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西原之情 第四十九章前往云月

    云月殿距离遥远,从万泉镇到云月殿,需要经过几十个城镇,还要翻过高山,渡过湖泊,这一路本身就是一个历练的过程。

    北野傲和岭然二人还不满十五岁,他们第一次独自远距离离家,路途上的任何一个情况都是对他们的考验。

    蓝焰坐骑看上去很高大,但奔跑起来非常平稳,二人坐在上面根本感觉不到颠簸。

    白天,他们坐在蓝焰坐骑背上修炼,晚上则赶到一个城镇,找一家客栈休息一晚。

    这天傍晚,他们来到了一个叫水口的镇城,二人进城后,慢慢在大街上走着。

    “咦,北野学弟,那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岭然看着远处的一主一仆两个人说道。

    “熟悉?这里好像叫水口镇吧,怎么会有我们熟悉的人呢?”

    北野傲向着远处看去,“在哪呢?”

    北野傲向四周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岭然所说的熟人。

    “刚让你看你不看,现在早就走了!”岭然也感到很奇怪,对方的速度很快,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就消失无踪了。

    “你没眼花吧?”北野傲看了岭然一眼。

    “你才眼花了呢,我可是修士啊,刚才那人特别像在西汕大比时你一招打伤了的那个人。”

    岭然依稀记得当时北野傲第一场比赛就一鸣惊人,让一名武者高阶的少年瞬间失去战斗力,为此对方所在学府的府主还找北野傲的麻烦了。

    “他啊,那场比试他受伤,我也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时收手不住罢了。”北野傲也想起了那场比赛。

    “你说他刚才有没有看到我们?”岭然担忧的说道。

    “谁知道呢!他最好不要多事!”北野傲不以为然的说道。

    二人在水口镇的街道上转了一圈,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客栈,走了进去,同时,他的灵识进入灵戒,向四周探测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哼,你们最好安分一点。”

    “学弟,晚上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害怕!”岭然在客栈的柜台边可怜兮兮的对北野傲说道。

    “这?学姐,哪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要一间客房?”北野傲难为情的问道。

    “反正我不管!”岭然小声的说道。

    晚上,客栈内非常安静,北野傲和岭然在客房内已经进入了修炼状态。

    “公子,就是这间客房。”

    “是他吗?”

    “没错,绝对是他,还有一名女孩和他在一起。”

    “哼,艳福不浅啊,到哪都有美女陪伴!”

    被称为公子的少年心里很不平衡。在水口镇,他们家是个大家族,他十岁的时候就凝聚出了武核,自此大家都对他百般奉承,很多女子都喜欢在面前卖弄风骚,好引起他的关注。

    但这一切就因为一场比赛而反转,他进入西汕大比的复赛后,第一场遇到了北野傲,对方一招将他击成重伤,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为此,他不但失去了进入八大门派的机会,还被其他人嘲笑,连曾经他看不上的女子都不愿搭理他。

    “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少年问跟在身边的跟班。

    “公子,这种毒烟效果绝对没得说。”

    “好,如果事情成了,本公子绝对重奖!”

    紧接着,二人鬼鬼祟祟的摸到北野傲所住的客房外面。

    “你们干什么?”

    正当二人要向客房里面释放毒烟时,北野傲出现在他们身后。

    “啊……鬼啊!”

    “鬼?鬼是什么东东?”北野傲很奇怪。

    他自从晋入玄体后,感知能力非常强,在加上灵戒的辅助作用。这二人在客栈外面说话的声音非常小,但丝毫没有逃脱北野傲的感知。

    “北野傲,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还以为是谁呢,你是不是叫祝凛,在大比时输给我就罢了,现在还来找我的麻烦?”

    “哼,你知不知道,第一场比赛你就让我受了重伤,直到现在还没恢复利索,为此,失去了加入八大门派的机会,你说你给我的伤害小吗?”

    “嘿嘿,这就是你找我麻烦的理由?如果今天我没有发现你们的小动作,有什么后果吗?有谁可以悲悯我呢?”

    “滚!”北野傲一人一脚,将二人踹飞了出去。

    “啊!”二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北野傲和岭然离开了水口镇,继续踏上了他们的行程。

    “站住!”

    北野傲和岭然坐在蓝焰坐骑上,心神已经沉浸在修炼之中,突然有数个黑衣人拦住了他,其中一名光头大汉是武师一阶的修为,其他几人都是武仕七、八阶的修为。

    “什么人?”北野傲大声怒喝。

    “嘿嘿,到了爷的底盘,还这么嚣张,听好了,爷就是大名鼎鼎的宜山王!”

    光头大汉不无得意的说道。

    “你确定你能拿下我们?”北野傲很郁闷,他们好好的赶路,招谁惹谁了。

    “你不就是武仕圆满吗,她才武者境界,你看我们什么境界,识相的交出身上值钱的东西,免得受皮肉之苦!”

