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4章 守规矩

                      待到次日午后,刘珌才拿着刘宏给他的令牌,带着王明王忠一起,进了未央宫。

    王明跟王忠两人,到底也是先帝赐给他的护卫,在身份上,比之王信韩当几人,还是要合适一些。

    待进了宫,由小黄门引着,刘珌很快便来到了温室殿。

    只不过,殿中传来的嬉笑声,夹杂着女人娇柔的喘息声,还是让刘珌微微黑了脸。

    刘宏这才多大啊,就这么贪图享乐了吗?

    小小年纪,也不怕把身体给透支搞垮?

    不过,想到了刘宏曾经的做派,还有他对刘宏的了解,这些事情,也还真是避免不小的吧。

    暗暗叹了一口气,刘珌调整好自己的心绪,这才走近了温室殿。

    相比较于外边的天寒地冻,温室殿中的温度要高上不少。

    殿中摆了好几个炭盆,又因为建筑构造的原因,保温效果很不错。

    在殿正中那里,刘宏坐在案几前,边上陪着好几个美貌的宫女,桌上摆着的,是琼酥美酒及各样佳肴。

    就那些菜式,刘珌看得出来,也是隆顺酒楼那边的招牌菜。

    看来,这是被刘宏看重,让御厨学了来的。

    这个时候,刘宏正左拥右抱,由着那些宫女服侍着饮酒吃菜,还不时地偷香几口,好不惬意。

    即便是刘珌走进来了,刘宏也丝毫不避讳。

    暗暗看了眼,见刘宏的气色有些不好,尤其是眼窝处,竟然多了些青黑,刘珌不由得在心底里摇头。

    这般放纵自己的身体,刘宏也是太过急色了。

    如今这年纪尚小,身体底子尚未长全,刘宏就迫不及待地纵乐透支,只怕这身体迟早被亏损掉。

    只不过,让刘珌尚算满意的,还是刘宏能够把握住尺度,不吃窝边草。

    至少,像刘府里边的郭玉婵几个,姿色就很不错,刘宏在登上高位之后,也没有强取豪夺,算是也给了他这个皇弟一些面子了。

    敛了敛思绪,刘珌微微垂下眼眸,上前,恭敬地行礼。

    此时,看着刘珌在下边毕恭毕敬地向自己行礼,刘宏的眼神闪了闪。

    他这皇弟,还是如此前那般守礼守规矩,看来还是不错。

    不过,就是这人看着,似乎比以前要沉默深沉一些,刘宏也不确定,是不是已经离了心了。

    松开了两边的美人,刘宏笑着说道“皇弟,你还是这般守礼啊。朕以前不是说过,你我兄弟之间,并不需要讲究这些虚礼的啊。莫不是许久未见,你也生分了?”

    额,这刘宏,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如果真的不想要他行礼讲规矩,那在他进殿的时候,大可以直接免了这礼数的,何须在礼毕之时,才来说这些呢?

    更何况,这“生分”一出,还真是随时想要听自己说好话。

    有些无语地撇嘴,只是刘珌很快就收敛好,恭敬地应道“多谢皇兄。皇兄乃是大汉天子,臣弟岂可不顾法度礼仪,妄自胡来?皇兄对臣弟的好,臣弟一直都记着,不敢或忘,更不敢无视皇兄的好,废了礼度。”

    顿了一下,刘珌微微抬了下头,见刘宏正在那笑望着自己,眼神中带着满意,只得暗暗吐槽了一下。

    不过,刘珌还是带上了喜色,崇拜地看着刘宏,恭敬地应道“臣弟虽在外,却是时刻想着皇兄的。今日,臣弟得以再见皇兄之面,臣弟心下欢喜,只能行大礼,以表臣弟想念崇敬之情。”

    一番话,倒是让刘宏脸上的笑意更甚。

    他这皇弟,惯会说些他喜欢的话。

    不过,他就是喜欢。

    打量了一下刘珌,见刘珌长高长壮实了,五官也长开,没了此前的稚嫩,却是多了些沉稳和隽秀,刘宏微微晃了晃神。

    他们兄弟,已经两年多没见面了啊。

    他这个皇弟,都长大这么多了。

    此时再见,人依旧,心却多了些隔阂。

    也不知,他当初凭着自己的一番犹疑算计,让刘珌离开洛阳,到底是好是坏。

    不过,他如今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能够照拂到刘珌一家了,这种身份上的不同,还是让他心生满意。

    不管刘珌此前救过他,帮过他,到了现在,他,才是能够决定刘珌生死的人,也是能够赏赐给刘珌,高于刘珌的人。

    这样再当兄长的话,他的底气更足,不会再如此前那般有所怅然若失了。

    可他还不确定,刘珌是否还会如此前那般,将他视为崇敬依赖的兄长?

    亦或是,只能是当成了君上?

    心下闪过了这许多的念头,刘宏却是面带微笑,说道“你啊,还是如从前那般,就会讨朕的欢心。”

    开场几句话后,刘宏便让刘珌在他的下手处坐下。

    同样的,桌案上也摆着美食佳肴,却是没有琼酥酒,取而代之的是一盏果汁。

    对此,刘珌还是领情的。

    在这一些小处上,刘宏还是能够记得,他如今不过是个垂髫少年而已,饮酒,暂时还不适合。

    由着身边的美人儿喂酒,刘宏看了下在那斯文饮食的刘珌,不由笑道“皇弟,在朕这里,你大可不必拘着。”

    听到刘宏的话,刘珌微微地僵了一下,只是收敛得很好,却并未让刘宏看出来。

    是啊,他以前在刘宏这里,吃东西的时候,向来是不会客气的。

    这一次,是他小心太过头了,反而显得疏离。

    这可不好。

    抬头,朝着刘宏笑了笑,刘珌高兴地开口说道“多谢皇兄。那,臣弟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刘珌算是放开了手脚,随意地吃喝起来。

    见状,刘宏这才满意地笑了笑,说道“这就对了。你我兄弟之间,何必去在意那些虚礼呢?”

    只不过,刘珌却是在低头吃东西的时候,微微舒了一口气。

    许久未见,他到底还是对刘宏多了些戒备,不再能如以前那般自在了。

    好在,他及时发现了问题,也算是圆了回来了。

    若不然,岂不是更让刘宏起疑心?

    趁着吃东西的空当,刘珌还是如此前那般,在闲话的时候,说些刘宏爱听的,算是把刘宏哄高兴了。

    只是,当着那些宫女内侍的面,刘珌到底还是收敛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