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唧唧已经被烫糊了,还能怎么救

                      “重锦,重锦啊……天啊,重锦!你怎么了啊?太医,快去叫太医啊。”

    老王妃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也跑来了,见到张重锦的样子,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这是被气的。

    “你也看见了吧,这是你那好妻子做的事情!这件事,我和她没完!”

    老王妃立刻吩咐人抬走了张重锦,赶紧去看病去了。

    小木头也哆哆嗦嗦的跟上了。

    只是可惜,遍寻太医之后,张重锦的伤势,也是谁都没有办法的。

    “一群废物东西!”

    老王妃狂怒变色,“你说说你们一个个有什么用?”

    若是重锦真的不能人道了,那母亲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还有,她怎么和哥哥交代!

    几个太医站在一旁,脸色不太好看。

    其中一位太医淡淡的说道“我等虽然不才,但好歹也是官居四品的太医,老王妃这般辱骂我等,未免太过分了!”

    真当他们是奴才了不成?

    另一位年老一些的太医稳重一些,平静的说道“既然老王妃觉得我等无用,以后我等自然不会来左梁王府献丑了。”

    “你们!”

    老王妃一口怒火堵在心头,几乎散不出去了。

    一个两个的,居然这般欺负人吗?

    闻讯赶来的左梁王立刻进来安抚众人“各位大人勿怪,实在是我母亲担忧侄子的伤势,大惊大怒之下才会如此……”

    左梁王好一阵安抚之后,各位太医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左梁王问道“不知道各位可知道,谁能治疗这种伤势?”

    人到底是在左梁王府伤的,若是治不好,那的确是没有办法和外祖家交代。

    有一位太医正是昨天治疗周崇海的,闻言想要卖左梁王一个好,便说道“其实,昨天为一人治疗的时候,姜大人提议截肢,又拿出了许多稀奇的药物,当真就保住了那人的性命。也许,找一下这位姜大人,还能有救。”

    狗屁的有救。

    唧唧已经被烫糊了,还能怎么救?

    不过是想把事情推到别人头上罢了。

    “姜大人?”

    “哦,就是左梁王妃的胞妹,姜小蔓姜大人。”

    姜小蔓是有官职在身的,一般来说在朝廷上的人都会喊她姜大人。

    女眷呢,则大多喊她秦夫人。

    左梁王和姜小蔓没什么来往,所以一时之间,倒是愣住了。

    当知道是姜小蔓之后,立刻呵斥道“简直胡闹,姜大人是女子,怎能去找她看这样的病处?”

    “下官失察,但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啊,还请王爷赎罪。”

    他也是才意识到,姜小蔓是个女人,找女人看别的男人的子孙根……这件事传出去,怕是那位秦将军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砍了他吧!

    一时之间,冷汗直冒。

    “不,要是那个姜小蔓真的有办法,那就去找啊,但凡有一丝希望,都要去啊。”

    老王妃是不想放弃的。

    左梁王无奈“母亲,姜大人一个女人,又不懂医术,帮不上忙的。”

    再说了,也不合适啊。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人家女子啊!

    老王妃痛哭流涕,从来没有这般六神无主过。

    哦,前不久,龙璃月的事情出来之后,她也慌张过。

    “来人,送几位太医出去吧。”

    “是。”

    接下来的,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了。

    最后,老太妃都给左梁王跪下来了,“……你要是不肯去找姜小蔓,那我就去找!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你可别怪我!如果重锦好了,那皆大欢喜,你外祖母那边也好交代啊,姜箬瑜做的事情我也能宽宥一二!”

    “宽宥?母亲,你到底还是不了解箬瑜啊,还是先问问这张重锦到底做了什么吧!”

    左梁王还没有糊涂到这个地步。

    老王妃哭的脑袋晕乎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母亲,如果不是张重锦做了什么罪恶滔天且是犯到了箬瑜跟前的话,箬瑜绝对不会出此狠手的。”

    “你……你的心是都被那个姜箬瑜勾走了吗???”老王妃痛心疾首,颤颤巍巍的上前,一把老拳,锤在了自己儿子的胸口,“你是疯魔了不成?你表弟都成了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向着她说话?”

    “并非儿子向着她说话,而是……”

    “王爷,不好了,安平侯和梁大人登门来了。”

    有下人匆忙进来禀告。

    老王妃气的眉毛都要跳起来了“他女儿做下这么嚣张的事情,他居然还敢来?看我……”

    “母亲!”

    左梁王沉声呵斥。

    只两个字,就让老王妃动也不敢动了。

    “母亲老实在这待着,我去看看。”

    左梁王心乱如麻。

    刚刚走出寿安堂,想要往花厅走去,身边的下人就畏畏缩缩的说道“王爷,安平侯和梁大人在栖霞苑外面等着您呢。”

    “嗯?”

    左梁王不明所以,但还是去了。

    路上偶遇了柳姨娘。

    “王爷。”柳姨娘娇羞的喊了他一声,一双妙目满是担忧,“王爷,王妃可还好?你可还好?可是有什么让你忧心的事情?”

    她上前几步,走到左梁王面前,伸手轻轻拂过男子的眉心,十分心疼“你再皱眉下去,就快成小老头了。”

    “你先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左梁王一把攥住柳姨娘的手,心中却是想起了自己曾经和箬瑜也有过类似的一幕。

    只是,有些太过久远了,他似乎有些想不起来了。

    对了,上一次箬瑜望着他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王爷?”

    “嗯?”左梁王回过神来。

    柳姨娘一脸的担忧“王爷,就让我陪着您吧,好不好?”

    左梁王“玲珑,你先回去吧,晚上本王再去看你。”

    带着妾室去看自己的岳父,怕是会被岳父打死吧。

    柳姨娘有些失望,低眉顺眼的行礼“是,我知道了。”

    她不会给王爷添麻烦的。

    看着柳姨娘离去的背影,左梁王心中宽慰了不少。

    玲珑最大的好处,就是足够体贴和安静,私下相处的时候,又足够的活泼。

    其实……好像箬瑜也是这样的性子。

    到了栖霞苑外,左梁王和安平侯打招呼“见过岳父。”

    “不敢,下官见过左梁王。”安平侯阴阳怪气的,反过来给左梁王行礼问安。

    这番操作,让左梁王立刻躲开了“岳父,何至于此。”

    “何至于此?”安平侯深吸一口气,想到女儿一再嘱咐的话,他也懒得废话,直接说道,“我是替代箬瑜来和你说一声的。她想求你一样东西。”

    “什么?”左梁王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安平侯唇角讥讽“合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