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当夜,晋皇寝宫内,晋安帝倚着床榻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王皇后跪在旁边,细细聆听安帝的诉说,时不时的安慰两句。这时守门侍卫来报“陛下,孔安国大人求见。”

    “孔大人来了,快请进来把。”晋安帝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由王皇后搀扶着起身,坐在榻上。

    孔安国走进寝宫,在卧榻前跪首叩拜“臣,孔安国参见陛下。”

    晋安帝赶忙起身扶起孔安国道“爱卿快快平身吧,爱卿乃国之栋梁,大晋的忠臣,朕今夜有千言万语要与爱卿诉说啊。”

    说话间,泪水又不自禁的涌了出来。

    “陛下有何吩咐,臣自当遵办。”孔安国拱手说道

    “不是吩咐,就是想和爱卿诉诉苦。”说到这,安帝心中的百般酸楚混着眼泪一泻而出。

    “陛下要保重龙体啊,不可伤心过度了。”孔安国关切的说道。

    晋安帝用衣袖擦拭脸庞,狠咽了几口,强忍住泪水,拍拍床榻说“来,孔爱卿,快来坐,和朕说说话儿。”

    听到这话,孔安国可是吓了不轻,扑通一声跪到在地上,连连叩头“此乃陛下的天子龙塌,微臣怎敢坐得。”

    “天子?”晋安帝轻哼一声,哽咽道“朕虽说是天子,可其实就是别人的傀儡罢了,朕自知论才能、论学识,论治国方略哪一点比得上朕的那些皇兄,可司马元显偏偏拥朕做皇帝,所为者何?不就为了日后他能掌控我晋朝天下吗?如果有一日时机成熟,他必然会效魏文帝和先祖晋武帝一般,废了朕这个傀儡皇帝,自立为帝。”

    “陛下莫急,司马元显虽然把控朝政,但现在禁卫军还在拥护陛下,他断然不敢如此行事。”孔安国宽解道。

    “是啊,朕就剩禁卫军这一个筹码了。”晋安帝长叹一口气。

    “有禁卫军就够了,只要禁卫军还拥护陛下,司马元显就不敢造次。”孔安国安慰晋安帝道。

    晋安帝听了孔安国的宽宥之语,心中平静了许多。

    “不知爱卿深夜前来宫中,所为何事。”晋安帝问道

    “就是今天朝上商议出兵平叛的事。”孔安国回答。

    “孔爱卿是觉得派桓伟去不妥?”晋安帝问道。

    “是啊,桓伟和桓玄一样狼子野心,日后必生事端。”孔安国解释道

    “朕何尝不知啊,可如今司马元显大权在握,朕能奈他何,随他去吧。”晋安帝无奈的摇摇头。

    “陛下,你可以密旨刘牢之,让他领军在句章城外驻扎,如若桓伟敢轻举妄动,杀无赦。”

    “这刘牢之会奉旨吗?”晋安帝心有疑虑的问道。

    “刘将军素来与司马元显不合,如若接到陛下亲旨,必然遵从,如果司马元显知道了,只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好了,毕竟也是为了退敌,他司马元显也无话可说。”

    “那好,朕这就拟旨,让内侍快马送至刘将军军中。”

    “不可陛下,请派禁卫军传旨。”孔安国请求道。

    “这是为何?”晋安帝不解的问道。

    “因为御林军人数众多,少一人不会引人注意,如若派内侍,那必然会引起宫中司马元显一党的注意,计划就将功亏一篑了。”孔安国解释道。

    “爱卿说的对,是朕思虑不周。”

    再说丹阳府内,虽然已经入夜,但依旧是灯火通明,大堂之上站着两位少年,一位一席白衫风度翩翩,而另一位身着九品官服,手握腰刀,此二人正是石不全公子和司马熙。

    “不知石公子之前可曾接触过案件?”司马熙问道。

    “略接触过一两件,不过都是些小案子不足一提。”石不全很谦逊的说道。

    “你可别小看了我家残少爷,他可是在嘉兴帮太守破过好几幢大案子呢。”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堂外传来,“就连当地的太守见到我家残少爷都得以礼相待呢?”

