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邀约

    才刚刚接触这方面的谢湛很难理解这件事:“你的意思是,就因为他跟你合作,所以就被别人打了一顿?”

    辛慕苑耸肩。

    这听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但谢湛没说。

    “辛老板,”谢湛眼神躲闪,说的每个字都要认真考虑,“你人缘真差。”

    辛慕苑:“?”现在可以拧掉他的狗头吗?

    旁边黯然神伤的林喜见缝就钻:“辛老板你不要在意,湛哥……谢公子就是这样的性子,他不是真的说你人缘差,他只是……只是没有找到合适表达的词语。他这个人我知道的,说话直,向来是直来直去的。”

    言外之意是说:对,你就是人缘差,我湛哥哥没说谎。

    谢湛拧眉,不悦地看向她,质问道:“林姑娘,你这是在说我词穷、没脑子吗?”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他身为文人的尊严!

    “三月二十五日春席当日,你敢登上百花台与我比试两番吗!”谢湛向林喜发出了挑战。

    百花会是春席的一种传统活动内容。

    春席当日,众人会在城市中央的空地上搭起百花台,所有的文人墨客都可以在百花台上展示自己的文采。

    而有看不惯的,也可以上擂台进行挑战。

    胜者留下,败者灰溜溜地退下。

    有心胸开阔者,或许还可以在百花会上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林喜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护国公夫人给出的大好相处机会上,被自己的相亲对象,下了挑战书。

    出生在男尊女卑的时代,林喜奉行着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出生起便学着如何讨男人欢心,如何将自己打扮地更加漂亮,结婚后应该如何照顾夫家。

    学习上面,大字不识一个。

    若真上了百花台,和这帝京城第一大才子进行才学上的比拼,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这不明摆着看不清自己的定位,丢人现眼吗?

    林喜铁定不答应。

    她盯着红彤彤的眼睛,泪眼汪汪地问谢湛:“谢公子,我三番两次帮你说话,你为何要这般处处针对我?你好歹是护国公世子,是帝京城的才子,是大家公认的君子,为何会为了讨好丽影生香的辛老板而对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百般刁难?”

    林喜长着邻家小妹的脸,穿着也偏向清纯的路线,委屈起来楚楚可怜,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白兔,明明被伤害了还要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去问一句为什么,可怜无助的样子像轻飘飘的羽毛落入了男人们的心里。

    辛慕苑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想,如果青禾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将这只可爱的小白兔关进怡红院。

    围观的男人中已经开始有人忍不住了,要为这只受了欺负的小白兔出气了。

    尽管欺负小白兔的对象是连他都害怕的大灰狼。

    “世子,我们谁都知道您对丽影生香的东家有点意思,但林小姐也是帝京林家的小姐,是娇养大的,您这么针对一个姑娘,有些过分了吧?”

    谢湛抬眸,眼中暗波涌动,开口如寒风呼啸,冰冻千里:“你在教我做事?”

    帮着林喜说话的人立刻闭上了嘴巴,双腿微微发颤。

    他差点忘了,眼前这个披着羊皮的家伙本就是头可怕的大灰狼,他只是在努力地去装一只可怜无害的小绵羊。

    谢湛看向脸上挂着泪的林喜,只觉着内心烦躁。

    他苦恼地抓抓头,不知道他娘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人在他的身边,是要他提前学习如何与女生相处吗?

    “林姑娘,谢谢你今日陪我到这里寻慕苑。现在人我已经寻到了,你看你是要回去还是留在这里吃些东西?”

    想了想,觉着他娘让林喜跟过来是因为家里的零食没吃饱,所以叫来店小二,往他的手里塞了两锭银子,嘱咐道:“姑娘没吃饱,你们好生伺候着,钱不够到护国公府找我娘要。”

    说完又对林喜说:“林姑娘,你吃完后就自行决定是回自己家还是去我家寻我娘吧,我就不来接你了。至于百花会的事情,你直接将结果告知我娘就好,我娘会转达我的。”

    说罢,又像个小绵羊似的对辛慕苑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道:“走吧。你吃的怎么样?我带了山楂丸。要是没吃饱的话我带你去林家烧烤,那是我新发现的一家店,味道很不错。”

    “……不用,我吃饱了。”

    “那山楂丸你吃吗?”

    “也是没到那个地步。”

    “饭后甜点需要吗?我带你去万盛坊。”

    “……也是大可不必。”

    “那奶茶呢?你们丽影生香的奶茶店不是出了新口味吗?”

    林喜望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有气不能出。

    她原以为谢湛就是闷葫芦性子,不爱说,脑回路也是奇奇怪怪。

    但现在看来分明不是,他就算是不知道说什么,也在努力地去寻找话题,就为了能和辛慕苑多说两句话!

    从心悦酒楼出来,谢湛一直围在辛慕苑的身旁叽叽喳喳,吵得辛慕苑脑壳突突地跳。

    柯邱的目光偷偷扫过两人,抿嘴偷笑,完成任务的他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碍谢湛的眼,道:“辛老板,我今日就先回去了,妻儿还在客栈里等着我。”

    辛慕苑有些惊讶,心里微凉,问:“你出来谈生意你妻儿还跟着?”

    提起他的妻子与孩子,柯邱脸上的棱角都柔和下来,眼睛里都荡漾着温柔的小河。

    他道:“说出来不怕辛老板笑话,内人性子粘人,若是离了我,会害怕的。”

    “那你孩子……”

    “附带的。”

    “……”这是家中没人,怕孩子饿死,所以就顺道带过来了?

    这可真是……负责人的好父亲啊。

    只是……

    辛慕苑的心中闪过一丝恐慌。

    她总觉着,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正在悄悄地靠近柯邱可怜又无辜的妻儿。

    这种感觉在柯邱离开后,越发的强烈。

    辛慕苑盯着柯邱有些轻快的背影,心脏咚咚乱跳。

    “人都走远了,还看?”突然,有只手遮住了辛慕苑的视线,把她略微惊了一下,缩缩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