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宫门前百首朝阙,十不全巧解迷案

    第一节

    自司马炎发动政变逼迫魏元帝曹奂禅位以来,时局不稳,内有八王之乱,外有五胡乱华,天下不宁,百姓不安,至公元316年晋愍帝投降后赵,大一统的西晋王朝在风雨飘摇中仅仅经历了51个春秋便已崩塌,天下又一次分崩离析,北方政权层出不穷。晋王室南渡长江,于江东建康定都,延续晋朝宗庙,史称东晋。自此揭开了中国历史最黑暗的时代——东晋十六国时期,既至晋安帝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孙恩叛乱,起兵反晋,隆安五年(公元401年)时,东晋王朝北有后秦、南燕虎视眈眈,海上有孙恩乱党不时侵扰,可谓是内忧外患。

    丹阳府衙外,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彪形大汉击响了门前的鸣冤鼓,鼓声还没响到三下,两个衙役走出府门,来势汹汹的喝道“你谁啊你,大早上的,不让人安生!大人上朝还没回来呢,你回去吧,过了辰时再来!”

    “大人我来报案啊!出大事了。”那个彪形大汉惊慌的说道。

    “大事?”其中一个衙役轻哼一声冷笑道“这天子脚下,能有何大事?”

    另一个衙役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大汉说道“你看你那样,这么大个人,长得五大三粗的,竟然给吓成这样,难不成你被人当街调戏了不成?”

    另外的那个衙役嘲讽的帮腔道“咱这衙门可不受理男人被调戏的案子啊!快回去吧。”

    那大汉双眼涣散,两手颤抖的指着不远处的安泰客栈,颤抖的说道“死……死人了。”

    “死人了?”那个衙役不屑的说道“偌大的京城,每天都有十个八个人死,难道还要我们一一查看?”衙役瞥了他一眼说“死了就埋了,多大点事儿。”说完两个衙役转身便要进府衙,嘴里还嘟囔着“贱民都死了才好呢。”

    “死的是……房将军家大少爷”两个衙役听到身后的那个大汉颤抖的声音,猛然一惊,赶忙转头问道“你说是谁?”

    “房将军家大少爷,房强”那个大汉目光呆滞的望着两个衙役说道。

    其中一个衙役听了,脸刷的一下就板了起来,怒喝道“你不早点说!差点坏了大事!”然后轻声的对旁边的衙役说道“你快去皇宫找大人,我去禀报县丞王大人。”

    “好”另一个衙役应声便赶忙跑了出去。另一个衙役则仓惶的走进了府衙。

    在建康雄伟的晋宫内,群臣分列两侧,殿上有一青年人正襟危坐,头戴平天朝龙冠,身着赭色九龙袍,俯视群臣,此人正是东晋安帝。安帝身旁却端坐一青年男子,身着九蟒袍,此人名叫司马元显,是东晋实际的掌权者。

    “上朝”安帝身旁的太监向庭下群臣高声唱道。

    堂下群臣都俯首跪下,山呼“万岁”。

    晋安帝高喊“众卿平身”。

    “谢陛下!”群臣谢罢,起身在朝堂两侧依次站下。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安帝身旁太监又一次唱道。

    “臣有本奏!”孔安国越班奏道

    孔安国才识过人,深受东晋孝武帝赏识,历任侍中,太常卿,后加会稽内史,领军将军,现任尚书左仆射,实际上的宰相。

    “孔爱卿,不知何事要奏?”晋安帝偷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司马元显,见他点头同意了,才唯诺的问道。

    “陛下”孔安国拜道,“今日左兵尚书上报,孙恩率领十万人,分乘四十五艘大帆船,向句章方向而去,预计不出十日,必登陆句章。”

    “句章守军有多少?”安帝急忙问道。

    “仅有刘牢之将军的参军刘裕的一只军队驻守句章,大概五千人。”孔安国恳求道。“请陛下尽快派兵支援,切不可让叛军登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晋安帝又一次望向司马元显,声音颤颤巍巍的问“丞相,你看这……”

    “离句章最近的是哪只军队?”司马元显站起来,字字铿锵的问。

    “是驻扎在东阳郡的刘牢之将军的北府军。”左兵尚书越班回答道。

    “刘牢之?”司马元显脸色骤变,怒喝道,“叛将,怎可重用!”