    石不全闻声望去,只见雪儿一席通透的轻丝连裙,透过轻丝间隐隐看到那晶莹如玉的肌肤,再加上那不符合年龄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微风中长发飘飘,衣袂轻拂,如果不看她那精致而又稚嫩的面庞,站在月光下,真就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我见犹怜。这可把司马熙眼睛都看直了,别说是司马熙了,就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如此美人坯子也受不了。

    “你这身黄衫哪弄的?”石不全指着雪儿的衣衫问道。

    “郡尹大人说我那身衣服被郡丞撕破了,难以蔽体,所以命人找来的送我的,就当替郡丞谢罪了。”雪儿将双手背在身后,挺起胸膛,扭捏的走到石不全面前问道,“残公子,好不好看啊。”说着雪儿在原地转了个圈。

    “你啊!就臭美吧。”石不全玩笑着调侃道。

    “好看,好看。”石不全刚开始调侃雪儿,这旁边突然传出几声掉了魂的声音来,原来司马熙两眼发直站在那里,嘴里不住的说“好看。”

    “还是这位哥哥有眼光。”说着冲石不全一挤鼻子道,“不像残少爷,审美太差,钢铁直男,怪不得找不到老婆。”

    “哼!”石不全佯装生气道,“谁说我找不到老婆的!追我的都排长队呢。”

    “切,谁信啊,整天除了探案啥都不会,哪有人会愿意嫁给你。”雪儿小头一扭,不屑的说道。

    “你信不信我明天找他十个八个老婆,让你瞧瞧。”石不全说着阴险的一笑道,“到时候让她们轮流管着你。”

    “哎~别别别,你可别祸害别家好姑娘了”雪儿气不过调侃道。

    “我怎么就叫祸害了。”石不全皱起眉头说道,“小心我找了老婆,就把你踢出家门不要你了。”

    “别呀。”雪儿听了,赶忙抓着石不全的手撒娇道,“好哥哥,我错了,你可别找老婆了,要不你就不疼雪儿,雪儿就孤苦伶仃一个人了。”说着小嘴一瘪,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好啦,看把你吓得。”石不全摸摸雪儿的头说,“我要找老婆也得先把你嫁出去再说。”

    听了这话,雪儿嘻嘻的笑了起来,石不全说道,“天挺晚的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我不,我害怕。”雪儿说着眼泪吧嗒吧嗒从眼角流了下来道,“我怕有坏叔叔……。”

    “那你说怎么办啊。”石不全实在是拿这个妹妹没啥办法。

    “就让我在这,有残哥哥保护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雪儿眼睛里含着泪水,渴望的望着石不全。

    “哎。”石不全摇摇头说,“好吧,你去旁边椅子上坐一会儿,我和郡尉大人商量点事情,一会儿陪你回去吧。”

    “嗯”雪儿听了石不全的话,破涕而笑,转身坐在凳子上道,“我就在这儿等你。”

    “哎”石不全宠溺的看着雪儿摇了摇头,口中自语道,“真能装,我都信了。”

    “大人,请把泰安客栈的掌柜请来吧,我有话要问她。”石不全对司马熙说道。

    可是石不全说完过了好久,都没听到司马熙回话,于是又重复一遍,可是司马熙还是不加理会,石不全皱起眉头,转身看了一眼司马熙,只见司马熙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雪儿,就好像猫看到了老鼠,老饕嗅到了美食一般,嘴角都留下了口水,还不时露出淫荡的笑容。

    石不全见状,大声的咳嗽了两声,才将司马熙从幻想中拉了回来,问道“你是看上了我妹妹不成?”

    “没……没有。”司马熙赶忙转移话题道,“她为啥叫你残少爷?你不姓石吗?”

    “十项不全自是残缺,所以就是残少爷喽。”雪儿小声嘀咕道。

    “好了,别瞎说,严肃点。”石不全冲雪儿皱了个眉头,然后转身对司马熙说道,“大人,请把泰安客栈的掌柜请来,我有话问他”

    “好,来人,把泰安客栈掌柜的请来问话。”司马熙对身边的衙役命令道。

    “唯!”

