个还字,难道除了我们寻到的那个农家女子,大少爷在外面还有其他相好的女子?”

    “没……没有。”听到石不全的发问,少夫人惊慌失措,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解释道,“是……是之前大少爷在外面认识了个青楼女子,所以我才有此一问的。”少夫人平复了心情追问道,“是哪个农家女子?”

    “少夫人,这件事还需再议,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少爷的命案。”石不全故意绕开话题问道,“不知大少爷在京城可有仇家?”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从来不和我说他在外面的事情。”夫人摇摇头继续说道,“不过大少爷每次出门都会带着一个下人叫‘来福’,他应该知道。”

    “那烦请少夫人把来福找来。”石不全恭敬地说道。

    “好。”说着便换来一个下人道,“你去把来福找来。”

    “唯。”那个下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刘裕带领士兵两天之内在城外建起了高5丈厚2丈的瓮城,于是便召集各位将军议事,进行下一步的部署。

    “我们两日之内在城外建起了坚固的瓮城,辛苦各位将军了,虽然瓮城已好,但是我们依旧不能松懈,还有八日孙恩军将登陆句章,所以剩下八天时间,我们要练出一只精兵来抵御敌军。”刘裕站在将案前拱手道,“有劳各位将军了。”

    “刘将军,你就下令吧。”下面的将军纷纷呼吁道。

    “那好,熊灼听令!”刘裕将将令掷了出去道,“我命你在军中挑选善射的军士一千人,训练成弓箭手。”

    “熊灼领命。”熊灼拾起军令转身出帐。

    “赵灿听令!”刘裕再次掷出军令道,“你曾担任北府军水军副官,所以我命你在军中挑选水性好的军士五百人,组建水军,训练潜水事宜。”

    “赵灿领命。”赵灿拾起军令转身出帐。

    “华斌听令!”刘裕再次掷下军令道,“我命你训练两千步兵,需要你训练出体力好,耐性强的步兵队伍。”

    “华斌领命。”华斌拾起军令也出帐而去。

    “其余将军听令,我命令你们所有人将剩下的士兵训练成突击重骑,不得有误。”

    “领命。”其余众将领命,便纷纷出帐。

    “主簿刘穆之听令。”刘裕命令道,“我命你八天之内,打造一千五百副马铠,弓箭三万支,不得有误。”

    刘穆之犹豫道“将军,这可有点难了,先不说这八天能不能造的完,就说这做铠甲的生铁去哪里弄啊。”

    刘裕笑着说道,“还记得来句章之前我跟刘牢之将军要来了当年淝水之战中北府军缴获前秦的那两万套铠甲吗?都埋在城南的那块空地下的地牢里,现在可以启用了。”

    刘穆之听了,惊奇的说道,“二十年前的铠甲,现在早已锈蚀严重,如何使用?”

    “你去找10万斤木炭,将铠甲埋在木炭之内,点燃木炭,然后封闭地牢,待一日之后,那些铠甲的锈蚀就会全都消失,变为可用的铁,然后你找来工匠修补打磨就可以用了。”刘裕胸有成竹的回答道。

    “可是这十万斤木炭那里弄呢?”刘穆之挠了挠头道。

    “伐木烧炭即可。”刘裕回答道。

    刘穆之听了刘裕的计策,笑着领令而去。

    再说将军府内,不多时仆役便回来禀报道“来福不在屋中。”

    “不在?”少夫人惊呼道。

    “你们多久没有见过来福了?”石不全问那位仆役。

    仆役想了想回答道“少爷出事的当天我们还看到他了,之后好像就再也没见过。”

    “这样啊。”石不全想了想对少夫人说,“我们能去来福住的房间看看吗?”

    “大人请便。”说着便和石不全等人跟着下人往来福住的房间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