    “那就剩桓伟将军的桓家军了,就驻扎在临海郡。”左兵尚书赶忙说道。

    “桓家军?”司马元显想了想说“好,就让桓伟去。”

    “不可,丞相三思啊。”孔安国赶忙劝阻道,“桓伟乃桓玄之兄,如今桓玄虎踞荆州拥兵自重,而现在又要派其兄出兵援救句章,此事多有不妥。”

    “有何不妥!”司马元显质问道。

    “句章乃扬州重镇,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如果桓伟击退孙恩后不退反进,攻下扬州诸郡,而后再联合荆州桓玄,两面夹击我首府建康,那我晋王朝危矣。”孔安国赶忙说明,可司马元显根本不听反,驳道“桓伟不似桓玄,桓伟者国之忠良也。”

    “可是……”孔安国刚欲张嘴反驳,就被司马元显不耐烦的打断“我意已决,就这样吧,退朝。”说着司马元显阔步走出朝堂。

    郡丞听说房强死了,一点不敢怠慢,赶忙点清全部衙役,出府来到了安泰客栈,客栈的老板——就是那个络腮大汉早早的就等在了客栈门前,迎接官差,郡丞带着官差走进客栈问道“死者住在哪间房?”

    老板赶忙回答道“二楼最右手边。”说着将郡丞一干人领到了二楼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道“早上我给房少爷送早餐,结果怎么敲门都没人应,便顺着门缝往里头看,结果就看到房少爷浑身是血的倒在了窗边。

    “那你就是第一发现人吧。”郡丞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老板问道。

    “是……是的。”老板看着郡丞的表情,不禁心中一惊,赶忙道“我是第一个发现的,但是我没杀人。”

    “我又没说你杀人了。”郡丞不屑的说“昨晚你们客栈还收了哪些客人。”

    “昨……昨晚……”老板支支吾吾,也不往下说。

    郡丞不耐烦道“我可没空听你啰嗦,昨晚还有谁住在这里!”

    “昨晚房少爷把小店包了,所以……所以……”老板又开始支支吾吾了。

    “所以怎么样?”郡丞厉声责道“所以昨晚就没有其他客人了!是不是!客栈里只有你和死者,那你就是凶手了。”说罢,转头对衙役道“把老板带走!”

    老板吓得双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到地上,急切的辩解道“虽然小店被房大少爷包了,但是昨天夜里又一个客人给了很多钱说要住店,所以我就……我就……”老板急的嘴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的,说了一大通。

    “你个大老爷们儿,扭扭捏捏的!成何体统!”郡丞想了想问道“那些客人住在何处?”

    “一楼右手第一间。”老板赶忙回答道。

    “人走了吗?”郡丞问道。

    “还没,那个客人说,既然死了人就要保护现场,让我把门锁了。”老板赶忙说道“他还给了我两吊钱说是今天的店他包了,还说要我去门口看着不要让闲杂人等进入客栈。”

    “这客人有意思啊,走,带我去会会他。”

    朝堂上,司马元显刚喊完“退朝”,顿时一阵鼓声响彻云霄,司马元显猛然一惊,这是登闻鼓的声音,大声喝道“何人击鼓,带上堂来!”这登闻鼓是历朝历代传下来的,与县衙前的鸣冤鼓作用一样,登闻鼓响,无论何时,皇帝临朝。

    “诺!”两个黄门卫士将一个衙役押上了大殿,丹阳尹此时正列在殿上,见手下被押上堂,不禁大惊道“尔来何事!还激起这登闻大鼓?不要命了?”丹阳尹说这话不无道理,这登闻鼓可不是谁都能敲的,敲鼓者当先打30大板,若还有命在,皇帝才会审理案件,要知道,这30大板可不是吃素的,板板到肉,三板之内必定皮开肉绽,常人根本连十板子都熬不住,除非天大的冤情,否则这三十大板打下来,就算不死,那也就再没啥心情告状了。

    “大人,丹阳发生命案,死者是房家大儿子,房强。”那人赶忙说道。

    丹阳尹听后,轻声说道“就算天大的事儿,你也不能敲那登闻鼓啊,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然后走上殿前,跪地说道“陛下,这衙役是不久前才从乡下来京城的,乡下人不懂登闻鼓的厉害,请陛下不要迁怒于他。”

    “你等等。”司马元显打断了丹阳尹的话,然后指着那个衙役说道“你说谁死了?”