    夜色如墨,侵染着整座建康城,城里空荡荡的,只是偶尔会听到几声猫头鹰凄惨的啼叫。一只百人的骑兵队伍从皇宫中飞奔而出,高举圣旨,口中高喊着“八百里加急,闲杂人等让开。”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喊给谁听,反正是吵得半个京城不得安宁,城门官打开城门,他们出城一路向南奔去。

    没过多时,两个衙役将泰安客栈的掌柜带到丹阳郡衙大堂之上。

    “我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当如实交代。”石不全走到掌柜面前说道。

    “哼!”掌柜看了一眼石不全,冷哼一声道,“大人叫我前来就是要调查你杀人的事情,我和须与你回答问题。”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石不全佯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说道,“我现在已经被大人无罪释放了,而且大人怀疑你就是杀害房少爷的凶手,我在为你脱罪,你不如实交代,小心把你抓进大牢,定你个终身监禁。”

    “这……”掌柜看了看一旁的司马熙,司马熙冲掌柜点了点头道,“石公子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否则你知道后果。”

    掌柜一听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哭啼啼的道“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请大人明察,我上有八十……”

    “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两岁孩童。”坐在一旁的雪儿佯装哭泣的接着掌柜说,然后撇了一眼道,“这我都听腻了,能不能换个新花样,哪个犯人都是这一套,再听耳朵都长茧子了,大男人整天哭哭啼啼的,窝囊!”

    石不全狠狠地冲雪儿使了个眼色,雪儿见状赶快闭嘴,不再说话了。

    “你只要认认真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必定帮你洗脱嫌疑,若有隐瞒,就把你抓进大牢,严刑拷打。”石不全将掌柜的扶了起来,特地为他掸了掸腿上的灰尘道。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恐吓之法,嘴上说用刑是为了让他知道说谎的后果,产生严重的心理压力,为他掸灰只是暗示他我可以帮你掸灰,相对的也可以打断你的腿,像他这样心理素质差的人,必定会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将事情和盘托出。

    “好好。”掌柜吓得咽了口口水回答道,“我肯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第一个问题,昨天晚上,房少爷是独自一人在客栈开的房间吗?”

    “是……是……”掌柜说话时口齿不清的回答道。

    石不全看了看掌柜,又看了看司马熙说道,“这家伙在说谎,托下去打板子吧。”

    司马熙点了点头,衙役心领神会走到掌柜跟前,掌柜吓得赶忙说,“大人,我没说谎啊。”

    “那就让你知道你为什么挨这顿板子。”石不全微笑着说道,“今早我有检查过尸体,尸体上散发着浓重的酒味儿和很重的胭脂味儿,很明显死者在死之前与一个女子在一起,再想想一个富家公子身上有很重的胭脂味,还有家不回在客栈开房,所为者何?不难想象吧,你为何说谎!”

    掌柜听了石不全分析之后,赶忙跪在地上说道,“小人真的没有说谎,昨天的确是房少爷一个人来开的房。”

    “你确定?”石不全追问道。

    “是的。”掌柜的赶忙说道,“大少爷每次开房都是自己一个人,从没有带过其他人来小店开房。”

    “那大少爷每次来开房都做些什么?”石不全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小人更不知道了。”掌柜的回答道,“每次大少爷来都是独自一人反锁在房内。”

    “那每次大少爷来了之后,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石不全皱着眉头问道。

    “有,有。”那掌柜赶忙说道,“每次大少爷来住店总会有一个奇怪的客人。”

    “奇怪的客人?”石不全思索着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总会有一个脸上围着个黑丝巾的外邦人说什么他的货跑进了我家院子里,要不就是找人。”掌柜回忆着说道。

    “每次都是同一个人吗?”石不全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每次那个客人都是蒙着面的,有点天竺人的打扮。”掌柜又想了想道,“对了,每次那个客人来过之后,店里都会发生怪事。”

    “什么怪事?”石不全追问道。

    “就是每次大少爷来之前都会打好招呼,说要包客栈,本来客栈应该是没有其他人的,可是每次那个外邦人走了之后,总会听到在大少爷住的那间房的正下方的房间也有大少爷说话的声音,还不时有女人的声音。”那个掌柜打了个寒颤说道,“甚是吓人,曾经有一次我听到了大少爷住的房间下面的那一间也有大少爷的声音,便打开那间房门,却发现空无一人。”

