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婚约

    徐天然先是一愣,话说自己才是及冠之龄,对于成亲之事也是一知半解,猛然如此重担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徐天然也是有些猝不及防,“下聘?”

    华老头提高了声调,不悦道:“难不成我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还让那浪荡子白白占便宜?”

    徐天然立即起身赔罪道:“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婚姻大事自古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可不敢擅自为千白做主,再者说了,三媒六聘诸多繁杂之事晚辈也不明白,怕委屈了苏姑娘。”

    华老头沉声道:“咱也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就要一纸聘书、一份聘礼,再说了,我送给白小子的机缘当作嫁妆也绰绰有余了吧。”

    徐天然自然知道千白所得弥散功法,于千白而言是莫大机缘,而且华老头算计到了入微的境地,为了不让自家宝贝徒儿受委屈,便是千白将弥散功法练至大乘又如何?

    还不是打不过苏瑾月,这就确保了将来二人成亲之后,苏瑾月占据主导权。

    这一份谋划,徐天然对华老头佩服得五体投地。

    事关千白的婚姻大事,徐天然不敢轻视,在堂堂天仙境大长生者面前,徐天然也毫无保留,将长平横放在桌上,摘下腰间的葫芦,又将床底下的包裹取出,淡然道:“我全副家当都在这了,前辈,您任意挑选一样当聘礼。”

    华老头的眼眸瞥了眼破旧的葫芦,笑道:“你舍得?”

    “有什么不舍得,千白是我兄弟,这些不过是身外物,若入得了前辈的法眼,晚辈也是脸上有光。”

    “长平可是白老头的佩刀,你也舍得?”

    “也不怕前辈笑话,晚辈也有小心思,知道前辈不会夺人所好,毕竟长平在苏姑娘手上也没用,前辈自然不会取走。”

    “把你的破包袱拿走,都是些什么玩意,也敢拿出来?”

    徐天然无奈道:“里头好歹有万两银票,更有一袋子金豆子,前辈若是需要就先拿去,算是聘礼了,平常也能买点酒喝,?”

    华老头翻了个白眼,“我这是嫁闺女,又不是卖闺女,我还能拿着卖闺女的钱去买酒不成?”

    徐天然抱拳夸赞道:“前辈高义。”

    最终,华老头的眼光落在了破旧的葫芦之上,冷静道:“这葫芦品秩不低,可是天下少有的养剑葫,更是近乎绝品的咫尺物。”

    “若是前辈看得上,我就将葫芦给您留下,当作聘礼了。”

    华老头摆摆手道:“葫芦太贵重了,你也说了我不能夺人所好,我哪里能这般不要脸。”

    徐天然挠挠头,原先把长平放上桌子之时就是准备拿这句话堵住华老头的嘴,生怕华老头坐地起价,到时候价码太高,尚未过门千白就低了苏瑾月一头,那将来千白的地位岂不是卑微到尘埃里了?

    不过,华老头这么一说,就轮到徐天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华老头淡然道:“你这葫芦之中可以存下十方的物资,为何你仍旧抱着一个偌大的包袱摇晃赶路呢?”

    徐天然错愕道:“是吗?我不知道,义父只是告诉我可以把飞刀在里头温养,后来发现葫芦里头也能存很多酒水,更是能够将残魂吸入葫芦之中,从未想过他能够储存东西。”

    华老头抚须长叹一声,“你这是捧着金饭碗讨饭,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徐天然重重抱拳道:“请前辈指教。”

    华老头将咫尺物使用之法一一告诉了徐天然,徐天然这才恍然大悟,经过华老头指点迷津,徐天然更是知道自己的十八铜钱阵不用一直带着身边,可以置于葫芦之中,那么自己行走江湖就便利了太多了,徐天然立即深深一揖,“多谢前辈教导。”

    华老头有些厌烦道:“怎的突然像个儒生一样磨磨唧唧,回到正题,聘礼我也不狮子大开口,就拿你葫芦里头的两坛陈年太白仙酿,等将来月儿成亲了再开封,算是庆祝的酒水了。”

    徐天然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会不会太寒酸了,要不我再补上一万两银票?”

    华老头摆摆手道:“钱可不是好东西哟,不要以为钱越多越好,每个人能背得动的钱都是有上限的,太多了就能把人压垮了。”

    徐天然仍是有些不好意思,立即将包袱里头的金豆子一股脑全部倒出来,灵力流淌,顿时金豆子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团,在炙热灵力的烘烤之下,金豆子渐渐融化,在徐天然细致入微的操控之下,金豆子渐渐化成一对二指宽的金如意。

    金如意在徐天然一股冰冷灵力笼罩之下渐渐冷却,待金如意冷却之后,徐天然接住一对金如意,双手递给华老头,“这算是我的小小心意,总不能让苏姑娘觉得我们太没诚意了。”

    “月儿不是势利眼之人。”