    “房……房将军的……的大儿子,房强。”那个衙役看到这阵势,着实吓得不轻,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哦,房将军。”司马元显听到这话,嘴角一阵怒笑,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司马元显一只手把皇帝面前的龙案掀倒在地,那可是一张百来斤的青铜龙案啊,多大的愤怒才能一只手将它掀翻,晋安帝吓得,迅速把双腿缩进怀里,全身颤抖的蜷缩在龙椅的一角,偷偷的用余光看着司马元显,一动不敢动。

    “拖下去,给我打!”司马元显怒喝道。

    “相国息怒。”丹阳尹跪地赶忙叩拜,求情道,“这衙役不懂事,看在兄弟的面上,网开一面。”

    这“兄弟”二字一出口,司马元显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故作平静,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打谁?打得就是你!”原来这丹阳尹正是这司马元显的堂弟司马休之。

    “这房将军是谁!你不知道?”司马元显狠狠地瞪着司马休之,“他是镇守北疆,防止后秦入侵的大将!你可倒好,竟然让他儿子死在你的治下!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啊!”司马元显怒喝道“拖下去,杖刑五十。”

    “唯!”两个卫士将司马休之拖了下去,只听殿外一阵惨叫。

    跪在殿下的那个衙役听着殿外司马休之的惨叫声,赶忙叩头道“相国,大人……”

    话刚说一半,司马元显指着殿下的衙役说道“此人敢作敢为,当予嘉奖。”说罢冲旁边的太监挥挥手说道“钱三十株,升任丹阳县尉,即日上任。”

    “谢相国。”那衙役听着殿外司马休之的惨叫声甚是心急,刚要张嘴替他求情,谁知司马元显抢先退朝,便大步离开了。

    郡丞跟随老板来到了夜里住店的客人的房间,推开房门,只看见一位一身清素兰花袍,手摇玉阳折香扇,扇上绘着百里幽兰韵,腰间坠着兰亭和田佩,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在屋中踱步,旁边还坐了一个身高不足五尺,肌肤雪白如玉,脸蛋稚嫩可爱的小丫鬟。哪有这样的丫鬟,公子站着,丫鬟坐着,这要是一般人家的丫鬟,早打个千八百遍了,想来要不就是这公子脾气好,把丫鬟惯坏了。要不就是……不说了,反正一男一女都同屋而住了,该想到的都能想到,没想到的是这位公子如此禽兽不如。

    “呵,公子好福气啊,竟然有如此美女陪伴。”郡丞假笑着说道。

    那位公子看着郡丞那想入非非的样子,赶忙行了礼解释道“这位是舍妹,并不是大人想的那样。”大人心中暗暗偷笑,这要是妹妹那就更禽兽不如了,连妹妹都不放过。

    “大人莫要想偏了。”那位公子看着郡丞那一脸淫笑,便知其心中所想,赶忙解释道,“我本来昨晚要的是两间房,可是跟老板磨了半天,老板说就只能给我们一间,所以我昨晚就只能和老板要了一床褥子,在地上将就了。”

    听了公子的解释,那郡丞还是那一脸淫笑,也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说真的,久居京师的,什么样的公子没见过,别说妹妹了,就算是庶母不也是一样,更何况这妹妹如此美艳动人,这公子如此英俊潇洒,也不怪这郡丞能想歪。

    郡丞擦了擦口水对身后的衙役们说道“来人啊!把这两个凶手缉拿归案!”其实这郡丞也没想啥好事儿,若说这公子杀人还有可能,毕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抓这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干什么!更何况那郡丞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了半天,口水流了一地,不想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什么缉拿凶手,连出处都不问,简直就是禽兽。

    公子笑了笑说“那我就随大人走上一遭。”说着便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回头对郡丞说道“对了大人,别忘了把我行李拿走,说不定凶器就在里面呢。”说完大笑着出了门,直奔丹阳县衙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