    “房家大少爷每次住店都是住在同一个房间?”石不全想了想问道。

    那掌柜点了点头,“是的,因为店中只有那一间房是最豪华的房间,所以这间房间我都是留给尊贵客人的,所以大少爷每次来店里,我都会给他安排在那间房间。”

    “那昨天呢?你有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吗?”石不全一脸疑惑的问道。

    “没有。”掌柜摇了摇头回答道。

    “那个外邦人呢?”石不全手拄着下巴,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着问。

    “有,大少爷来了之后大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有个外邦人就来了,他说他的鸭子跑进了我们客栈,非要让我带着他寻找。”

    “那你昨晚有听到有女人的声音吗?”

    “那倒没有。”掌柜的摇了摇头说道。

    石不全想了想问道,“你昨夜何时睡的?”

    “其实每次大少爷来,我都会听到那个声音,害怕的紧,所以根本不敢睡。”掌柜的说道。

    “那你就是一宿没睡了?”石不全问道。

    “是的。”掌柜的点点头说道,“结果早上就发现了大少爷的尸体。”

    “那你昨天夜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其他的奇怪的声音?比如人跳窗离开的声音。”石不全问道。

    “没有。”掌柜摇摇头道。

    “那半夜有没有人再进来或者再出去呢。”石不全皱着眉头问道。

    “公子,昨天客栈加上小姑娘就仨人住店,你们没出去还能有谁出去呢,更不要说有人进来了,要说有人进来也就是你们了。”掌柜的无奈的回答道。

    石不全听了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表情严肃的说道,“最后一个问题,大少爷在你家开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一年前吧。”掌柜回忆着说道。

    “好,我知道了。”石不全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今晚就住在大少爷昨天晚上住的那间房间,你回去安排一下。”说完对司马熙说道,“给他一吊钱让他回去吧。”

    “好。”司马熙便吩咐衙役赏了掌柜的一吊钱便让他回去了。

    待掌柜的离开之后,司马熙不解的问道,“这掌柜的会不会在说谎,他的话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会不会是他故弄玄虚呢?”

    石不全摇了摇头道“不知道。”石不全想了想继续回答道,“大人你吩咐下去,让衙役们今晚搜查各个窑子,看看有没有人见过房大少爷,再调查一下有没有人包过窑子里的妓女的,或者有没有哪个窑子走失过妓女”

    “以大少爷的身份,他去妓院还有可能,怎么可能去逛窑子呢?”司马熙嘲笑着说道。

    “因为大少爷身上有很重的胭脂味,但是那个胭脂味很奇怪,里面有上好的胭脂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那是劣质的胭脂的味道,那个味道正是窑子里的女人才会用的胭脂,所以我想大少爷肯定有相好的,但是为了掩人耳目被藏在窑子里。”石不全想了想继续说道,“否则很难解释这两种混杂的胭脂味究竟是怎么来的。”

    “好啊你,竟然还敢逛窑子,小心我告诉老爷去,你不学好!”雪儿听了在一旁生气的说道。

    “我可不去那地方。”石不全辩解道。

    “那你怎么知道窑子里的女人胭脂的味道的?”雪儿质问道。

    “你要我说?”石不全阴险的笑了一下。

    “对,你快说!”雪儿生气的追问道。

    “那我可说了,你别后悔!”

    “你快说!”雪儿焦急的问道。

    “还不是给你买亵衣的时候,那里买衣服的妓女身上就这味儿,我怎能不知。”石不全阴险的说道。

    “哎呀,别说了,羞死了。”雪儿用两手捂着脸,扭捏的说道。

    司马熙看着雪儿宠溺的一笑,然后回头问石不全道“有没有可能是大少爷逛完青楼又逛了窑子呢。”

    “大人不刚才说以房公子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去逛窑子的吗?”石不全边外走边说道,“雪儿,你不走,我可不管你了。”说着假装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哎,别丢下我啊,等等我。”说着便跟着跑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