    “这种活计你们估计干了不少,收获如何?”

    “收获,收获还不错,你?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大汉也许被绕晕了,差点什么都说出来。

    “就这样的智商,我都怀疑你是怎么修炼到武师的?”北野傲调侃道。

    “快点,别再废话!”大汉也知道自己被耍了,立刻急眼了。

    “岁月长歌,仗剑天涯!哈哈!小爷我还从来没有被打劫过,今天让我好好开开眼界!”

    北野傲豪情满满,他从灵戒内召唤出了星灿,星灿经过吸收幻彩之剑的能量,又在灵戒内恢复了很久,已经进化到了玄剑,剑身上的星幻属性之纹发出淡淡的蓝光。

    “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说完,大汉手持弯刀奔北野傲而来。

    “劈海之星光无垠!”一波蓝色星芒从四周汇聚,向光头大汉包围而去。

    “规则剑场?你是武将?不可能!”光头大汉在“星光无垠”的笼罩下迷失了,漫天剑影不断攻击他的身躯。

    “啊!”大汉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其他几个喽啰见状,立马做鸟兽散,不见了踪影。

    “嘿嘿,让你打劫小爷!”北野傲得意不已。

    他走到大汉身前,用剑挑落了大汉腰间的储物袋,发现里面有数颗上品晶石,几十颗下品晶石,几本小册子。

    “难道就这么一点东西?”北野傲不相信,他看向大汉的双手,左手拇指上好像有个印记。

    “哗啦!”大汉的拇指应声落地,一枚星戒掉了出来。

    北野傲对星戒探测了一番,中品晶石数千颗,上品晶石有数十颗,极品星剑一把,极品精丹数瓶,黄级功法两本。

    “不错,看来这种无本买卖的收入还是不错的。”

    “岭然学姐,储物戒指你要吗?”北野傲问身后的岭然。

    “没一点诚意,拿强盗的东西给我。”岭然撅着嘴说道。

    “这?”北野傲将大汉的储物戒指丢入了灵戒内。

    云月殿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山谷内,这一天,他们到了一条山路,通过这个山路后就到了云月殿。

    近二十天,他在蓝焰坐骑背上一直参悟幻灵真诀,他的身体已经融入了不少的幻灵属性,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自己的战力达到了什么水平。

    在路途上,他和岭然先后遇到了几批劫匪,基本都是武仕高阶或者武师低阶的修士,魔兽也遇到了不少,最强大的达到了玄兽高阶,但无一例外都成了他的剑下之魂。现在,他的境界虽然只有武仕圆满,但加上玄体境界的身躯,真正的战力估计可以抗衡武师圆满的修士了。

    “兄弟,你们这是要去哪啊!”突然一个声音从山路旁传来。

    “你是?”北野傲看到一名十三四岁的胖乎乎的少年站在路边,感到很奇怪,一路上,他遇到的前往云月殿的修士基本都是少女,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少年。

    “我是景琰公国的,叫奚儒,刚加入云月殿,这不是赶来报道吗?”少年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样啊,云月殿招收男弟子?”北野傲感到很好奇,颖长老之前还告诉他,云月殿除他外,再没有男弟子了。

    “这不是我的理想吗,为了达成这个伟大的理想,我拼命的修炼,结果在景琰郡公国的大比中,夺得了新秀,就选择了我梦寐以求的云月殿。”奚儒得意的说道。

    “刚好我们属于同一类人,西汕公国的北野傲,她叫岭然,走,一起?”北野傲邀请道。

    他们结伴向云月殿行进,也许是相见恨晚,也可能是志同道合,北野傲和奚儒聊的非常开心。

    说他们是臭味相投一点不假,二人美女长,美女短的,连口水都要下来了。

    “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女人有什么好聊的?”岭然鄙视道。

    “师姐,这你就不知道了,追遍天下美女,是我奚大侠毕生的追求!”奚儒夸张的说道。

    “美女呢?我怎么没看到?”岭然对这个大胖子的厚脸皮也算是领教了。

    在云月殿外门,距新弟子报道最后期限还有几天,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不少新弟子。

    “听说了吗?这次招收的新弟子中,还有两名男弟子!”

    “是呀,听说二人都是所在公国的新秀。”

    “就是,他们不知是怎么想的。”

    一些新弟子很八卦,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叶娜、梅婷和其她数个内门弟子还有十几个外门执事在外门长老的带领下,忙着接待新弟子,以及准备新入门弟子的考核事项。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还没来?”叶娜不由想起了哪个少年。

    “师姐,才这么几日不见,你就想师弟了?”一个声音在叶娜耳边响起。

    “北野师弟?”叶娜很惊奇,刚想到他,他就出现了。

    北野傲旁边,奚儒看着他直接傻了眼,“这什么情况,一路上有美女陪伴,这刚到门派又勾引上了内门师姐?唉,我奚大侠自愧不如啊。”奚儒叹息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