    “我知道,越是如此,越不能让她寒心不是。”

    华老头爽朗笑道:“好的,就听你的。”

    华老头从袖袋里取出一张红纸,徐天然自然知道是要书写聘书,虽无经验,但是徐天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徐天然摊开红纸,认认真真写道:

    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

    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华老头看了一眼,称赞道:“想不到身为刀客肚子里还有几滴墨水,就是这字写得不太善。”

    徐天然笑道:“心意为上,咱就不要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今日千白和苏姑娘的婚约就这么定了,大喜的日子,咱小酌一杯。”

    华老头欣喜道:“一杯哪够,先来一坛。”

    徐天然高声道:“好嘞。好酒没了,来一坛寻常糯米酒如何?”

    “老夫不挑嘴。”

    “那往后是不是得改口了,我得称呼前辈一声亲家。”

    “如此甚好,亲家小友。”

    “亲家老友,有菜吗?”

    “你有酒,我自然有菜。”

    只见华老头像是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袋破旧是布袋,里头有刚煮熟的花生、茴香豆。

    徐天然拿来两个大碗,这么高兴之事怎能小杯小酌,自然是大碗喝酒,小口吃菜。

    谁让华老头囊中羞涩,没法子大口吃肉呢?

    若是徐天然开口讨肉吃,华老头指定会指着徐天然鼻尖说道:“吃素对身体好。”

    在神医跟前,徐天然哪里有辩驳的本事,其实,华老头也想吃肉,但是囊中着实羞涩。

    不过,这粗茶淡饭的日子在这乱世之中已经是难得的幸福了。

    林安冉早早就脱身了,不然夹在爷爷和徐大哥中间自己帮谁也不是,说不准就要里外不是人。

    林安冉在花园晃荡了许久,觉得爷爷和徐大哥应该谈得不离十了,就来徐天然门前敲门。

    敲了半晌,没听见动静。

    林安冉有些担心,怕是俩人是不是起了争执,毕竟以爷爷护犊子的性子一旦真生气了,恐怕徐大哥就要挨鸡毛掸子了。

    林安冉鼓起勇气,重重推门而入。

    不曾想,映入眼帘的一幕令林安冉哭笑不得。

    桌子之上摆着一碟水煮花生、一碟茴香豆,但是地上却有三个酒坛东倒西歪的。

    爷爷总说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日头刚刚升起,怎的俩人就双双醉倒了。

    林安冉喊来千寻、千白和苏瑾月,苏瑾月黑着脸,仿佛一块乌云都快拧出水来了,千白只能帮着苏瑾月一同将华老头扶起,但见华老头醉倒了手上仍旧紧紧握着一张红纸。华老头的胸前更是有两条金如意。

    霎时,苏瑾月就明白了为何二人大清早就喝酒喝得不省人事了,吹弹可破的肌肤顿时就蒙上了一层红纱。

    千白连忙将红纸收好,然后,放入华老头的怀里,余光可见苏瑾月的眼神根本不敢看自己。

    千寻眼里只有主人,对于千白和苏瑾月的小动作毫不知情,千寻只是想不明白,虽说主人也爱饮酒,但是一向颇为自律的主人每日必会早起,朝着旭日挥刀,怎的今日就这般放纵了。

    林安冉不知道千白哥哥神神秘秘收起来的红纸有什么秘密,自己也不敢看呀,不然惹得苏姐姐不开心了,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

    囚牛只敢站在门口,遇见往来之人只敢低头施礼,不敢有任何逾矩之处,毕竟自己早已不是龙族神将,而是主人的奴隶。

    徐徐从梁上探出头来,在梁上呆了这么久,华老头和爹都没发现自己的踪迹,看来自己隐匿身形的本事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千白、苏瑾月一同扶着华老头回屋,一路上两人皆一声不吭,连跟在身后的林安冉都觉得怪异。

    把华老头送上了床榻,林安冉乖巧道:“我在这里照顾爷爷吧,千白哥哥、苏姐姐你们忙去吧。”

    千白摸摸林安冉的脑袋,平静道:“辛苦你了。”

    林安冉笑道:“不辛苦,照顾喝酒的爷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有经验了,你们放心吧。”

    苏瑾月脸色铁青,径直出了房门,千白紧随其后。

    “送送你。”千白微笑道。

    “不用。”苏瑾月冷冷道。

    看着苏瑾月离去的背影,千白欲言又止,不过千白内心一阵欣喜,他知道那一张红纸是徐天然亲手书写的聘书,从今往后,自己和苏瑾月便是有婚约在身。

    待苏瑾月走入拐角处,千白不禁原地起跳,挥舞着拳头开心道:“婚约。”

    这一幕,被悄然而至的钱彬彬撞了正着。

    千白轻轻咳嗽一声,笑道:“钱公子,何事这么早来访?”

    。手机版网址: