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过后算账

    提及到董太后,王仁的脸色有些嫌弃。

    这个女人,自从在解渎亭的时候,就一直是又吃又拿,还不忘反过来算计,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他们大公子可是救过董氏跟陛下的性命的,不说记着恩情,至少不要恩将仇报吧。

    可这董氏倒好,贪着他们大公子的一系列好处,还想着要打压对付他们大公子。

    这样的人,王仁委实想要去给她下上几百种毒药,让她好好地享受享受,免得整天想着算计人。

    这会儿,听到大公子的文化,王仁压下心头对董氏的厌恶,还是回道“大公子,董太后近来跟程璜很合得来,有意提拔将作大臣刘郃。而且,董太后有意在陛下跟前搬弄是非,想着将家主再远远调任去交州。”

    交州?

    董氏这还真的是有够折腾的。

    如今的交州,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大部分都还是没有开发的南蛮之地,湿瘴之气弥漫,并不太适合北方之人前往。

    将他们一家子调往交州,一个搞不好,可就回不来洛阳了。

    刘珌虽然不惧那些艰难险阻,但被董氏这般算计着,还是心里头隐隐的有不舒服。

    沉默了一会儿,刘珌抬头,问道“此事,陛下的态度如何?”

    这一件事,他之前虽然也有收到消息,但刘宏并未有多余的动作,刘珌也便没太过追究了。

    但是,董氏三番五次地作,刘宏的态度,便很是关键了。

    一旦刘宏真的被董氏说动了,那他们一家子前往交州去待个几年的,也很有可能。

    问及这一点,王仁立即便答道“大公子,在此事上,陛下依然没有听董太后的话,似乎有意要将家主调回洛阳来。”

    王仁的答话,算是在刘珌的意料之中。

    在对他们一家子的态度上,刘宏虽然有所试探,但暂时还不想完全打压。

    若非如此,刘宏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传话让他回洛阳,参加他的元服礼了。

    不过,既然董氏这么清闲,还想着要再算计他们一家子,那么,他也是该给董氏找一些事情做做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刘珌忽而问道“董太后身边,最信任的太医,是谁?”

    听到这话,王仁眼前一亮。

    问到了太医,那岂不是说明,大公子要对董氏动手了?

    眼中闪过兴奋的光,王仁赶紧应道“大公子,董太后素来多疑。自从进宫之后,董太后很倚重从解渎亭跟来的太医吉太。平日里但凡有什么事,董太后都会召吉太医去看诊。”

    吉太?

    只要不是他这边的人,那便无所谓了。

    等到董氏的病症复发了,折腾的也是吉太,与他无关。

    只是,他才刚刚回到洛阳,这件事情,还得缓一缓,以免被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也就这几日的时间而已,他忍忍便过去了。

    而且,他也还不想因为董氏的事情,影响到了刘宏的元服礼,将事情闹大。

    可等到他离开之后,他定会让董氏好好地享受以前的那种折磨,不再这么轻松地搞事情了。

    眼中闪过寒光,刘珌还是淡然地说道“此事,待我等离开洛阳之后再办,免得招惹上麻烦。”

    想了想,刘珌又补充说“届时,不用子让亲自动手,倒是可以将解药先给子让,由子让寻个好时机,给董太后缓一缓病症即可。”

    沉思了一会儿,刘珌才继续说道“子仁,你到时将药粉交给永乐宫的暗影,由他们暗中行事便可。一切,小心为上。”

    等到董氏再次患上心绞痛之症,便也足够让董氏脱一层皮,虚弱上一段时间了。

    想来,经历过那么大的痛楚之后,董氏也会心存一些忌惮的。

    再等到王让出手,缓解董氏的心绞痛,却也不会立时便给治好。

    既然要收拾董氏了,那刘珌便决定给董氏一个难忘的教训,免得这女人整天整幺蛾子。

    西凉那边,孟家及孟家商队相继出事,孟佗正焦头烂额,暂时消停了下来。

    洛阳城这里,董氏再被病痛折磨,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折腾。

    那么,他们在休屠,也能暂时得以清静。

    等到四年的任期一满,刘珌也不想立即就回洛阳来。

    在外头浪一段时间,也有助于他暗中发展些势力,拉拢些人才,也解决一些可能会发生的悲剧。

    远香近臭的,待在洛阳的话,麻烦也会更多。

    当然了,一切,还得他明日见了刘宏,看刘宏的态度再行决定。

    君君臣臣的,到底还是比以前复杂多了。

    收回了发散的思绪,刘珌看向了王仁,吩咐道“此事,便暂且这般决定。至于董太后那边,还是着人继续盯着些,一有异动,便要及时汇报。”

    得了令,王仁应了下来后,便先出去安排。

    虽然还无法直接对董氏动手,但忍一忍,到时再给董氏算一算账,让董氏好好地痛上一段时日,倒也是不错的。

    想到了这里,王仁原本的不忿,也消散了不少。

    不过,王仁还是暗戳戳地打定主意。

    到那个时候,他要跟王让好好商量一下,多给董氏一些苦头吃,免得董氏整日里就想着害人。

    看着王仁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刘珌不由得暗暗摇头。

    董氏是可恶了些,但最为关键的,其实还是刘宏的态度。

    只要刘宏不为所动,董氏也无法直接出手。

    可这耳边风吹得多了,刘珌也是有些担心刘宏会受到影响。

    毕竟,他们母子相依为命多年,董氏的话,对于刘宏还是很重视的。

    只不过,刘宏暂时没有将他们一家子远远送到交州去的打算,那还算好。

    这一些消息,让刘珌对于刘宏,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

    曾经的兄弟情义,也不知道,如今还能够剩下多少?

    这些年来,他虽然一直关注着未央宫的消息,但与刘宏,也是两年多没有见上面了。

    刘珌也不知道,刘宏究竟会改变多少。

    明日进宫,他也得小心谨慎一些,瞧仔细刘宏的变化,也好决定今后的计划。

    双眸微微垂下,刘珌深吸了一口气,将烦乱的心再次平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